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俗子打不开的心结(下集)

人文2017-10-18 21:41:24 501
声音简介

是的。

如你所知,这期节目和上一期一样,本不叫这个名字。

是的。

这两期节目,而今叫“凡夫俗子打不开的心结”。

谁没有呢?

最近时常在往回看,回想起多年前第一次走上讲台,台下一个个比我年轻不了多少的眼睛,亮晶晶,让人感动而慌张。

做老师久了,人容易疲惫,身心俱疲。

疲惫的时候就容易忽视,或者假装看不见,台下那一个个本该亮晶晶,却是暗淡淡的眼睛----我真的无法对所有人负责。

可是,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眼睛暗淡淡了呢?

我知道,有许多原因:因为生活的现实,因为未来的迷茫,因为----发现自己能改变的其实很少----除了自己----而自己,都变了,还有什么是可以坚持,值得坚持的?

看过一份报告,而今的大学生,对于身份的焦虑尤其严重。

在这种焦虑之下,一个人要想保持亮晶晶的眼睛,很难。

当大学生的眼睛普遍都不再亮晶晶的时候,这个时代,应该是出了问题的。

然而,愿意、敢于承认的人,少之又少。

我只有,看着讲台下面暗淡淡的眼神,将自己的脸烧到红通通。

我知道,我能做的很少。

惟其如此,我更需要坚持。

当然,我也经常焦虑:和所有人一样,为我的身份,为我的未来,为我的情绪,为我存在的意义焦虑。

还好,我有信仰。

我相信,人之为人,是有原因,有使命的。

我无法选择自己所处的时代,我甚至无法选择自己前行的方向,但我可以,带着我的焦虑,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做一些有意义,有意思的事情。

越来越理解孔子了: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否则,人生,还有什么必要呢?


------------------------------------------------轶伦和紫杉的分界线

罗兰·巴特描述过他认为的理想生活状态是:“有点钱,不要太多;有点权力,也不要太多;但要有大量的闲暇。可以读书、写作,和朋友交往。喝酒、听音乐”。听上去很美,不是吗?但是,我觉得这种生活在这个时代很难实现。你要没有可以依靠的背景,要想有钱有权,你必然闲不下来。正如那句话说的:你能够气定神闲、悠然自若的诗意生活,那是因为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而且,钱多钱少,权力大小,很少人是有自制力的;再者说,名利场上,不进则退。另外,有钱有权就不需要求得身份的认同了么?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自信。所以,真的是闲不下来。换个角度看,肉身闲下来,精神上就不焦虑了么?就不要获得外界的认同了么?

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其容易诱发焦虑症的时代。对焦虑感最直白的描述莫过于李宗盛在上个世纪80年代写下的那句歌词:“在爱情中痛苦,在名利中追逐”。他在写自己,也在写众生。我自己就是一个很容易产生焦虑感的人。年轻时为情所困,是因为有不被另一个人认可、接受的焦虑;成年以后,各种压力纷至沓来,让人疲于应付。以前我总觉得可能只有我这么累,后来才发现我真是高看自己了。我的烦恼、焦虑都特别普通,因为我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后来,在读到德波顿的这本《身份的焦虑》时,有了共鸣,也看到了希望。

但实事求是地讲,这本书不是一切问题的答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掉焦虑。因为身份的焦虑产生于对他人认同的需求。就好像你的眼前有一座山,这本书可以指出几条绕过这座大山的小路,但是它没法告诉你怎么开挖掘机,把山移走。在克服焦虑感、躲避焦虑感的路上,需要的是持续的行动力。需要我们不断地向内修行去提升智慧、开阔心胸;向外寻求可以让我们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的寄托。

古今中外的圣贤并非不会为身份而焦虑,阿兰·德波顿也不见得就超然世外。只是,他们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们有方向有目标,知道向死而生,清楚往什么地方努力修行。纵使达不到,却始终在靠近。愿你在与身份的焦虑的交战中,也能赢上几个回合。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