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三千六百年封神纪】 幻想和史实:中国文化的DNA双螺旋

商业财经2021-01-22 10:05:26 148
声音简介

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李天飞。咱们今天就来聊一聊我这本新书,叫《三千六百年封神纪》。


《封神演义》是一本非常有趣的书,可以说在我国古典神魔小说里面占有一席之地。


咱们大家都知道,明末、晚明的时候,神魔小说特别发达,最有名的就是《西游记》。那么《封神演义》也还算不差,就是仅次于西游记。


但是实际上可能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如果说从文学角度来衡量,《封神演义》不

算有多成功,你看《西游记》是很成功的,《西游记》写孙悟空可以说,这个形象放在古代、放在今天,甚至放在世界上,非常有名的,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但是你看《封神演义》里边就没有什么写的特别好的人物,也有,比方说哪吒,但是你看我们今天所说的哪吒,其实是经过了后来的很多改造。封神原著里的哪咤也不是说不行,但总觉得差那么点意思。


你看原著就知道,龙王三太子敖丙出来,没几下叫哪吒给打死了,后来就有人编,就说敖丙吃童男童女,因为作恶多端被哪吒打死了,这个都是上个世纪的改造。包括最近的《哪咤之魔童降世》,敖丙为什么和哪咤作对,因为他是灵珠,身负着龙族的重托,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那么无论敖丙是吃童男童女也好,还是说身负龙族的重托也好,他的行为都是合理的,被哪吒打死,或者说和哪吒同归于尽,或者说成为朋友,这都是合理的。但是

你看原著里边敖丙就不是,他出来没几下就被哪吒给打死了。这个人是什么性格,还是有什么原因,和哪吒之前有什么矛盾,这个一点都没说。这个出来就是个炮灰,或者说是为夜叉报仇,这么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矛盾。


有一次我做一个网课就是关于《封神演义》的,就跟编辑聊,这个编辑就去调查,用大数据的方法去调查,就看小朋友里边检索的次数《封神演义》里边哪10个人物呼声最高,最有热点,最后给我列了10个,其中就有敖丙。


我说敖丙怎么成为热点了呢?其实他是因为电影带火的,小朋友们特别想知道敖丙背后的故事,结果我就特别发愁。


别人说:“你给敖丙讲一集吧。”

我说:“这玩意他讲不了一集,原著就是这么几句话。”

他说:“那他总得有一个来龙去脉吧!”

我说:“来龙去脉,他出来就被哪吒打死,就这么一个目的。”

还搞得他很失望。

我说:“你失望没有办法,原著就是这么写的。”

他说:“原著怎么,写的不好吗?”

我说:“你还真说对了,它真就是写得没那么好。”

这是人物形象。


那么再说它的故事套路,也是有一定的问题的。为什么说呢?因为你看,虽然说法宝很多,阵法也很多,结果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样。


今天出来一个阵,先进来一个炮灰,什么肖真、曹保什么的,进去之后给弄死了,然后再上一个神仙,再把阵破了,他也不嫌麻烦。可能是中间也是有点写烦了,于是就安排一个赵公明出来搅和一场,最后还是破那10个阵。


所以说作者驾驭材料,驾驭情节是有一定的问题的。那么你看《西游记》就不一样,《西游记》讲人性之自由,身心之修炼,这些深刻的话题讲得非常好。甚至是再次一等的《镜花缘》,它讨论社会问题,尤其是明清的社会问题,什么三姑六婆、科举、女子缠足……它也有自己独到的认识。但是你看《封神演义》就很少。


我刚才说了很多《封神演义》的缺点,但是并不影响这本书的光芒。为什么这么说?如果说比较《西游记》和《封神演义》这两本书,对现代网络文学的影响还真不一定谁比谁高,谁比谁低。


因为你看,《西游记》的原型首先是很难复制的,很明确,它就是唐代的玄奘法师去印度西行求法的这么一个故事。它的基本结构其实是很简单的,一头一尾定下来,中间你就给它加故事就行了,这边加个白骨精,明天加个黄风怪对吧?无论如何,你80多难凑不齐,你40多难还凑不齐吗?


