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仙夺冠《2060》,虚拟偶像破圈的大航海时代,开始了

2021-12-29 09:55:50 5423
声音简介

上周五,中国首档卫视播出的虚拟偶像节目,江苏卫视《2060》落下帷幕。由两点十分推出的虚拟偶像点赞仙摘得桂冠。




在21:10—23:00时段,全季节目CSM63、35城收视排名第1,平均收视CSM35城2.27%,市场份额10.87%,63城2.26%,市场份额11.22%。节目收获全网热搜300+,其中微博热搜100+,#2060#相关话题阅读总量超70亿,相关话题讨论总数超700万。获得新华社等20余家主流媒体点赞表扬。


作为卫视节目,《2060》的受众更加面向大众,而不仅不局限于二次元爱好者。因此,点赞仙的夺冠,对于什么样的虚拟偶像更容易“破圈”,有机会获得全民的认可与追捧这一问题,有了全新的范本。








回顾整个2021年,虚拟偶像都是越来越热的话题,特别是与“元宇宙”的结合可能性,让许多人看到了这一领域的曙光,虚拟偶像的大航海时代真的来了吗?





让我们从了解点赞仙开始,一窥问题的答案。





“点赞仙很吵。”





江苏卫视《2060》节目组总编剧西仔毫不客气地说。





确实,这个小妮子甫一出场,就展示出了和其它虚拟偶像最大的不同,也太社交牛逼了吧。





只见她第一场刚一亮相,就招呼着腾格尔、白举纲如何正确地许愿,两个年龄风格差异巨大的嘉宾,都被她调侃得信手拈来,这着实把全场观众都逗笑了。她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这些举动悄然打破了虚拟偶像与现实之间的墙,一下子就抓住了许多观众的心。





快乐、调皮、古灵精怪,并非是她硬凹的人设,下了节目的她依然单纯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比如她在录影棚第一次见到动画业界的大咖黄光剑,就鼓励对方模型做得很棒,欢迎来两点十分工作,把站在一旁的制作人陈趙都惊呆了。





在拼技术、拼唱跳的虚拟偶像赛道里,谁料到这个小妮子完全不守规矩,竟然拼的是赛后发言,俨然是一套“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操作指南。





西仔说:“但确实,在相似程度还比较高的虚拟偶像里,她在有效时间里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有趣而不令人反感的尺度很好,大家就会更容易记住她,爱上她。”





或许正是这样的心态,让她轻装上阵地走到了总决赛。但其实,所有人都没想过能走这么远。





点赞仙背后团队两点十分的“团魂”是怎样炼成的?





完全不想“赢”,当我们形容一个实力睥睨时;完全“不想”赢,当我们形容一个选手心态不靠谱时。





很不幸,点赞仙属于后者。两点十分的CEO王世勇这样评价她:“有一次,我和点赞仙浓密仙打剧本杀,这两人居然完全沉迷在表演中,而忘了找凶手。这就是年轻人的心态,她们是做每一件事情都享受在其中,而不去执念结果的人。”








收到节目方邀请时,两点十分团队全然没有多想,“去参加个节目锻炼一下挺好的,只要不在第一轮就被淘汰就行。”于是,点赞仙和浓密仙俩姐妹就这么嘻嘻哈哈地出发了。





可心态却在浓密仙被淘汰时发生了转变。那是节目第四期,浓密仙一直是个社恐小战士的形象,她和点赞仙性格截然相反,总是为自己的发挥自卑焦虑,但一站在舞台上就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这样的性格让许多观众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让浓密仙一直有着不错的观众缘。正如评委宋雨琦说:“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好多自己的样子,她就是一个小战士,我对她的喜欢没有理由。” 可是同台竞技的另一个虚拟偶像在原本就非常仙气的气质上,又被制作人黄光剑老师用一周的时间自费40万购买电脑升级了她的材质,舞台表现效果立竿见影,浓密仙遗憾却又必然地离开了舞台。








