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诗选

王维诗选

人文2020-01-13 更新 1659

自唐代起,士大夫阶层形成了赏月之风。其中,文人墨客最爱吟月,写下许多千古流传的佳句。譬如,张九龄写“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孟浩然有“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李白作“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王维吟“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及至两宋,中秋成为了民间的重要节日。

今天,伴着中秋明月清风,不妨风雅一番。再次请来刘欢,做特别节目《伦欢上阵》。刘欢喜读古诗,最爱王维,对他的诗作下过一番功夫。为了这期特别节目,刘欢也很是做了一番精心准备,感觉这也要讲,那也得提,难以取舍。以至于在录制节目前,他略带忧心地对我说,这次节目做出来可能有点像《百家讲坛》,而且还是加长版。我心想,倘若那样也不错。对于王维和他的诗作,也值得用一期节目认真聊聊。

我很认同刘欢对王维的定位:凡人王维。王维是千年诗坛少有的天才,能驾驭各种题材。写情诗有“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写边塞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别离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写山水的佳作就更是不胜枚举。后世评价,李白是天才,杜甫是地才,王维是人才。王维是李杜之间崛起一个“第三极”。

才华横溢的王维除了诗歌之外,在书法、绘画、音乐也都样样精通。在仕途上,王维中过状元,作过高官。如果没有安史之乱,他应该会扶摇直上,在政治上取得不逊于文学上的成就。宦海沉浮让王维最终心灰意冷,归隐林泉,寄情山水。在节目中,刘欢评说王维这类天才都是总有一番雄心壮志,然而一遇到挫折就会心灰意冷,向往归隐,但又不能全然放下,于是乎,进退维谷,纠结余生。

刘欢在节目中念了王维的一首《山中寄诸弟妹》,里面有“城郭遥相望,唯应见白云”的句子,似乎就可以在这卷诗画当中,看到一个在山寺佛门中求清净,却忍又不住望向繁华和权力之地的寂寥身影。曾经受这首诗的启发,我在爬山时仿写过几句歪诗“遥可见村城,不问汽笛声。闲云若不出,无雨济苍生”。大概古往今来很多隐士,都以泽济苍生为己任,守时待命,择机待出。一旦发现世界其实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就失落怅然。

通常,天才往往命运坎坷。但带着这个认知,我们再对照史书,就会发现,天才之所以难以成功,不仅仅因为天妒人嫉,而是因为他们凭着才艺便足以安身立命,青史留名的时候,在事功的进取上就缺少了一股打不到的韧劲。换而言之,那些不肯媚俗的人,当他们不屑于放低身段的时候,依然可以凭着生花妙笔,经营出一方天地。但这样也就把世界让给了他们不喜欢的俗人,或者留给了那些心无旁骛、缺乏选择的执着者。

晚晴名臣曾国藩曾经把世间人才分成三等:一等人才,深沉厚重,魅力十足;二等人才,不拘细节,磊落豪雄;三等人才,聪明绝顶,辩才无碍。这样看来,纵使王维领一代文宗之风骚,文采震铄古今,也算不得一等人才。但即便如此又当如何?沉得住气也罢,耐不住寂寞也罢,百年之后,同归黄土。至少王维、李白这些不肯媚俗却又无可奈何的天纵英才,还留给后世一些温暖恬淡的诗句。这世界已经不缺乏政客、野心家或者遁世的隐士了,但永远缺乏用以滋养灵魂的美丽隽永的诗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王维虽然没有在政治上造福当代万民,却用他的文采营养了千百世后人的精神世界,这无疑是更大的成就。这也无疑是上天赋予他的真正使命:用他这般盖世才华,为后世打造一片忘忧清乐的精神王国。

今天是中秋佳节,紫杉大概正在耶路撒冷著名的哭墙前抚摸历史。因为时差的缘故,她不能与我们及各位听友“天涯共此时”了。在此祝她旅行愉快,喜乐平安!也祝各位听友美满安康,中秋快乐!把节目最后的那首歌送给所有在路上、在异乡的游子。

专辑里的声音(1)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