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偓《闺情》

人文2020-07-06 20:58:09 314
声音简介

闺情  韩偓

 

 

轻风的砾de lì动帘钩,宿酒初醒懒卸头。

 

但觉夜深花有露,不知人静月当楼。

 

何郎烛暗谁能咏?韩掾香焦亦任偷。

 

敲折玉钗歌转咽,一声声入两眉愁。

 

作者简介

韩偓(842或844-923或941),唐末诗人。字致尧(一作致光),小字冬郎,自号玉山樵人,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龙纪进士。历任左拾遗、刑部员外郎、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兵部侍郎等职。唐昭宗倚重之,欲拜相,固辞不受。后因忤朱温,两遭贬谪。又诏复为翰林学士,不赴任,入闽依王审知。韩偓十岁能诗,李商隐赞为"雏凤清于老凤声"(《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一座尽惊他日余方追吟连宵侍坐徘徊久之句有老成之风因成二绝寄酬兼呈畏之员外》)。诗多感时伤乱之作,颇具风骨。而其《香奁集》则轻薄香艳,开"香奁体"诗风。有《玉山樵人集》。

 

作品鉴赏

这首语言清新、优雅的七律,描写了一位女子"宿酒初醒"后,在月下楼头徘徊的情景,表现出孤独、迷惘而又矛盾的内心,不胜幽怨凄切之至。其中也隐含着某种比兴。

 

这首语言清新、优雅的七律,描写了一位女子"宿酒初醒"后,在月下楼头徘徊的情景,表现出孤独、迷惘而又矛盾的内心,不胜幽怨凄切之至。其中也隐含着某种比兴。前两句的地点是在闺室之中。"轻风的砾动帘钩,宿酒初醒懒卸头。"上句交待这位女子居室的清幽环境:夜里,轻风吹进卧室,帘钩轻动,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很明丽("的砾",明亮貌)。下句写女子初醒后的愁闷:也许是轻风吹动帘钩的响声,把她从醉梦中唤回,她醒来了,满头还戴着首饰,但她却还不想卸下。"宿酒初醒",说明她在黄昏或初夜时,刚参加过一个宴会,在热热闹闹中,酒喝得不少,回来不等卸头倒头便睡。酒醒后伴饮者虽已不知去向,但那热闹的场面似乎还在眼前。她还在苦苦追忆那过往的一切,然而那一切似乎很近却又遥远,似乎清晰却又迷茫,越思越想,就越增加了心头的怅然,只能坐着发愣。这一联措意十分婉曲,用清幽的环境来旁衬女子的孤独,用藏在字面之后的热闹的宴饮场面来反衬酒醒后的凄楚,使一位十分幽怨的女子的形象鲜明地表现出来,充满着忧郁的气氛。

 

后三联的场面转移到居室之外的月下楼头,深入具体地表现了女子的忧伤和满腹心事。"但觉夜深花有露,不知人静月当楼。"此联是转换了环境,来继续烘染女子的孤寂。她站在楼头,觉得夜深露重,花上不时滴下露水,有如人之掉泪(《长恨歌》"梨花一枝春带雨"可参)。而此时,那月亮毫不理会孤独者的心事,偏偏当楼照着,怎不叫人格外凄楚?"夜深"、"人静",一位女子还在楼上独自徘徊,其心事重重,可想而知。第三联就含蓄地写出她的心事:"何郎烛暗谁能咏?韩掾香焦亦任偷。"作者运用了两个典故:一个是南朝梁何逊《临行与故游夜别》一诗:"历稳共追随,一旦辞群匹。复如东注水,未有西归日。夜雨滴空阶,晓灯暗离室。相悲各罢酒,何时同促膝。"后因把"何郎烛暗"用作伤离别的典故。另一个是西晋韩寿的故事,据《世说新语·溺惑》载:"韩寿美姿容,贾充辟以为掾。充每聚会,贾女于青璅中看,见寿,说之。后婢往寿家,具述如此,并言女光丽。寿闻之心动,遂请婢潜修音问。及期往宿。寿跷捷绝人,逾墙而入,家中莫知。自是充觉女盛自拂拭,说畅有异于常。后会诸吏,闻寿有奇香之气,是外国所贡,一著人即历月不歇。充计武帝(司马炎)唯赐己及陈骞,余家无此香,疑寿与女通。乃取女左右婢考问,即以状对。充秘之,以女妻寿。"

 晋代韩寿姿容秀美,风流潇洒,司空贾充任他为掾吏。贾充在家宴饮宾客,其女从窗棂中窥见韩寿,心生悦慕,思念难忘。后贾家婢女去韩寿家,把贾女相思之情告诉韩寿,又说贾女美貌。韩寿听后动心,便请婢女替他暗通消息。到幽会的日子,韩寿越墙而入,他行动矫捷,谁也不知。贾充只觉其女变得讲究梳妆,神情愉悦,不同往常。一天,贾充与属僚聚会,他闻到韩寿身有奇香,此香为外国所贡,一经沾染,逾月不消。这种香晋武帝仅赐自己及陈骞,因此贾充怀疑韩寿与其女私通,而家中院墙高耸,门户紧严,不知由何处进来?于是借口有贼,令人整修院墙。修理人回报说:“别处没发现什么,只东北角像有人迹,但墙很高,人不可能翻越。”贾充把其女的贴身婢女叫来拷问,她们如实招出。贾充隐秘此事,将女儿嫁给韩寿。

【释义】后以此典表现男女私情; 或咏异香。

 

