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周末票房超1.6亿,《古董局中局》点燃岁末大盘?|专访郭子健

2021-12-07 09:12:13 1165
声音简介

上映三日,《古董局中局》为十二月的院线开了个不错的头。

导演郭子健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旧”事物发烧友。从早期电影作品《野·良犬》《青苔》《打擂台》中不时透出的胶片、时代感;到看《大明王朝1566》时忍不住在微博发图感慨,“没在电视看过这么好的明朝军甲”;再到采访当日的“私服日常”:做旧皮衣搭配古着皮靴。

热衷“年代感”,是这位75后香港导演的关键字之一,也让他执导《古董局中局》显得并不意外。

电影首映礼结束后第二天,原著作者马伯庸发布微博评价道,这是一部“非常成熟的夺宝类型片”,“编剧改编力度很大,但很聪明地把握住了内核”,“没想到还能有这么写意的表现手法,那是属于电影特有的优势。”


电影上映次日,票房破1亿,首周末票房1.65亿。娱乐独角兽与导演郭子健进行了深度对谈,与他聊了聊《古董局中局》中的改编、选角与当代电影作品当中的“鉴古新方式”。

忠于原著,打乱重组,“我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如何去还原”

《古董局中局》的影片设定在90年代的北京,吸入一口凛冽的冬日干燥空气,就能吐出特有的烟火气息,而这位热衷于“古旧”事物、成长于90年代的香港导演,对90年代北方城市的感知并没有“南橘北枳”。

对于内地环境的变化,郭子健通过现实与影视作品进行观察,除了一些内地经典电影作品之外,在《古董局中局》的选角上,也不难看到其对内地影视圈子的观察。


首先是对主角许愿一角的选择。为了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呈现出更全面的人物弧线,许愿一开场就以颓废的、被追逐着的“极端状态”出现。有了初始设定,雷佳音很快成为第一选项。

“我很喜欢他的气质,这一年龄阶段的演员内地不太多,兼具喜剧感、幽默气质、又能演出正剧那种感觉的,就更少了。”在看过《黄金大劫案》后,郭子健开始关注雷佳音的作品。

有了雷佳音后,开始搭配其他几位主演,首先是药不然,为了塑造双男主的对立形象,有了颓废烟火气的许愿,就需要找一个气质完全相反的药不然,而李现的文艺感与高级感与药不然的设定很契合。


接下来是融合了原作中两位女性角色的黄烟烟,成长于90年代的郭子健,记忆里的90年代女子面貌丰润,没有如今的以瘦为美,郭子健觉得带有复古气质的辛芷蕾有那种“圆圆的”感觉。雷佳音也“圆圆的”,俩人遇到了“尖尖的”李现,CP感一下就对照出来了。


海归公子哥和底层颓废天才的故事,构成了最传统的戏剧冲撞,而契合时代背景的复古美女黄烟烟加入,让三人实现了化学反应最大化。

葛优的加入也是水到渠成,在拍完英皇的电影后,有缘相见并对这一组合产生兴趣,有了葛大爷的加入,郭子健开始重新设定付贵的剧情。考虑过两个选项,一个是“大正派”付贵,另一个是大反派老朝奉。最后因为“老朝奉没可能会搞笑”,而采用了可以调和气氛、发挥葛大爷幽默气质的付贵一角。


将饱满的世界观浓缩至两个小时的电影里,不免需要做些取舍。“我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如何去还原。”郭子健表示,主要人物的设定忠于原著又有所不同,如何尽可能的用另一种方式还原,也是此片幕后七位编剧的讨论核心。

“某些情节需要迁就这些改动和改编,但是主要的骨干结构主题,还有它要呈现的精神面貌,都是完全还原原著。”

于是,观众能在电影中看到,许多场景是小说中存在的,但用了不同的方式呈现。比如馗市、潘家园、拍卖会等场景,再比如黄烟烟是原著中木户加奈+黄烟烟的结合体,比如沈爷对照了原著五脉里的沈云琛等等。

与其说是还原小说,不如说改编过程更像一场工程巨大的“打乱重组”,除了导演之外,自然也有来自此片庞大的幕后编剧阵容助力。

七位编剧,分别在剧本不同阶段加入。郭子健介绍,主要编剧是朱炫,他的书写能力很强,很短时间就能够把东西写出来。“而且他这个人很逗,脑袋转得快,很多的情节跟他聊起来就特别有劲。”

其他编剧也各有分工。参与过《悟空传》的黄海会纵观全局,分配人手,从客观的角度给大家意见。范文文会在某些台词和女性的视角分析情节,尤其是黄烟烟一角。潘依然中间改过一稿。常小琥懂京腔,剧本写完后,把所有台词都用京腔优化了一遍。王亚鹤则在资料等方面提供了很大的辅助。

