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001【情绪】流一滴眼泪的8000种理由——情绪颗粒度

474464次播放

欢迎大家收听《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全年课程将分为【自我】、【关系】、【群体】三部分展开。而在【自我】这部分中,最先为大家带来的,是情商课最核心的内容——情绪。




成为情绪的主人,才能真正地做自己。你好,我是蔡康永。


今天是我们情商课的第一课,我们先来聊一件事,当我们谈情绪的时候,我们常常提到这件事情,就是流眼泪。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个男生,他很幸运地约到了他很喜欢那个女生。初次约会,他想依照女生的喜好,就选去看一部爱情文艺片。没有想到,当电影散场,灯光亮起的时候,他发现坐在旁边的女生哭得泣不成声。一般...

欢迎大家收听《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全年课程将分为【自我】、【关系】、【群体】三部分展开。而在【自我】这部分中,最先为大家带来的,是情商课最核心的内容——情绪。




成为情绪的主人,才能真正地做自己。你好,我是蔡康永。


今天是我们情商课的第一课,我们先来聊一件事,当我们谈情绪的时候,我们常常提到这件事情,就是流眼泪。


举个例子,如果有一个男生,他很幸运地约到了他很喜欢那个女生。初次约会,他想依照女生的喜好,就选去看一部爱情文艺片。没有想到,当电影散场,灯光亮起的时候,他发现坐在旁边的女生哭得泣不成声。一般看爱情文艺片,如果流下几滴眼泪就还好,可是哭成这个样子,不断的啜泣,简直呼吸不过来,这太令人尴尬了。这个男生这时候应该怎么办呢?他难道要一样以激动的情绪握住对方的手,说“你不要这么难过嘛”?还是可以默默地递出一张纸头,说“给你擦一下眼泪”?或者多问一句“你还好吗”


现在我给大家三秒钟,大家跟我一起想一下:如果你是这个男生,发现旁边的女生哭得这么惨,你会说什么话,你会怎么做?


如果这个男生跟这个女生是一对老夫老妻了,那彼此就很有默契,很习惯了。说不定女生哭成那样子,男生根本完全没有反应,就拍拍她的肩膀,就好了。可是我刚刚讲了,这是初次约会,初次约会是建立我们“对一个人的第一印象”的重要时刻。这个时候,男生如果一看到女生流泪,就判断她很难过,然后叫对方说“你不要这么难过嘛!”那这个女生心里面作何感想?如果这个女生刚好就是很难过,那她可能会被安慰到;可是如果这个女生,她只是被剧中人那种伟大的爱情所感动了,那这时候,她心里面根本就没有难过的情绪,而你却跟她说“你不要这么难过嘛!”那,这就是一种比较武断的,比较粗糙的判断。当然有些女生还是会接受这样的善意,可是也有些女生就会觉得“啊,你真的一点都不懂女生的心”。


那如果你是第二种反应,默默地递出一张纸,给她擦眼泪,或者就问一声,说“你还好吗?”这样子,我觉得女生就会觉得,这个男生起码懂得女生的心思有多复杂,情绪是有各种层次的。


不管是辨认自己的情绪,或者辨认别人的情绪,都需要辨认情绪的能力。这个能力,心理学家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情绪的颗粒度”。我们讲情绪颗粒有时候很粗大,就是说这个人神经很大条,TA看到别人的情绪,很容易就很武断地下了一个判断。流眼泪,那就是难过;哈哈笑,就是开心;皱眉头,就在生气。像我有的时候面无表情,坐在那里,我就会听到别人问我,说“你不高兴哦?”我心里面就会翻白眼,因为我只是面无表情,谁跟你讲我不高兴了所以,这种情绪颗粒度的粗糙,有的时候会让别人觉得,“啧,你真的很不懂我”。

而如果你是一个情绪颗粒度很细致的人,你就很懂得分辨不同的情绪。有些人不但能够判断出来,这个人流泪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惆怅,他甚至能够辨认出难过当中不同的类型。


