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城市演化论 (5)猎人农人共生体

人文2018-11-10 16:53:06 5574
声音简介

福利:赠送作者签名的

汪诘《亿万年的孤独——地外文明探寻史话》

吴京平《无中生有的世界——量子力学外传》

各1本。一共2本。

参加活动的听众回复在节目下面您要的1本书的名字。最接近2018/11/11凌晨0点回复的2位听众将获赠您自己指定的那1本。

————————————————————

上期我们说到了,猎人和农人的共生体,是上古城市共同体的起源。猎人构成武士贵族、农人构成平民。建国神话的英雄,很多都是牧羊人,比如以色列的大卫,就是那个用弹弓打死歌莉娅的羊倌;人类最古老的文学,Gilgamesh史诗里面的英雄Enkidu,也是羊倌的形象。他们先是放牧羊群,成为君主之后,经常被称为“人民的牧者”。


网友“心里开着花”问: 对于国家来说,是野蛮能战胜文明?对于每个个体人,是残忍能战胜温和吗?有点黑暗森林法则的意思。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太灰暗了?我稍微回答一下:野蛮战胜文明,有这种说法,不过,这有可能是自称文明的人为自己的失败找的理由。但是其实谁野蛮、谁文明,是不太好说。所以这种话不能全信。历史上掌握现实话语权、左右历史进程的人,负责编写历史负责历史解释权的人,还有看别人写的历史的人,是三种人。
左右历史的人,比如金国的完颜阿骨打,比如荷兰的东印度公司;他们的人数是不多的,只占1/1000,但是历史的主要潮流都是他们制造的。不过,他们不太注意去左右历史记录,也没为自己创造出特别复杂的理论,甚至如同查理曼帝国的一些君王一样,不太会写字。所谓不太会写字,也是拉丁文意义上的,查理曼自己的母语他当然是运用自如的,只不过当时书写系统还没固定下来。而编写历史的,在中国一般是科举士大夫、在西方对应左派知识分子,当然前者一般比后者荒谬得多。他们都,特别擅长编写材料,但是他们对于左右历史的人的行为其实并不理解,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站到那个位置上,相反他们觉得自己的工作特别重要,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但是事实上,他们编写的历史,经常贬低真正的历史的创造者,把自己摆在特别高的地位。他们一面误导吃瓜群众,一面培养出新一代科举士大夫和左派文人。而吃瓜群众的数量多得多,他们喜闻乐见的或者他们唯一能够读到的版本,就是我们通常知道的历史。在这种历史上,真正创造历史的人经常被说成是野蛮、落后的。就好像,很多人对金国的刻板印象就是一些带着兽皮帽子的牧民;但是,考古证据说明金人的高炉非常发达。还有很多历史之外的信息会露出真相,比如演义故事里对金兵的描述——铁浮屠,完全是法国重甲骑兵的装备。还有比如金兀术乘坐的“艨艟战舰”之类的故事。你可以知道,金国其实是制造业和造船业是非常发达的,甚至比宋人还要发达。虽然他们写歌词是写不过宋人的。
而温和败给残忍,这也是不一定的。一般情况下,温和是没什么坏处的;但是软弱和麻木不仁是另外一个问题,它本质上是人总是想等着钻空子和搭便车,不能承担维持社会秩序的责任,任由其退化和混乱。农人经常败给猎人,也不光是农人的战斗力不行,事实上农民比猎人多几十倍,几百倍,打不过猎人,一是他们缺乏组织,二是他们没有保护自己生活方式的意志。因为他们可能在之前的社会里沦为失去主动性的准奴隶,主人换谁都一样。
事实上农人并不注定是软弱的,不是说农人就注定低猎人一等。农人说到底也是猎人的后代,人都是差不多的,只是境遇不同。如果农人进入边疆蓝海,他们也可以变成武勇的开拓者。好像东岸的美国人进入西部,就成为彪悍的牛仔。日本西部农民到了关东地区就可能成为武士大名。去东欧平原开拓的德意志农民,会成为容克军事贵族。罗马农民逃到海滩里的沙洲上避难,建立了航海立国的威尼斯共和国,称霸东地中海四五百年。
农人和猎人的生活方式,演化论的视角看,是两种演化策略。一种是短期稳定然而长期脆弱,另一种是风险较高但是蕴藏着爆发增长的机会。这两种策略的组合,形成的文明,是这个节目讲的城市的社会组织平台。他们的组合,构成一种职业分工,不是均质的,而是分层次的。
在现实中,猎人或者游牧民族和农业民族组合是细节丰富的,不一定都是简单、残暴和一边倒的。罗马的建国神话中,他们的第一位领袖Romulus是一个羊倌,而且,据称他是弃婴,被母狼收养,他喝狼奶长大的。不用多说,你也知道,想必是羊倌Romulus胆子特别大,他对付狼很有一套,于是吹牛说自己是喝狼奶长大的。罗穆露斯,据说是被乡亲们从他的老家阿尔巴赶出来的。他大概是很有拼劲,带有黑社会大哥气质,你可以叫他罗哥。他和他的兄弟混在一堆光棍牧羊人中间,成为他们的领袖。后来,他们在台伯河边的帕拉丁山上修建了一座山寨。帕拉丁山,名字叫山,但是也就是三四十米高的小丘,山顶比较平坦,面积是400米乘以300米,大概十几个公顷的地方,今天中国随便一个房地产项目,都不止这么大。这座山丘的位置,当然不是随便选的,它西面是台伯河,另外三面,是和其他山丘之间的湿地和季节性的冲沟。所以它基本上是有天然的一圈护城河,你今天去世看不到这些水沟的,因为后来罗马人为了盖房子都填平了。