所以说《西游记》的结构是一个线性,当然了,这个故事写得很好看,人物写的很出彩,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相对来说,它还是一个传统的简单结构。


但是你看,《封神演义》就不一样。《封神演义》虽然说也有历史原型,就是武王伐纣,但是你发现没有,武王伐纣就是一个由头,其实说实话,有他没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那么封神演义的作者是借这个由头,创造了一个极其宏大的世界观,也就是阐教截教相互斗争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是立体的,这边是武王,这边是纣王,那个是禅教,那边是截教,这边帮一边,那边帮一边。


这种结构非常适合现代小说的改写,是一个立体结构。当然,很可能它的结构实在是太先进了——我觉得还是蛮先进的。所以说,作者的经历和才华被世界观给占去了,他的文学才能就没有很好地去编故事,这个是历史局限性,咱们没有必要去指责作者,因为就凭这个设定来说就太天才了。这种神界两边各帮一派的这种模式,可以套在任何的历史大事,甚至架空世界上。虽然说它这个设定也是有些bug的,比方说三教到底是哪三教?八部正神到底是哪八部,这个都没有怎么讲清楚,但这没关系,有这个意识就足够了。


所以我跟别人讨论封神和西游的时候,我经常说,西游写得好,确实好,但是它是一个传统的东西。明末嘛,明末对传统有一个总结,它是个传统的东西。但是封神写的不好,没有关系,它是一个面向现代的东西,面向未来的东西,它的意识是非常超前的,立足于400年前,它的眼光是面向未来的,它给我们搞了一个开放的世界观,这个就了不起。所以说有句话,但开风气不为师。


所以说你看,这和我们现代对《西游记》和《封神演义》这两本书的解读也是符合的。


前30年,大家的精力都放在《西游记》上,《西游记》我怎么拍?拍成电视剧,拍成电影,拍成大话,这都可以。但是你发现没有,拍来拍去,这个题材好像是有一点衰减,因为能拍的基本上都拍了。因为它是个传统的东西,现在你再开发一波,如果没有新的理念放进去的话,你很难让这个 IP再次辉煌。


但是封神则不是,其实你发现没有,这两年封神的IP开始开发起来了,哪咤,还有姜子牙,还有最近说要上的封神大电影——因为疫情关系没有上。那么它完全是从世界观上来做设定,完全是在借开放的架构讲新故事,它给我们留下的可能和想象其实是要比《西游记》多的。


我们说,其中《西游记》面向传统,而《封神演义》是在明代的时间点上面向未来,从今天的商业上的各种开发也可以感知到这一点。


这本书为什么叫《三千六百年封神纪》呢?


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我和编辑老师张国辰老师在聊的时候,就说到这个事情,说,你看,封神的故事,它的背景发生在商朝对吧?这里边其实不是说瞎编的,它有很多关于纣王的故事,关于商朝的故事,关于周朝的故事,它是符合历史的,或者说,就算不符合正史,它也有很多是从野史传说中来的,鉴于典籍的民间传说中来的。当然,说实话,就这么古老的东西,那些正史、史记里面记载的也没准就是民间传说,只不过取得了经典化的地位了。那么不管怎么说,我们通常认为,这就算是史实、史料,从史料里来的。


那么历史是3000年前的商朝的背景,但是《封神演义》这本书是明末的时候写的,这里边出场的各种神仙,什么赵公明、原始天尊、太上老君(就是老子)不是商朝有的,它是把这3000多年的神仙一勺给烩了。


比方说惧留孙,惧留孙的原型是拘留孙佛,也就是佛教里的释迦摩尼之前的一位佛祖。文殊、普贤、慈行这三大士也是汉代之后,佛教传到中国之后才出名的。也就是说,商朝的时候不可能有文殊、普贤这样的说法,那个时候佛教还没有呢,怎么可能有这三位菩萨呢,对吧?那么陈塘关总兵李靖就更麻烦了,历史上有这个人,他就是唐代开国元勋,名将李靖。


那么换句话说,《封神演义》这本书是由两部分组成的。第一部分,商代的史实,或者说是被历史记载的史料;第二部分就是从商代到明末——咱们说商代是从玄鸟生商算起,从玄鸟生商算起,一直到明末,这3600年间积累的各种神话资源共同组成的。所以说,这本书在创作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意识。


我就跟编辑老师说:“你看,咱们把这本书分成两册,上册叫阳本。阳本讲什么呢?阳本就讲史实,讲历史。下册叫什么?下册叫阴本,阴本讲什么?就讲神话传说,讲从商朝灭亡之后产生的各种各样的神仙。”


那么好,原来的原著是把这两块合在一起了,那么我们现在把它再拆开来。我们把

它拆开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事有意思,哪些是从史实来的,哪些是从幻想来的——幻想就是阴本,这个史实就是阳本,就大概这么一个意思。


