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爱无能”

人文2017-12-06 01:41:16 71.4w
播放全部
声音简介

虽然我不喜欢什么事都追究到

原生家庭,


但下面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

其性格的悲剧

必须由原生家庭来背锅。


作者:方洛洛 | 主播:木一

01

我叫Naomi,28岁,人在香港,是一名电梯工程师。我的男朋友叫minion,29岁,香港人,是一名审计员。

我们在兰桂坊酒吧相遇,当时我正站在垃圾桶旁抽烟,他走了过来,笑着问:“借支烟可以吗?”

借烟是兰桂坊搭讪的惯用伎俩,我的朋友Vivian,一个情场狐狸精曾总结过兰桂坊勾女三贱客:韩国人,印度人和香港人。

“韩国人个个都是从韩剧里走出来的,台词背得滚瓜烂熟,你很漂亮,你眼睛很漂亮,你是我今晚见到最漂亮的。印度人最直接,第一句话就是邀请你去他家,至于他家有几个印度人等着你?反正肯定不只一个。香港人最喜欢把嘴贱当幽默,既不会夸人,也不会邀请你去他家,家里住着爸爸妈妈姐姐妹妹一大堆,怎么好意思带女孩子回去呢,只敢在夜店黑漆漆的角落里找个看得过眼的女生上下其手罢了。”

他个子很高,长相阳光,笑容比街边的霓虹灯都闪亮,晃得我睁不开眼睛。我递给他一支烟,将薇薇安的警告抛之脑后。我们闲聊了一会儿,然后交换了电话。

我常跟女性朋友去酒吧,我爱喝酒,平时生活太压抑了,只有微醺后才会真正放松。酒吧里,偶尔会遇到男生搭讪,但大都只是聊聊天,之后不会再联系。

可他第二天给我发了消息:“干嘛呢?”

“看画展。”

“我过去找你吧!”

“好呀!”

我们看了画展,也吃了饭。那之后,又约会了三次,觉得对方是值得认真交往的对象,便确定了关系。

客观地说,他有礼貌,好脾气,不熟悉的时候很有吸引力,唯一缺点是抠门。

我们吃饭是AA制,有几次我没有零钱,他买完单后,问我:“为什么你一到付钱的时候就坐着不动?”我表示下次会买单。他说:“你能这么想就好。”

一次去星巴克,他买了两杯咖啡。我心想,不至于一杯咖啡钱都要AA吧,就没给他钱。他说:“我们出来约会都是我给钱哎!”

那之后我就知道了,只要他没说请客,我都要付钱的,如果我打算用下次请客的方式补回来,要提前告诉他。

还有一次他请我吃了晚饭,又提议下次约会时看电影,叫我提前去买票。那家电影院是他每天上下班经过的地方,但我去那儿并不顺路,因为忙就没去买。他一连三天给我打电话,催我快去买票。他的逻辑是:既然轮到我了,不管电影院在什么地方,都应该我去买票。

其实他不穷,但他的价值观就是恋人间要彼此独立。这会让我有点不爽,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本来就是经济独立的女生。

我们是在确定关系后才发生关系的,那是我的第一次。他好像有感觉到,问我是不是处女。我否认了,觉得说实话没面子。我不是放荡的女孩,但也没有要守贞洁的想法,只不过之前的恋爱对象都在异地,没有机会。

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在他家过夜,我不知道他和父母一起住,早晨去厕所,撞见他妈妈时,吓了我一跳。但他妈妈却淡定地跟我说早上好。我当时就猜到,他一定经常带女生回家。回到房间,我向他求证,他不置可否。



02


他父母是最普通的香港人,早年偷渡到德国,他和弟弟都是出生在德国的“鬼佬”。

小时候,爸爸忙着开餐厅,从不管他和弟弟,妈妈好像一直都不开心,只会体罚他们兄弟俩,哪怕他们做错一件小事都会遭到毒打。他和弟弟小时候从不穿短裤,因为腿上常年是黑紫的伤疤,如果被人发现,他妈妈会因虐待儿童罪入狱。

十岁那年,他和弟弟画画,不小心把颜料洒了一地,他们吓坏了,不知道妈妈回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于是,他带了些吃的,就牵着弟弟的手离家出走了。他们在街上流浪了几天,才被警察找到,送回了家。

这段经历是他弟弟告诉我的,他几乎不和我聊过去,我们之间更没有深入的精神交流,就连啪啪啪,他都是硬来,做完后,就打开电脑工作。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炮友,向他提出抗议:我不要被当成泄欲工具,也拒绝这种毫无质量的性交。那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我。他对此的解释是,他太累了。

我不知道他有多乱,只是听他弟弟说起,他曾有过一个相爱4年的初恋,因为他不够成熟而分手,他曾一蹶不振,女朋友换来换去。我是他在初恋后,唯一认真交往的女孩。

“我哥哥是个好人,他很爱你,你不要伤害他。”他弟弟说。

我心疼他,愿意包容他的缺点,可我拼尽全力换来的却是他对我的伤害。他根本不会关心人,如果我发脾气了,他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把我一搂,等我自己消气。

我和他吵架最厉害的一次是他有天晚上叫我去他家,那时已经十点半了。他搭地铁回家刚好路过我家那站,所以我就在家等他。

他到站时,给我发了信息,但我没看见。过了5分钟,我给他打电话,发现他已经坐地铁走了。

我特别生气,搭地铁追过去,正好撞到他在家楼下吃麦当劳,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我冲着他大吼,他却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生气:“我根本没说要来接你呀,是你自己误会了,干嘛发这么大脾气!”