这样一个地方,就是古典时代地中海文明的最大中心。他的超常发育,是很有关注价值的。Romulus,只要他的遗体没有和名字或者标志性的器物一起被出图,他就是一个神话人物。但是,即便神话,也不是随便编的。他必然有其真实的背景。定居在一个山寨里,对于一个真正放羊的人,其实是没什么好处的。你要想有特别多的羊,就要找一个宽阔的山谷,逐水草而居吗。虽然历史故事里没说清楚,我们可以合理的想象,罗哥的牧羊人队伍,应该不是单纯的放牧。他们周围居住着很多的农业定居部落。包括伊特鲁里亚、萨宾、萨姆尼特还有和罗穆露斯本人语言相通的拉丁人等等。romulus很可能也开辟了土地,招聘佃农,并且为他们提供保护。他也可能收取附近村庄的保护费。或者提供一些司法服务。要搞司法服务,就需要有强制执行判决的能力,所以罗哥应该很胜任法官的。此外,他们也可能和周围的人进行贸易、或者充当保镖、打手之类的工作。
在罗马的建国神话中,罗哥建城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在酒宴上抢走一批隔壁萨宾村庄的姑娘做老婆。根据现在的法律,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强奸犯。但是在故事中,这似乎是一大功绩。然后,被抢姑娘的村庄和罗氏山寨发生了所谓的“战争”。当时已经意大利地区已经进入了青铜时代,双方应该有一些杀伤性很强的兵器,但是,战斗中似乎伤亡不大。最终,女人抢不回来了,大家成为亲戚的事实也无法改变。于是这个萨宾人村庄的人索性搬到了帕拉丁山隔壁的quirinal山,也就是今天意大利总统府那里,两个部落结成了一个山寨城邦。
罗哥的山寨城邦和水泊梁山一样,谁来投靠都欢迎。罗哥去世之后,国王大位,也不是传给儿子的,甚至也没有传给众羊倌兄弟。众好汉选举被抢姑娘的一方,萨宾人的后代,弩马为新的国王。你可以把他想象成晁盖死后大家推举宋江。弩马,确实也像宋江一样,在传说中,弩马不喜欢打仗,他以智慧和虔诚著称,是一位善于进行意识形态管理的领袖,教导罗马人尊重神、尊重生命。
我们看出,罗马的建国神话,是非常经典的。这里面猎人和农人整合没有那么纯粹的一边倒。Romulus代表猎人的武勇,而numa pompilius,是萨宾人,他们比羊倌好汉定居和从事农业的时间要长,更接近于农人部落,战斗力不如罗哥的帮派,在共生体的形成中,处于第二位,但是也不是完全被动。他们中的精英,至少可以竞争圣地的祭司、意识形态管理者的位置。罗马的建国神话的过程,就是文武张弛、交替领导的过程。所以农人,在共生体中不是注定被动的。他们得到祭司地位的机会很大。日耳曼蛮族政府了拉丁人,但是拉丁人把基督教注入日耳曼人,并且向欧洲北方传播。
而猎人和农人在形成共生体之后,会发生融合,甚至完全同化。猎人本来是保护人,是共生体的积极维护者。他们的形象是可怕又可敬的。但是,他们被农人同化,就有可能失去了他们的武士特征,成为贵族的空壳,显得多余和可憎。这意味着城市共同体的退化。也是传统城市共同体丧失稳定,走向破灭的原因。这个武德退化过程,在华北平原,一般特别快,多尔衮到乾隆,只需要100年时间,三四代人。再到耗尽灭亡,还可以坚持一百多年。在两河流域和尼罗河肥沃的原野上,也非常迅速的。从居鲁士二世占领巴比伦到亚达薛斯时代文化繁荣。是100年。再到大流士三世灭亡,也是100年的时间。而在丘陵地区,农牧混杂,商业和海洋元素比较丰富的地方,似乎可以慢一些。比如,罗马的案例,则慢得多,从公元前8世纪建国,到罗马帝国时期,退化到打仗主要靠蛮族武将,花了七八百年时间。或者在法兰西岛,从卡佩家族的武士取得王位,到路易十六时代,国王和贵族被市民抛弃,也是800年左右。
失去武士产生的秩序真空,会被其他人填补。候选人之一,是僧人、或者叫祭司。在乱世之中,僧人经常会自我武装,来维持秩序。就像嵩山少林寺类似的历史背景。
如果僧人集团特别成功,乃至于夺取天下。那就是古埃及的第21王朝的种情况,他们留下城市,主要就是巨大的神庙,它们就是我们熟悉的luxor和卡纳克;
日本的所谓战国大名,本质上就是地主团练。在比较接近京城的地方,地主武装比较弱的地方。寺院的影响力超过了地主团练,也超过了官僚朝廷。形成大量百姓依附于寺院,乃至于形成城市。日本的大城市,大阪;他原来的主人,就是武僧集团,石山本愿寺。
在欧洲我们经常看到,和城堡一模一样的修道院。他们也算寺院组合自己教民,在乱世中生存的痕迹。
我们知道朱元璋,是在明教的起义军中发展出来的。只不过,朱元璋夺取天下之后,反而封杀了明教。如果他没有这么做,今天可能也会留下很多拜弥勒佛的土地庙,像天坛一样的马自达祭坛,或者被称为光明左使的孔子或者张天师。
除此之外,黑社会、基层民警,也有可能填补真空,成为统治者。涌现出刘邦、李自成、程咬金之类的豪杰。
更加直接的,是外来的武装殖民者,你说是征服者,或者蛮族移民都可以。不管叫利比亚人、努比亚人、喜客索斯人、多利亚人、雅利安人、匈奴人、哥特人、法兰克人、伦巴地人、诺曼人、罗斯人、鲜卑人、马扎儿人、奥斯曼人、莫卧耳人、女真人,或者诸如此类的可能数以百计,重复发生的模式。新的猎人成为统治者,就会开始下一轮和农人同化的循环。
以上,是对猎人和农人共生互动的一些补充。