其实所谓的史实,在商朝、周朝那么古老的时代,它有时候就跟神话传说分不清了。好比说,《史记》里面记载的第一个故事——玄鸟生商,说是商朝的始祖是简荻吞了一个悬鸟的卵,一个蛋生的契,就是商朝的始祖契,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神话。包括后来纣王,什么酒池肉林、炮烙、露台……这些东西到底历史上真正有没有发生过,这个也很难说。


因为我们看《史记》的时候说,纣王弄酒池肉林,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们在其他的文献里面又会发现,夏朝的君主叫桀,夏桀,也是一个无道昏君,他也搞什么酒池肉林。这个事不就有意思了吗?到底是纣王搞的酒池肉林,还是夏桀搞的酒池肉林?还是说这两个人都没有搞过酒池肉林?这个故事就是编出来埋汰他们俩的呢?这个都已经很不好说了。


其实这个事,在春秋战国的时候就有人意识到,所以子贡有一句话,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而众恶归之。”什么意思?大概就是墙倒众人推这么个意思。你是亡国之君了,对不起,反正你得有罪过,谁让你亡了国了呢?如果不说你有罪过的话,怎么证实新王朝的合法性呢?怎么证明我的起兵伐纣是正义的呢,对吧?总要有这些东西。


所以说,当我们看历史史料的时候,咱们脑子里边应该有这种意识,这些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一种幻想或者说是一种传说。这个咱们不妨叫阳中阴,那就是阳里边有阴,史实里有幻想。


那么反过来有没有阴中阳呢?这个是有的。比方说《封神演义》里边有一个神仙叫燃灯道人,他是原始天尊之下第一把手,可以说叫禅教的常务副。原始天尊是正职,他算常务副。这个人很厉害,手段是又狠又绝,是禅截矛盾的制造者之一。那么这里边还有一个人叫锭光仙,锭光仙是截教那边的,奉通天教主之命,掌管六魂幡,后来投降了。


其实这两个人是一个,原型是一个,他就是佛教里的燃灯古佛,燃灯古佛又叫燃灯佛,又叫锭光佛。这个定就是一个金字边这么一个安定的定,保定市的定,但是它这个字在这,它不是银锭子、金锭子的意思,它就是灯的意思。锭光就是灯光,锭光佛就是发出灯光的佛这么一个意思。但有时候金字边它不写出来,它就写成保定的定,安定的定,叫“定光佛”。


那么佛教认为,这个佛于久远劫前成佛,他授记释迦摩尼的前身,叫凡智如同,说他日后多少节一定会成佛。所以经常有人说,他是如来佛的师傅,就这么来的。所以我们看,大雄宝殿里边,你有时候那三尊佛就是,燃灯佛、释迦牟尼和未来的弥勒佛,这叫竖三世佛。


那又说,佛教里边佛多了,那怎么《封神演义》里边非得找这么一个人呢?实际上咱们要知道,《封神演义》的逻辑是,民间火什么我就写什么,它好蹭流量啊,对吧?所以说民间的定光佛或者燃灯佛的信仰是存在的,而且还挺火。


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火的呢?这是宋代。宋代有一个高僧叫自严法师,自严法师被认为是定光佛的化身。这个是燃灯佛或者说定光佛信仰史上的一件很大的事。

自严法师是福建人,生于934年,卒于1015年,自幼出家,大概在景德年间,在江西做禅院的主持。那么后来又到福建去建庙,他在福建影响非常大,就流传着很多的传说,什么求雨;又说什么江里边有条龙,然后他去了之后写了个咒语往江里一扔,这个洪水就退了;还说什么有强盗围攻县城,法师在城上面现豪光,现出定光佛本相,这个强盗就望风而逃……所以他死后老百姓就认为他是定光佛的化身,到现在他还有广泛的影响。


所以说你看,定光佛这个故事本来是佛经里的,其实是一个编出来的,或者说是幻想的故事。但有了这个幻想故事之后,老百姓就特别愿意在现实的生活中找一个人去跟他对应。这个故事虽然是幻想的,但是真人带来的社会影响是真的,所以说我把它叫“阴中阳”,这个事就有意思了。


史实里边有幻想,幻想里边有史实,我们中国的文化就是这样,像一个DNA的双螺旋一样,扭合着向前发展的。有时候你也不知道是幻想推动了历史,还是史实推动了历史,也许是兼而有之。


咱们这一集就聊到这里,我们下一集再见!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