黄光剑的精神深深触动了点赞仙团队,“他相当于是用一个人的力量对抗赢了一整个团队,你可以说他是一种个人英雄主义式的精神,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就会不断追求极致”,很久以后,浓密仙制作人高远提到他,眼神里依然带着敬佩。





在浓密仙告别时,许多人都流下了眼泪。一向画风开朗积极、像“擎天柱”一样鼓舞团队的高远也哽咽道:“很抱歉,没有带你走到更远的舞台。”





王世勇注意到,这一天之后,团队里的每个人再提起比赛表情都不一样了。制作人陈趙率队闷头改进模型,从整个两点十分公司里调集优秀人才协助,CEO王世勇本人也多次对模型细节提出“吹毛求疵”的改进方案。








这一次,没有人敷衍,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都在严肃而热烈地探讨着做到最好的办法,大家依然不在乎输赢,但每个人都想做到极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作为团队里的一份子应背负的责任。





“我想,这就是团魂降临到了这个团队”,王世勇说道,“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综艺会对大家的影响有这么大,并不是为了一个名次名誉这些东西,而是真的能够凝聚大家的力量。”





可是在终极赛的半个月前,陈趙给王世勇发了一条讯息:“老板,不好意思,我们可能要被淘汰了,现场出了很多技术问题”。虽然陈趙是打字而非语音,但王世勇还是察觉到了对方的沮丧,安慰他说:“没事,反正我们现在有团魂了。回来接着干直播,一样能把这个事情给做好。”








对话框对面安静了一个小时后,陈趙回了一排“啊”。不用猜,点赞仙有惊无险地晋级了。陈趙和整个团队都开心得像个孩子。他们太需要这样一场胜利了。





可是点赞仙的心态却悄然发生了变化。“那段时间我得失心特别重,会非常着急地想大家会不会忘记我,这样功利的心态让我下意识地想迎合别人的喜好,这让我没法做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可爱了。”





来不及做更多的心理建设,时间像人潮推搡着点赞仙往前走,终极赛表演曲目《西门少年》的彩排开始了。为了和这首歌的意境融合,点赞仙的登场有了巨大的提升,从一身暗黑红到回归最初的白色。团队小伙伴告诉她,这寓意着你在一路上经历了很多事情,发现了很多不同自己,但最后依然找回了自己的初心。这句话点醒了点赞仙,她决定放下一切困扰,真诚坦率地表达自己。她终于,从四名实力极强的队友中突出重围。








颁奖是倒序,当第二名的名字念出声时,紧盯着小屏幕的录播间已经雀跃成一团,因为谁都知道第一名将花落谁家。欢呼的不仅有点赞仙的亲友团,连无限少女、电视鸡都跳了起来。在比赛中结成的友谊早已超越了彼此的胜负心。





无限少女的制作人朱佳麒说:“赞赞就是一个邻家的小女孩样子,年轻一点的觉得像自己的妹妹,年长一点的觉得像自己的女儿。”





颁奖时,陈趙还没走到台上,就先向观众席鞠了一躬,笑容就像乌龟搬家——憋不住了。发表感言中,陈趙激动得几次需要暂停吁气,他说:“当我们感到特别幸运时,其实背后有许多人在推着你”。





行业迭代:故事与情感成虚拟偶像关键差异





被目光和期许推着走的,不仅是点赞仙本身,更是整个虚拟偶像行业的艰难探索之路。





最早为人们熟知的虚拟偶像要追溯到日本的初音未来。2007年,日本CRYPTON公司发布了以“初音未来”为外观形象的语音合成器软件,音乐创作者只要在该软件上输入曲谱和歌词,合成器就能够产生出类似人声歌唱的音乐成品。但只做到这样显然无法破圈,负责产品开发的佐佐木涉决定将“初音未来”的音库本身塑造成为一个虚拟的偶像歌手,即彻底与提供音源的现实歌手相分离。他们还建立了博客和网站,邀请消费者加入到“初音未来”的形象设计之中。就这样,动漫美少女形象的“初音未来”诞生了。一个全新的消费品类就此拉开了序幕。