用户评论(5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1861685tlxg

1861685tlxg

有农人存在就会有猎人,农人劳作赚取财富,就会有猎人来抢,即使没有现成的猎人,也会有农人转化成猎人

陈腐粉碎机

陈腐粉碎机 回复 @心里开着花

也就是说,罗马贵族向他们提供服务,也就是保护,他们是罗马贵族的客户和主顾,罗马贵族反而是服务者。剥削只是对互利行为的一种解读。而这种解读带来的对原有秩序的破坏,和原有身份的剥夺,它们导致的剥削可能更加的残酷、更加剧烈。

悟空_ubx

悟空_ubx

亿万年的孤独。

平凡的世界_7q

平凡的世界_7q

亿万年的孤独

胡杨_48

胡杨_48

亿万年的孤独

皮皮看书时刻

皮皮看书时刻

慢了啊,无中生有的世界

黄龙生_yf

黄龙生_yf

无中生有的世界--量子力学外传

热情的香蕉树

热情的香蕉树

我要那个汪老师的亿万年的孤独

热情的香蕉树

热情的香蕉树

药药切克闹

professorLP

professorLP

罗哥有点过分了

无迹Cloud

无迹Cloud

很好的节目。

松_z1

松_z1

有意思

大飞_sem

大飞_sem

亿万年的孤独精彩

诗一般的枭

诗一般的枭

亿万年的等待

知鱼曳尾涂中

知鱼曳尾涂中

非常好的文章,谢谢

BinHui

BinHui

越来越短了😮

守程_1a

守程_1a

环境才是关键,农人和猎人是人对环境的一种妥协。你看这样说有没有道理

意面教驻中原面协主教

意面教驻中原面协主教

哈哈哈 要屁亿万年孤独

阿锐Carrey

阿锐Carrey

汪诘老师的《亿万年的孤独——地外文明探寻史话》,多谢谦哥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