有了不断完备的剧本,角色间的化学反应,剧组的轻松拍摄氛围也制造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即兴碰撞。比如在村里一场“一家四口”的戏份,三人挨个认付贵为父亲。再比如许愿在澡堂里面与付贵的初邂逅,俩人一个出口调侃对方搓澡手艺“不咋地”,一个立刻应声“八代单传”但“还没传到我这儿”,也是即兴碰撞出来的。这两段剧情也成为观影后观众的记忆点之一。

从鉴古到鉴人,“真要拍的话,它会是一个犯罪题材”

《古董局中局》影版筹划已久。英皇影业在2012年就买下了《古董局中局》的小说版权,本就对老旧事物感兴趣的郭子健,看完此书后觉得惊喜,“本应该沉闷的鉴古题材,被写得像武侠片一样”。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了对《古董局中局》的改编,中间也有拍摄其它的电影,也看到了相关作品的出现,“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方法做的不一样”,这才有了最终的改编剧本。

开拍之前,郭子健对古董行业进行了一番调研,接触了很多古董专家,包括《古董局中局》的古董顾问香港永宝斋翟健民先生。“在拍的时候我其实挺爽的”,本就对古董感兴趣的郭子健也因此收获了“鉴古”技术,底款的样式、釉的颜色、外形该有的年代成色,“现在有一些已经忘记了,但当时普通的一件东西,我已经能够大概的说出它有什么不对劲。”


同时,借回来的古董还需要交上一笔价值不菲保险。早在电影上映前,制片人梁琳就曾透露,仅馗市寻宝一场戏,就动用了上万件道具,有近30件甚至是专人运输过来的货真价实的古董。

过去的影视作品有牵扯到古董或者说是文物的都是道具,而且导致特别假,郭子健和古董专家们希望这一次能尽力尝试将真品借回来,呈现给观众。

而电影里的重要线索——明堂玉佛头,则是采用手工雕刻和3D打印技术相结合的方式,耗时7个月精心打造出来的。

在对古董行业进行调研的过程中,郭子健还发现,如果真的要拍的话,这应该是一个非常暴力的犯罪题材,“在那个年代,有一个话题很少有人去探究:古董对很多人来说只代表钱财、利益,所以会有这么多人去作假、投入人力财力,但其实它是有历史意义的,有民族意义的,这是很多人会忽略掉的。它变成了就是一个倒卖、造假、牵扯到很多黑帮、械斗等犯罪行为,是很残暴、黑暗且恐怖的。”在郭子健进行资料搜集的过程中,听了非常多此类故事,最终觉得,倒不如就让它成为一个寻宝、冒险的题材会更好。

文戏武拍,用二次元现实主义呈现“新鉴古”

监制韩三平曾给《古董局中局》定义为“二次元现实主义”。

一方面,不难发现影片对于写实感的追求。以往盗墓题材的影视剧作品更多偏向千奇百怪的机关和古墓的奇观性,诅咒、怪兽等各种奇幻元素,《古董局中局》中的解谜则围绕摩斯密码、十二地支到围棋等传统解谜方法。

通过资料搜集,郭子健发现那个年代的盗墓没有那么夸张,墓室不大,没有光源,“你不会完全看到这里的样貌。”


电影后半段,几人在济公庙里上演“古墓盗佛头”的戏份就非常写实派,没有给古墓打很亮的光,保留了手电筒照进尘埃中的“丁达尔效应”,景深很浅,强调尘埃,视线所及只有手电筒光源照到的地方,踏入墓室宛如进入“海底”,走进半程,才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佛头。

最后墓室坍塌,也不像传统盗墓剧中的夸张。“他就是真的石头扔下来,没什么其他的奇幻元素,能爬上去的那个洞口就这么小。”

另一方面,影片本身采用写实方法呈现探险与“鉴古”,但却运用了不同以往的方式来充当鉴古过程中的“说明”。两位主角的鉴宝比拼过程本应是文戏,却呈现出了本应属于“武戏”的酣畅比拼感,用飞龙游走、水墨画、变形金刚等玄幻的特效,强调了鉴定过程中的二次元“武拍”部分。

这种文戏武拍的鉴古形式,不仅降低了观众对于“鉴古”的审美门槛,也让郭子健在原著中读到的“武侠感”呼之欲出。

郭子健本人也有着极为“二次元”的一面。他热衷于收藏6:1尺寸的电影人物模型。采访结束前,郭子健给娱乐独角兽分享了手机相册里的“宝贝们”,它们横跨了各个年代与电影类型,从梁朝伟、周杰伦到“面部重涂,衣服造旧”的小马哥周润发,从《黑客帝国》基努·里维斯,到《奇异博士》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再到小丑。


郭子健不仅是收藏者,也是参与制作者的身份,给玩偶植新的头发、打磨出做旧质感、或是加入新的创意尝试,如同对玩偶的热爱一般,无论是拍西游题材的《西游降魔篇》、《悟空传》,还是炙手可热的古董鉴宝IP,对郭子健来说,“不管是哪一个IP,在老旧的题材中寻找一个新的方法和呈现风格,就是我每一次最大的挑战。”



用户评论(0)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