你在一个鞋店的橱窗里面看到了一双鞋,你好喜欢这双鞋,你一个礼拜,连续每一天都到这个橱窗,去望着这双鞋,终于,你受不了了,这个礼拜过完,你毅然决然跑去这个店,结果这双鞋已经不在了,你没买到。这时候你感觉到很难过,这个难过是哪一种难过呢?是你的挣扎来自于你钱包里面的钱不够,所以你才错过这双鞋,而引发了一种,你瞧不起你自己的收入的这种难过?还是明明只要你出手就能够买到,你却一拖再拖,你对自己的拖延症感觉到非常的失望,而自责的难过?还是说,其实你柜子里面根本就放了太多双鞋了,你已经提不起兴趣,真的再去多买一双鞋,感觉到人生实在是百无聊赖的,这种空虚的感觉的难过呢?

你可能很豁达,觉得,唉呀,一双鞋没有买到没关系,不用管是哪一种难过了,可是背后隐藏的,其实是你对于自己的人生的某一种不满意。


相信我,只要你一开始探索自己的情绪,你就会得到一份从容;如果你一味地淹没在自己的难过里,你得不到这个呼吸的空间。可是只要你一开始探索自己的情绪,你就会发现,本来一片模糊的,可能很混乱的人生,会一丝一毫渐渐地展露出它的面目来。


我有个朋友失恋了,非常难过,TA习惯性地跑去,找TA的心理治疗师。心理治疗师会说“不要用’难过’这么笼统的说法,可不可以更具体地描述你的感觉?”结果朋友就说“我失去这个爱,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人会再爱我了。”这时候治疗师会接着问,“没有人再爱你,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治疗师的工作并不是安慰别人,TA不是拿一块布去盖在一个伤口上,假装都看不到就好了;TA是要帮这个伤口拍个X光片,然后透过这个X光片,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查到了一个德国作者,叫做约翰凯尼格(John Koenig),约翰凯尼格(John Koenig)花了七年的时间,制作了一本悲伤词典。这本词典里,有8000种形容不同种类的悲伤的词汇。他发现生活当中有很多模糊的情绪,没有办法找到明确的词语来表达,他就请朋友们详细地叙述,到底是哪一种悲伤的情绪,然后他总结出来,把它变成一个词。


你翻开这本悲伤词典会看到,比方说这么一个词,(Anecdoche),(Anecdoche)这个词是表示,大家都在热烈地交谈的时候,你也想要参与,可是没有人要听你说。嗯,我想说,你熟悉《康熙来了》这个节目的话,节目当中的陈汉典就常常遭遇到这个处境。或者另外有一个词,叫做(Rollover Reaction),它是指,你本来对某一个人怀抱着美好的印象,可是忽然这个美好被打破了。像这样各式各样的、细腻的悲伤情绪,约翰凯尼格(John Koenig)一共总结出了8000种。也就是,当你流下一滴眼泪的时候,在凯尼格的眼中,可以有8000个不同的理由。


我们一般人对于情绪的观察,不可能像悲伤词典这样子,可是,我们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我们情绪的颗粒度。明天的课程当中,我们要来谈一下:如果我们能够渐渐地,把情绪颗粒度变得越来越细致,那我们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我们跟那些很粗糙的人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做法?


现在我想要邀请你,跟我一起做一个小练习。回想一下,最近一次你感觉到难过,不管那个难过是大是小,都没有关系,我们就除了“我很’难过’”这个形容词之外,你试着更细腻地描述,这个难过是什么样的难过,把它写下来。

然后你可以跟你的好朋友聊聊看,这种难过,是不是能够引起TA的共鸣;或者TA听了以后,会觉得TA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难过,可是也引起了TA高度的好奇心。练习看看哦,你一练习,可能会发现,你在这方面非常有潜力,能够成为一个情绪颗粒很细致的人。


这是我们今天的情商课,我们下一堂课再见喽。



474464次
00:00/08:31
00:00
还剩145 评论

收录专辑

更多

赞该声音的人(1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