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向晚][19-12-10]

人文2019-12-10 20:00:37 251
声音简介

播音:于敏

编辑:林婧


明人不说暗话,我喜欢世界上一切好吃的东西。食欲随日子一同疯长,呈几何级数递增的喜爱给予我回应,使得体重秤上的数值不遗余力地向上攀爬。


“饮食”是文学作品里的常客,苏东坡追求“盖聚物之夭美,以养吾之老饕”,袁枚奉行“食色皆不马虎”;张岱“夜取乳置盆盎,比晓,乳花簇取尺许,用铜铛煮之”作醉蟹,汪曾祺写高邮咸鸭蛋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


不过有时我也考虑,一番折腾辗转是否只为满足口腹之欲,毕竟快是步行少里,慢则精雕细琢。为了使这一行为正当化,我得出了个为赋新词强说理的答案。

 

吃的是时机。一个是吃的东西的时机。


最简单如泡面,当酱料全部撒好在面饼上,刚开的热水顺势而下,与之接触并不断向外晕出油圈,各种味道融合的香气在一瞬间扑鼻而来,搅拌入味后静置五分钟,这时候的味道最香。再耽搁上一会儿,面坨了,汤也温了。稍微复杂一点是煮面,此时又有其他讲究。水在一百度沸腾,却会挥发了面的香气;面在三分钟煮透,但将透未透时才最弹牙。时间是面的敌人,这一刻的面和下一刻的面可能天差地别。


再像三伏天的绿豆汤,略显墨绿的汤出锅至凉,最好放进冰箱,而后撒上一把白糖,实属消暑良品。滋溜喝完,像凉风拂过浸汗的额。冬日里的烤红薯也是同理,看着渐次暗沉的黄昏的天宇,在性格开朗而干劲十足的路边小卖店的售货阿婆那里买上一个,氤氲的热气似乎给形形色色的事物都度上了一层温情。


还有一个便是吃东西的时机。


看剧佐的零食、喜事时的陈酒;奶茶上面的芝士盖、手指残存的薯片渣。某一刻对某样东西求之若渴,因而总得屯点什么,以备不时之需。正如焦虑时想到尚有后路,心里也能有点底气。


但这似乎也存在着问题,这种信手积累的秘藏背后,衍生了许多现代人的通病——拖延。待到哪日兴起再打开那个柜子,却发现柜锁尘封,锈迹斑斑,纵是有心也难行。与其说是梦想,倒不如说是念想——在未来某一天,大道光明,世界温和,石头善良。我们只要静待,保持热爱。那些买了只在书架上排排站好的书籍,那些跟风囤积后再也不想打开的饼干,那些转发收藏后就被遗忘覆盖的攻略,那些说着“有空约饭”却鲜少联系的旧交。过期食物,扔掉就好;闲置物品,放着也罢。


“莫避春阴上马迟,春来未有不阴时”,总有些东西,来不及等时光消逝,便已悄悄地关上了那扇门。

 

吃的是情怀。在我少不更事的时候,尤其喜欢和爸爸聊天。他的故事,勾勒充盈了幼年时期我对外面世界的想象和憧憬。父亲在志学之年便初出茅庐,北上求学。在那个交通和通讯尚不发达的年代,这一离开便意味着可能数月间与家里联系寥寥,更别说是见面了。毕竟从小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刚开学的那段时间,口味甚异的菜系,生活习惯的差别,都被拟化为这片土地和他的抗争。


十几岁的年纪里,急于证明自己的成熟选择,容易思乡又青涩别扭。他不想把这些情绪显露在同龄人面前,更不愿倾注在那些需要跋山涉水的老式信件和电报里。这一状态好转于两个月后,他在离学校自行车程半个小时的地方发现了一家卤面店,老板自闽南来,也姓林,好客热情,并操着一口浓厚的地瓜腔。于是自那以后,当取得些成就或遇到些问题时,这里便成了他的秘密基地。


很长一段时间我难以体会这种寄托在食物上的深深情感,直至现在我也乐于在离家仅一百多公里的地方寻找那些带有“闽南”标识的特色风味,在朋友圈中也能看到为在北京吃到福鼎肉片而开心一整天的动态。我把它们理解为,与这个城市的和解:“这是盐的味道,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这些味道,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与故土,乡亲,念旧,勤俭,坚忍等等情感和信念混合在一起,才下舌尖,又上心间,让我们几乎分不清哪一个是滋味,哪一种是情怀。”

 

说到这,倒是有些饿了。走喽。吃茶去!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声音主播

561161146

简介:声音的世界一样美丽。 这里是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福建师范大学蜗之声。 ▷微信公众号:福建师范大学广播电台 ▷微博:@福建师范大学广播电台

所属专辑

下载客户端
二维码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