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向晚][20-03-25]

人文2020-03-26 13:09:13 159
声音简介

编辑:云杉

播音:雅婷 乔一


每个城市好像都会有一条路叫中山路,烨霖家就临着中山路。从阳台的窗子向外看,能望到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往来的人群,到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外面总是十分吵闹。但最近中山路清静不少,不是因为过年,而是因为这场令人几乎崩溃的疫情。




中山路清静了,家里却清净不起来,烨霖从没想到劝父母戴口罩成了一个大难题,连续几次的争执让家里的氛围一度降到冰点。


“爸,你去哪?”烨霖的视线被父亲意欲穿衣出门的身影捉住,紧张兮兮地问,“戴上口罩吧?”烨霖这句话多少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在里面。父亲穿戴的手没有停一停的意思,拉拉链、戴帽子、揣烟,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这才看了一眼紧张的有些“神经质”的女儿,“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咱们这儿是小地方,哪有感染的人,别制造恐慌。”


烨霖听到那一句“别制造恐慌”,瞬间气血上涌似的,手里的手机啪地摔在沙发上,扭头进了屋。父母这一辈的固执仿佛带着一种让人无可奈何的权威,烨霖没办法说服父亲,同时也对骤然而至的疫情不知所措。烨霖听到关门的声音,她知道,父亲肯定没戴口罩。这种无奈的感觉和十八岁那年她无法说服父亲让自己学美术的无助感十分类似。烨霖的鼻腔已经不争气地酸了,她赌气一样地强迫自己忍住泪水,从已经为数不多的口罩里取出一只戴上,准备出去找个药店多屯一些N95。烨霖想着,到时候买都买了,她就不信父亲不戴。


外面的天晴朗而寒冷,小区已经开始实行管制,只能开一个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军大衣的保安在寒风里徘徊,他不进门卫室,就在那儿徘徊,等着有人进小区时测一下体温。药店离小区不远,烨霖掀开厚重的门帘进去时,眼镜被腾起一层雾气,“你好,有口罩吗?”


“N95没几个了,其他的还有。”


烨霖一边连忙说剩下的N95全要了,一边拿了一打柜台上码着的普通口罩。


收银员哒哒哒敲着计算器,门口门帘又被掀了起来,一个中年男人一边通着电话一边问“你好,口罩还有吗?”(带一些喘气的感觉)


“N95没了,其他还有。”


男人语气无奈得沉了沉,对着电话说,“这个药店也卖完了,我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烨霖瞅着自己面前的六个N95口罩,心里咯噔了一下,也没多想,抽出其中三个就和男人说:“你三个我三个吧。”


男人握着还没挂断的电话有些局促地和烨霖道谢,“谢谢你啊,我都跑了三个药店了。”


烨霖暗自欣喜自己自作主张的善意没有被婉拒。如今人们总是唏嘘人情淡漠,好像拔地而起的高楼和日渐便捷的现代生活已经把“人情”压在了心底,再难显露似的。烨霖在回家的路上想着,或许在这样的疫情面前,那份一直都在的人情才会显得更加浓厚吧。


“我是胸科医院的护士,隔离期已经满了,这是单位开的证明。”烨霖在小区门口不远处听到一个包裹严实的女人对穿军大衣的保安说。保安仿佛怔了一下,与此同时,烨霖也不敢靠的太近,只得在离着他们大概十米远的地方等着。


烨霖打量那女人的背影,很瘦小,头发是有些干枯的亚麻色,看穿着应该和自己年纪相仿。烨霖和她之间隔着两只口罩、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隔着惴惴不安的空气,看似隔着这么多,可是好像又什么都不隔着。


 烨霖和护士前后进了小区,她一直望着她的背影,自始至终都没看到过她的正面,但好像心里已经全然将一个瘦小而充满力量的形象刻画了出来。烨霖能模糊看到,她戴口罩、戴护目镜、在病房里穿梭,能看到她不停歇的工作后靠在一面墙上累的几乎睡去......


“爸?”另一个背影的出现打断烨霖的思绪,那件红色羽绒服和父亲的很像。“羽绒服”转过身来,脸上戴着一只口罩。烨霖愣了一下才确认是父亲,走上前去假装自然地说:“快回家吧。”两人进了电梯,父亲突然打破略有尴尬的气氛,笨笨地问:“呃......进电梯还用戴吗?”


烨霖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柔,沉默了几秒才说“得戴,回家再摘掉吧。”


这是疫情期间北方女大学生烨霖半个小时内的故事,普通的家庭争吵、普通的商品售罄、普通的住户回家,都在这个不寻常的时期变得有些不普通。烨霖走到客厅的窗子前面望着无人的中山路,她突然觉得,好像这条路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冷清了。




今天的向晚到这里就结束了,播音雅婷、乔一代表编辑云杉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声音主播

561161146

简介:声音的世界一样美丽。 这里是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福建师范大学蜗之声。 ▷微信公众号:福建师范大学广播电台 ▷微博:@福建师范大学广播电台

所属专辑

下载客户端
二维码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