“你家根本就不靠近地铁站,中间那段路连人都没有,这么晚了,你让我一个人过去,考虑过我的安全吗?”

他耸耸肩,说我想太多了,香港治安很好的。

在他看来,我们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他等不等我,而是既然没有提前说好要等,那就可以不等。他和上一任女朋友分手,就是因为女生想让他送自己回家,但他太困了,不愿意,女生就自己哭着走了。他却觉得自己很无辜:明明自己可以回家啊,为什么一定要送呢?

我要被他搞崩溃了,他还嬉皮笑脸地要过来抱我,我直接把他推开,指责他对我的种种忽视,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就像在冷眼旁观一场表演。我曾喜欢他的好脾气,现在却痛恨他好脾气背后的冷漠。

过一会儿,他爸妈回家了,我不能当着长辈的面和他吵架,就跟他进了房间。一进屋,我就开始哭,委屈成河,在我心里再也藏不住。

他递给我一张纸巾,说:“你看,我也有改进啊,你哭我都会给你递纸巾!”

从他的角度看,他已经尽力去爱我,可他拼尽全力的爱也不过是常人的一点点爱,甚至连一点点都不够。

有次我们啪啪啪,他忘了带套,我很怕怀孕。第二天,我约了朋友去行山,他在家,我让他帮我买紧急避孕药,他却不肯去,最后还是我托朋友从深圳的药房帮我买的。

朋友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贱?”

我无言以对。


03

是啊,我为什么这么贱?

在别人的眼中我是一个优秀的女生,可没人知道我内心有多自卑。我身上的光环都是自己逼出来的,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受到了太多的打击和贬低。

我是家里的老二,我姐大我8岁。其实家里二胎是想要男孩的,当时查出来我是女孩时,我奶奶本还要我妈妈流产,但我爸爸说,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还是生下来吧。

小时候,亲戚总用这件事逗我,说我是多余的,我奶奶都不要我了之类的。每次把我说哭了,他们就会觉得很好玩。

我妈妈对我的教育方式是体罚加口头羞辱。中学时,她怀疑我早恋,骂我贱货!

十二岁时,我有一次偷懒没写作业,她把我的衣服脱光,又把我赶出家门。虽然当时是晚上,可我住的大院里还有人,我非常羞愧,觉得自己好低贱,不值得被人爱。

我爸爸只会赚钱,对我和我妈妈都不理不睬的,小时候我喜欢唱歌、跳舞、读小说,他觉得这些都是无聊的事。

所以我拼命地读书,从从内地考到香港的大学,逼自己学理工科,逼自己当工程师,就是想证明自己不是笨蛋。

我想要亲人的赞赏和鼓励,当然也希望我的男朋友可以欣赏我,但他却时常打击我。

我在网上看话剧virginal monologue(《阴 道独白》),他瞥了一眼,说无聊,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这部话剧讲的是什么。

我考证温书,他看了一眼题目,说,这么简单啊,还需要看吗?

他会说德语、英语、粤语和普通话,但不认识汉字,所以我们发消息都用英文。有次,他跟我说:“你的英文好差啊,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种种负面反馈让我产生了自我怀疑,在他面前,我如履薄冰。

由于工作关系,他经常出差,如果不见面,他可以一连几天不给我打电话。有一次,他去马来西亚12天,中间我们没有通过一次电话。我发疯一般想他,想到落泪,想到睡不着觉,可坚决不给他打电话。我反复告诉自己,他不主动打电话就是不爱我。

过去我独立,果断,崇尚自由主义,遇到他以后,我为了等一个电话会发呆一下午,我会为他出去喝酒生闷气,为他吃醋,任性,撒娇,大发脾气。我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两个月前,我们分手了。起因是我要出差4天,临走前一晚想找他吃饭。那之前,我们也一个星期没见了。可他说,他要学普通话,没时间和我吃饭。我胸中突然涌上一股气,觉得再也忍不下去了,就跟他说了分手,可他毫无反应。

第二天晚上,我已经到了另外一座城市,想起他,心又怂了,想打电话和他谈谈。但他拒接,说他在酒吧,听不清电话,有事情回头再说。我脑中开始浮现他和别的女生搭讪的画面,顿时心如刀割。

