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长欢:捡屎也是技术活——如何研究亚洲象

IT科技2017-11-21 18:33:37 667
声音简介

2017年11月12日博物课堂在线讲座。

何长欢,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亚洲象的种群遗传和保护生物学,曾去过中国亚洲象的所有分布地进行采样研究,并两次赴肯尼亚对非洲象进行生态考察。

上个月博物旅行发了去斯里兰卡的行程,编辑部的一位同事听说有去大象孤儿院看亚洲象的行程,就趁午餐时和大家分享了他在云南研究亚洲象的经历,听到各种有关野生大象的真相后,单位食堂的午饭味道开始变得奇怪……

我们中国的野生亚洲象,只生活在云南南部的热带雨林。不过它们并非深居简出的阿宅,而是时不时溜达到村子里偷吃的厉害角色。你可别惦记趁它摘玉米棒子的时候上手撸一把,这不是动物园里温顺的大象,而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大象”!

动物园里慢悠悠散步的老干部形象只是大象的一个侧面,其实它们不仅跑起来速度惊人,还聪明警觉,察觉危险时不会掉头就跑,而是暗中观察,伺机冲上来驱赶敌人,人要站10米之内基本跑不掉。在云南,几乎每年都有几个进林子割橡胶的无辜农民,不幸命丧大象脚下。

一般人也不是故意要招惹它们,只是密林之中的大象不太容易被发现,一不小心就可能误入领地。雄象在发情期非常暴躁,见啥撞啥,雌象保护小象时也很勇猛,都不好惹。

另外,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遇上和人类结过梁子的大象,因为它们记性真的很好,尤其是记仇。

你也许要问,亚洲象这么危险,研究他们的科学家可怎么办?答案就俩字——捡屎!

毕竟我们不能像对待鸟类或小型兽类那样,把大象放倒后采集皮肉或血样,好在它的粪便里携带了不少“身份信息”,科学家们可以从中分析出大象的生活状态。

然而,捡屎也不是件简单事。首先是时机。大象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雨林里活动,冒着生命危险钻林子,不如等半夜大象走出树林留下粪便,天亮了去林子外捡。

其次是运气。当你面对一坨大象粪便,捡还是不捡,取决于它有多新鲜,越新鲜的粪便越适合研究,而在40℃高温的雨林地区遇到一坨新鲜粪便,同时周围没有埋伏大象,还真需要点运气。

亚洲象研究者之所以专程跑去云南捡屎,不仅因为祖国其他地方捡不到,还因为再过十几二十年,在云南也不一定能捡到了——生活在这里的野生亚洲象只有不到250头,如果不加以保护,会有灭绝风险。

作为亚洲陆地上最大的动物,亚洲象的总数大约50000头,大约是熊猫的26倍,但它的濒危等级比熊猫还高,就是因为数量下降得太快了。不管是在用亚洲象运木头的泰国,还是在不断砍伐森林的云南,人象冲突都不可忽视,研究者们可以说是在与时间赛跑。

看到这里你或许也感受到了捡屎一事意义重大,至于我们关于大象的种种知识是怎么来的,在野外应该怎么观察大象,本周的博物课堂请来了这位人生经历丰富的同事——何长欢博士来为你解答,分享他与亚洲象的故事,感兴趣不妨来听听。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下载手机APP
扫一扫 下载喜马拉雅手机APP
选择下载方式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