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事[向晚][19-05-28]

人文2019-05-28 20:30:03 272
声音简介

旧事  

 

(或许,听到末尾收获惊喜?)

 

播音:祺桢  新笑  黄旭  乔一

编辑:施雨含

 

01

“方别,听广播说最近国内局势乱得很,你到时候还要回去吗?”

“这……再说罢。”

 

“快走快走要迟到了…对了,别忘了拿实验手册!”

 

“Hey!Alisa,happy birthday!”

 

“《茶花女》后天上映,你们有谁要去看?”

 

“嘿方别!下午我们和霍奇基斯有一场校际橄榄球赛,你来不来?”

“当然去!这次打头阵的是哪几……”

 

“方别,有你的信 !从中国寄来的……”

 

……

02


 

那以后又过去了许多年。少年时虚掷日月,以为年光尚早,未料日升月落,光阴淹没北海的墓,侵蚀了蓬莱山的棱角,也磨钝了我的感官。我前半生的记忆在泅渡岁月暗河时变得漫漶不清,唯有那封越洋来信,数十载间始终萦在我的梦中,挥之不去。

外公过世的消息传来,是在1936年春天,候鸟飞往北方,故乡的梅花落满了南山。

彼时我正就读于美国柴郡中学,太平洋彼岸的康涅狄格州。收到信那天,温带大陆性气候的冬日尚未散尽,气温是零下负七度,柏油校道上积满了厚厚的雪。

那是个适合垂钓于往事之湖的季节。

03 



 

外公出生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是最早的几批留美幼童之一,八十年代被召回后留在上海的电报局工作。他一生赤诚,把全部精力放在了祖国现代化事业的建设上。犹记得我留学康州前夕,他把我叫去。那是个橘红色的黄昏,他坐在前堂背阴的黑檀木椅里,夕阳幽微的光斑在其脸上的沟壑间游走,使之看上去颇具威严。

“方别啊,听你母亲说你想考耶鲁大学。我问你,耶鲁的校训是什么?”

“光明和真理,外公。”

“你可知美国的政体?”

“民主共和制。”

“当今美国总统是何许人?”

    “小罗斯福。”

    外公无声地点点头,摸着下巴沉吟片刻后道:

    “那你跟我说说,秦亡汉立,是什么时候?”

    “这……”我愣住了。因为八月份要赴美的缘故,我费了颇大功夫记诵单词,搜罗资料,生怕到时候身处异邦出了糗,教洋少年们笑话。当下仔细一思忖,对国内最近的动向好像都知之甚少。古代史更不必提,老先生的课上得那叫一个无趣,让人直打瞌睡。加之近来学校里多讲的是“民主科学”和“马列主义”,历史科目测验得不多,早不知被我抛到了哪片乌有之乡。

    “我再问你,张骞两次出西域的路线是什么?”

    “黄巾起义是何人领导的?”

    “咱们国家的国土面积有多大?”

    “……”

    良久,“坐下吧。”外公叹了口气。他虽年近古稀,但眼神明亮,我不敢抬头。

    “过去我们留学,是要给大清做事的。因为‘剪辫易服,不事旧礼’,不知受了多少指摘,以至后来被强制撤回。可当时大家却都是真心爱国的。如今人人皆可留洋,有人的心却变了,只学了那些莺莺燕燕、先生小姐,上下五千年,倒一点不记得了!”

    “如今形势动荡,日寇占领东三省,建了个‘满洲大帝国’,还把清逊帝请去再做皇帝,当真是风雨如晦……方别,你此去康州,是为学习先进思想,可知识它只是花叶,终究还得扎根在土壤里。别忘了你身上流着炎黄的血,学成之时,定要归来报效祖国……”

04

    和信一起寄来的,还有眼前这本书。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外公晚年虽赋闲在家,仍时刻关注着时局变幻。他不似寻常老人,没有花鸟鱼虫的雅趣,只爱把自己关进书房,几年后他的手里便出现了一本书。他与它形影不离,连睡觉时都要将其枕在脑下,这使我一直很好奇书中究竟写的什么。

教学楼里空荡荡的,这个答案正平静地躺在我面前。借着幽暗的天光启封,我讶异地发现书中竟找不到文字,唯有一条起始处标着“-2070”字样的轴线,自首页贯到末页,四周也密布着呈递进趋势的数字。这是什么?电码吗?外公从前在电报局工作,难道在书中暗藏了某些不可示人的消息…可不知为何,这些远渡重洋的数字给我一种莫名的熟稔。万籁俱寂,似有一种古老而旷远的低吟自书中飘来,我欲捕捉,它却又消弭。巨大的疑惑像座宫殿自我心中拔地而起,而此刻窗外的夜色轰然坠落。 

是夜,我把书放在了枕下,就像外公从前那样。我想,也许这样,我便能获知书中的奥秘。

05



 

远方传来的,是什么声音?

虚实错杂间,似隐入了洪荒尽头。我看见逐鹿之野上,有部族勇士吹响兽角。朝歌易主,武王的军队登临鹿台。春秋名士纵横捭阖,战国宿将疆场争锋。秦王虎威扫六合,汉邦礼仪动天下。五丈原上秋风烈烈,将臣星陨;魏晋名士纵酒狂歌,散发山阿。杭州到通州,昔年京杭大运河的波涛中千帆竞渡;新科举子自故宫端门鱼贯而出,李世民大笑“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汴京清明时节的熙来攘往,市井繁华;南阳永乐年间的百舸争流,日月同辉。我也看见铁骑北侵,神州南渡;五代十国的天摇地动,漫山遍野的寒衣枯骨。还有康乾盛世和同光中兴时,偌大的紫禁皇城下朝臣跪伏,君王临语,那是封建帝国最后的余晖。

画面陡然一转,我又看见,鸦片烟箱侵蚀了天朝之心脏,广东虎门的焰火熊熊燃烧。列强侵华,把不平等条约拍在了所谓的“议和桌”上;封建桎梏,内忧外患让黎民百姓苦不堪言。辛亥革命推翻了两千年专制,却又让人窃取了革命的果实。派系纷争、军阀混战,国民革命失败后关东军趁虚而入,东北沦陷。放眼八方风雨,时局飘摇,民族的命运有如雨中浮萍……

远方传来的,是什么声音?我循声而往,却听到了外公的低语:

 

“方别…别忘了你身上流着炎黄的血……”

“…定要归来报效祖国……”

“…定要归来报效祖国……”

 

黎明时分,我赤着眼从这场无边大梦中清醒,终于明白,书中的数字,原是一个个年份,承载的竟是五千年光阴。我望向窗外,朝阳东升,和过往岁月里的每一个日出别无二致。

 

“您一片苦心,孙儿会意了。”

06

“国内开战一月有余了,不知形势如何…”

“听说北平、天津半月前已经沦陷,南京城也快要失守了!”

“总觉得近来路上的中国人多了。”

“我阿妹和弟弟过几日也要赴美。嗨,如今待在战区,性命难保啊……”

07



 

1943年6月,方别自耶鲁大学毕业。同年,抗战进入最艰难阶段,山河内外烽火连天,归国留学生人数锐减一半。为“共赴国难”,其毅然回国,积极投身于革命,足迹遍布祖国各地。全面胜利后定居北京,潜心科研项目研究。晚年隐居上海,于2002年秋天谢世,享年84岁。

 

 

(另:文中所涉主要人物皆系笔者虚构。)


用户评论(2)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Daisy小鸡

Daisy小鸡

彩蛋哈哈哈哈哈哈

Joiaa

Joiaa

超赞!!!

下载手机APP
扫一扫 下载喜马拉雅手机APP
选择下载方式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