等我回到香港时,心里已经积满了怨气。我们约好吃饭,饭桌上,他每跟我说一句话,我就怼一句。

到后来,我开始控诉他对我的种种不好,其实同样的内容之前也重复了好多次。他就一副“你又来了”的表情,我更生气了,说话声音越来越大。他让我take a break,冷静一下。

那之后有十天,我们都没说话,第十一天,他说请我吃饭。我很开心,觉得他在向我示好。我穿了条红色连衣裙,兴高采烈地去赴约,可听到的却是分手两个字,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傻B。

他说,他知道自己的缺点,4次恋爱,一直被甩,不是没原因的,可他不打算改,他一辈子都这样了。他还说,不想让我委屈自己,觉得对不起我。

那天分别的时候,他在地铁站很用力地抱了我,我也很用力地忍住不哭。我想在他面前表现出坚强女性的模样。

可他刚走,我就崩溃大哭起来。以前在公众场合遇见痛哭的人,我都不理解,觉得至于嘛,现在轮到我了,才明白这是怎样一种失控的悲伤,我已经无暇顾及别人会怎样看我了,顾及也顾及不过来。

回到家,我继续哭,躺在床上哭,终于哭累了睡着了,可梦里还是他。

“分手吧。”他在梦里冷冷地对我说着同样的话。我惊醒了,满脸是泪。

“你这么对我,有没有想过我会有多痛苦?”我发短信问他。

他回复了我两个单词:I know。


04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心力交瘁的经验,很多时候以为自己好了,哭不出来了,其实是错觉,当时只是累了,没力气了,吃顿饭,睡个觉,有了精神后又开始哭,反反复复。

我尝试挽回,发信息给他:“我们还相爱,为什么要分开?”

他回我:“我们性格根本不合适,你跟我在一起也是痛苦,最后我们还是要分开,既然这样,何苦要遭两次罪呢,不如这次就彻底分开。”

这种理由,让我无可辩驳。

我开始失眠、掉头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我想,除了爱,可能还有不甘心吧!

我一遍又一遍地读艾米丽•狄金森的诗: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一百多年前的诗人,知道我在想什么,可他和我曾近在咫尺却如远在天涯。

最痛苦的时候,我要拿根针一直扎手心才能平静。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就去看了心理医生。

听完我的描述,心理医生说他是emotionally unavailable,即是爱无能,也叫情绪无能。这类人拒绝精神上的交流,拒绝情绪表达(在他看来都是无聊的),大部分时候,他对周围人的情绪变化感知不到,就算察觉到,也会选择无视。他们的生活往往冷漠、机械而有规律,仿佛永远不会陷入常人的爱恨情仇。

而我是典型的边缘型人格障碍,所谓边缘型人格障碍,除了强烈的不安全感外,还总在臆想自己处于被抛弃状态,属于自我认知有障碍,还伴随自毁倾向。

心理医生说,我们分开,对我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从心理诊所走出来时,我轻松了许多。我终于明白,原来不是我不值得爱,而是他根本不会爱。

最近这些天,我不再失眠,也不再读狄金森的诗。

我读惠特曼的诗歌:

“在路易斯安那我看见一株活着的橡树正在生长,

它孤独的站立着,有些青苔从树枝上垂下来;

那里没有一个同伴,它独自生长着,

发出许多苍绿黝碧的快乐的叶子,

而且,它的样子,粗壮,刚直,雄健,

令我想到我自己;

我惊奇着,它孤独的站立在那里,附近没有它的朋友, 

如何能发出这么多快乐的叶子。”

我也想像路易斯安那的橡树一样,也许附近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情人,但一生中却能发出许多快乐的叶子。

曾经,他对我说:“感情会消逝。”我对他说:“但记忆不会。”现在我明白,记忆虽不会消失,但会变得稀薄,会被新的记忆替代。

也许有一天,我会遇到一个好男人,我们将会创造出新的美好的回忆,而他终将是被取代的一段回忆。



END

P.S:就在这篇故事发表在我订阅号的当晚(也就是昨天),Naomi给我发来消息,告诉我,她的前男友来找她了,说想和她做朋友,不想从此被她隔离开,哪怕只是偶尔看看她也会很开心。但她拒绝了,她说,只有你从我的生活里消失,我才能好好的。




我是方洛洛,欢迎有故事的同学来撩我。
已出版《我为什么不结婚》各大网站均有销售。
微博@方洛洛;微信订阅号:方洛洛(fangluoluostory)。

继 续 阅 读

确实都是因为你是中国人

当我谈网恋时,我谈的是什么?

当家人生病时,我才知道钱有多重要


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听


你 · 可 · 以

咬我 / 喂我 / 吻我


但先请按住我



用户评论(3)

表情0/140
孙醒斋

孙醒斋

女主角是亚马逊族人吗?怎么跟没见过雄性人类似的!

yvonneai

yvonneai

背景是哪首歌的纯音乐版啊

吃可爱长大的木泽

吃可爱长大的木泽

这样的男生真的不值得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