【典形】韩掾偷香、韩寿香、韩香、胡香、贾充香、贾女香、贾氏窥帘、窥韩、窃香、然香望韩寿、偷香、偷香掾、外国香、遗香、香传贾娘、韩寿畏香飞、韩令偷香、贾阁香空、香寄韩寿、异香寄寿、韩寿沉、窃香韩寿。

后用作男女偷情的典故。这两句是倒装,意思是,自己过去和一位男子相知,有如鱼水,纵情相爱,而今却一旦离别,心情极为悲切,连写诗吟咏也做不到了。通过这一联的暗示,读者恍然领悟,原来这位女子的满腹心事,是因为暗中相爱的男子突然离去,她心中充满着悲伤、孤寂的情绪。这种情绪在月下楼头,更为强烈,但又无人可诉,她只好"敲折玉钗歌转咽,一声声入两眉愁"。她拔下头上的玉钗敲击栏杆,应着节拍轻轻唱起倾诉离情的歌曲,声音愈来愈悲咽,直到玉钗被敲断,歌声也由伤感变为悲愤,皱起的眉头显出了无限的愁苦。至此,一位因情人离去而痛苦万分,在孤独中悲愤不已的女子的形象,更加清楚地出现在读者面前。低咽、凄伤的诗情动人心魄。

 

后三联在描写这位女子的形象,进一步揭示其内心时,可谓婉转曲折。在第一联的基础上,先是以"夜深"、"人静"的环境,在月下楼头,继续烘染女子的孤苦,酝酿气氛,这比第一联坐在室内发愣又深入一步。接着,使用两个典故,暗中示意,结清题目《闺情》所包含的离情别恨,使有限的文字蕴含着丰富的内蕴,耐人寻味;而且在倒装中逆笔取势,句法矫健而有变化,突出了"何郎烛暗谁能咏"的别绪离愁,加强了全篇的悲愁情绪。最后,又用低沉的歌声把女子内心的悲苦彻底发露出来,那"咽"字、"愁"字中,悲苦之情,深入骨髓,令人不忍卒读。

 

这首"闺情"诗其实别有寄托。韩偓在唐末中进士后,历任翰林学士、兵部侍郎等职,很受昭宗李晔的信任,后来为朱全忠所排挤,贬为濮州(今山东省曹县)司马。朱全忠灭唐以后,他携家流亡福建南安县,无所归依。这时,原在福州任唐朝威武军节度使的王审知已经建立闽国,据有福建,自为闽王,他邀请寄居南安的韩偓到福州去。但韩偓想到过去昭宗知遇之恩,内心斗争却十分巨烈。施蛰存先生说:韩偓"癸酉年(913,七十岁)在南安县作的《闺情》,也用懒卸头'既然是在南安时所作,可知作者当时的情绪是正在考虑要不要到福州去依附王审知。'懒卸头'即不想改装'宿酒初醒'是指在长安时的政治生活,犹如酒醉一场。"(见《唐诗百话》)这样,在使人感动的离愁怨恨的掩饰下,全诗隐含着深刻的政治内容。在唐代,以男女恋情寄托君臣、上下关系,来表现那种难以言喻的苦楚的诗,尚有不少,韩偓的姨父李商隐就是这方面的杰出代表。韩偓《香奁集》中的诗,也有一些含有政治比兴意义。而这首《闺情》,写得尤其突出,不仅形象鲜明生动,诗情凄切动人,而且比兴丝丝入扣,不作深入分析则浑然不觉,可谓寄兴精微,托意遥深。"若取喻的诗歌形象本身就反映着一种生活情景,不依赖托意便自具一定审美价值,那是比兴寄托手法运用的最高境界。"(周啸天《诗词赏析七法》)韩偓这首《闺情》便是其一。


用户评论(6)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黄金风衣吊

黄金风衣吊

月光映照着清风摇动的帘钩, 隔宿酒醒才知道首饰没卸头。 只觉得夜深湿重花草在滴露, 月亮不知人寂寞偏照着红楼。 伤别离饯上谁能咏何逊离别诗? 敢爱的女子能与相知把情偷。 她击节敲断玉钗歌喉转幽咽, 一声声倾诉别离双眉蹙愁容。

海右信士

海右信士

月光映照着清风摇动的帘钩, 隔宿酒醒才知道首饰没卸头。 只觉得夜深湿重花草在滴露, 月亮不知人寂寞偏照着红楼。 伤别离饯上谁能咏何逊离别诗? 敢爱的女子能与相知把情偷。 她击节敲断玉钗歌喉转幽咽, 一声声倾诉别离双眉蹙愁容。

秋语荷塘

秋语荷塘 回复 @海右信士

老弟好

听友204960190

听友204960190

卸xie何读lu

听友204960190

听友204960190 回复 @听友204960190

卸xie御yu

声音主播

1753954万

简介:虚度五十春秋,传道授业已三十载。 徒有其名,但自强不息的精神至死秉持。 不愿与不齿之人宣战。受到误解多多,承受压力多多,淡然一笑,只当是过眼云烟。 喜欢独处,公平交往,说真话,讲实情,坚信世上好人多! 崇拜辛弃疾一人,只为他是真正的文武集于一身而不只是擂动战鼓摇旗呐喊的一类。 优缺点皆突出,自己喜欢跟自己叫板。理想是有生之年骑车跑够十万公里。 自豪的事情是妻贤子孝,自己的个性很容易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原谅。每日笑声常伴,此生所图,莫过于此。 坚信自己以后的文字会更精彩!我的公众号:秋语荷塘

下载客户端
二维码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