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生活最幸福

情感生活2020-12-08 19:30:08 61
声音简介

文/李洪生

选稿/嘉轩

清瘦之胴体就像一根既干又瘪的细柴,超薄型脂肪把本来就藏在身内骨骼,硬是给凸露表皮,栖息整个腹腔里只是一些硬件功能器官……

陈旭安就是这样一个状态人,空余时间傻呆呆地蛰居在只有几平方米卧室兼书房内,一会儿这样思考,一阵子又那样打量。手上攥得“永生”牌钢笔已经干得滞涩,连线条都划不出来,他却还在一个劲地盲思。

纹路都理不出来,那么就算了呗,干嘛还要给自己设置凹槽呢?

陈旭安出言还挺悠然:“这个嘛,是我练笔常态,只要手上握笔就想写。”

与他同步前行的时钟老人,打过招呼之后依照路径,踏着“嘀嗒、嘀嗒”音缀,匀速不停地回旋运转,几圈运转下来,回头看陈旭安还在起点位置上冥思,犹如在那里“念经拜佛”一般。

南方一位好朋友,电话拨过来:“陈兄好吗?现在忙什么呢?”“在写文章。”他应声回答。“你都这把年纪了,已经不是激情燃烧岁月,还在捣鼓什么呢?”这话似重磅敲击,打在他耳际旁,涟漪荡漾。

陈旭安在顿悟其寓意。翻阅年代页码,哇!生命链条已拉伸到胸腔以上位置。快速运转年轮不停地驱打、折叠、清空了肚子里所有“软件”产品,并且将其甩出体外。

难怪老师傻乎乎地坐在写字台旁,思呀想呀,一点也摸不出章法来,陈旭安自语。

由此看来,想给“车体”加油,箱壁多处却张着小嘴,加多少就漏多少。也就是说,陈旭安的“油箱”使用期限已经跨入“老朽”层面。

我真的就没有用了吗?他问自己。

心脑中原来有关“写”的细胞,很可能已处于“死机”“崩盘”状态。算了,以后与钢笔告别,换一种生活吧。一次户外有氧运动,将陈旭安的感觉强势发力,推到一个高度。

体内运动细胞,一个个姿态饱满,奔走相告,像是准备参加一场战斗,心驰神往地等待主人发号施令。

真好,沸腾细胞开始激活了。

放下钢笔的日子,多半时间浸泡在骑单车和徒步行走中。陈旭安还给自己设定运动目标:春夏两季单车飞游,秋冬时期徒步行走。

沥青路面上,他一个人脚蹬自行车,口哼民间小调,车把上装制的小红旗,也在飞眉色舞着。单车后支架末端,两根丝绸红布条在轮子左右低空轻快飘扬。  

骑到一个路段,停下做个休整。下路基走到林带里对着一个个树杆说:“我来了,给大家演唱一首歌曲,请欣赏。”

“一棵小白杨,长在哨所旁……”一曲《小白杨》发出声波,迅速触碰树木,震得它们抖身摇曳,树叶相互之间嬉戏拍打,哗啦哗啦一个劲地作响,意在向陈旭安致谢。

一个人在道路上徒步,身影孤独,对天放唱,大地铺满白雪,陈旭安径直顺马路向前移行。走一段路后他找一根棍子在路边雪上写字练书法,很有一种快乐感。

三伏空气灼烫,数九寒峭逼人,他全没当一回事。

与路触摸互动,和大自然谈情说爱,陈旭安每每乐在其中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