举报

曾经尴尬而意外的初见,他温热的唇羽毛般滑过她的唇,轻柔的碰触让人心悸到窒息; 昔日里甜蜜的相处,深夜冷风中他拥着她站定在天台之上说着最不像情话的情话,“安以若,你有我。” 爱意缠绵的飘雪之夜,他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体温柔地说,“以若,我爱你。” 他受伤时,鲜血淋漓的画面根植在心底,无数个夜里,她喋喋不休地在他耳畔说:“牧岩,我等你。” 许多的别离告诉我们,上帝吝啬成全每个人的幸福,长厢斯守是件极为奢侈的事情。相信才会有奇迹,爱一定会如期而至。

曾经尴尬而意外的初见,他温热的唇羽毛般滑过她的唇,轻柔的碰触让人心悸到窒息; 昔日里甜蜜的相处,深夜冷风中他拥着她站定在天台之上说着最不像情话的情话,“安以若,你有我。” 爱意缠绵的飘雪之夜,他抱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体温柔地说,“以若,我爱你。” 他受伤时,鲜血淋漓的画面根植在心底,无数个夜里,她喋喋不休地在他耳畔说:“牧岩,我等你。” 许多的别离告诉我们,上帝吝啬成全每个人的幸福,长厢斯守是件极为奢侈的事情。相信才会有奇迹,爱一定会如期而至。

专辑里的声音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