和日本的国情不同,中国的二次元文化兴起较晚,虚拟偶像行业要付出更多的心力用于基础的兴趣栽培。今天的成绩,是建立在许多前人成功或失败的探索之上的。





例如,爱奇艺发布的《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指出,“在国内,95后的群体规模已接近2.5亿,占整体网民的52%,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95后至05后二次元用户渗透率达64%。到2020年Z世代年轻人预计将占据所有消费者的40%。”





然而,尽管市场前景非常乐观。爱奇艺自身尝试的虚拟偶像节目和厂牌,却都像大多数小众爱好一样,面临着艰难的破圈压力。数次主动出击但收效甚微,例如虚拟偶像与《乐队的夏天》尝试合作,却换来了满屏幕的弹幕问号。尽管有着各样的不足,但爱奇艺依然宝贵地成为了第一个剥螃蟹去构建用户认知的平台。





江苏卫视尝试的《2060》是首个登上卫星的虚拟偶像节目,受众面向千家万户,二次元爱好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观众。据总编剧西仔介绍道:“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档节目最忠实的观众,是8岁以下的孩子和他们的爷爷奶奶。”








在《2060》里,不仅让虚拟偶像之间PK才艺,更让幕后的制作人站在了台前,讲述他们对于虚拟偶像的技术和艺术理解,让许多原本对虚拟偶像毫无了解的观众也看得下去。





“我们听说了很多类似这样的情况。小孩子看这档节目津津有味时,家长一开始会地铁老人脸,‘这都是啥’。可是当孩子自己都看腻了,或者准备学习时,家长却拦住他,‘不要换台,再看一会儿’”,西仔说。





“所以当节目走到一半以上时,我们就猜到前四名一定都是走活泼路线的。果不其然,因为他们的有趣幽默和亲近感会很容易突破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屏障,更快地抵达人心。”








在《2060》收视率成绩斐然的背后,不仅有节目组的设计巧思,虚拟偶像行业自身也在这几年实现了大幅度的突破。





在节目上,关于虚拟偶像应该更重视技术还是内容的争论从台上蔓延到了台下。论技术流,如星瞳等大厂牌的虚拟偶像均是千万级的研发和运营投入,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小团队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点赞仙的成功破圈本身就意味着,观众和虚拟偶像首先建立情感连接的道路依然是性格,而这是擅长做内容团队的先天优势。





一位叫“笨鸟仙飞”的粉丝,是看着点赞仙和浓密仙成长起来的。他说:“密密(浓密仙)是天然会给人保护欲的小女孩,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点赞仙的开朗活泼,是我想成为的自己。”





其实,对于很多粉丝来说,一个偶像虚不虚拟根本不重要,他们需要的是“看到自己”,并给自己找到力量。正如高远导演所说,“这种力量既然早已被验证,可能来自于一段音乐、一张图片、一段信息,那为什么不可以是虚拟偶像呢?





点赞仙夺冠之后,无论是自身所处的时机,还是对于行业的示范性而言,都必须要铺出全新的商业模式。





高远说:“就目前来说,我们可以做两件事。一方面是让点赞仙成为一个封闭的产品,可以参与代言、品宣等活动,虚拟偶像必然会受到越来越多品牌的青睐,至少没有明星突然人设坍塌的风险。而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让点赞仙成为一个IP,可以面向观众建立她的‘元宇宙’,让越来越多和点赞仙浓密仙一样的小神仙降临人间。或者也可以像我司之前非常成功的作品《我是江小白》一样,帮助许多企业进行品牌升级。”








点赞仙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要背负的使命。但是正如《西门少年》让她找回自己初心一样,点赞仙渴望在赛后,回归自己的故事初心——一个能帮许多人实现愿望的小神仙。她希望用自己夺冠的经历,鼓励更多的人,勇敢地追求自己的梦想,帮助他们实现愿望。





点赞仙的制作人陈趙说:“为什么我们选择的是小神仙这个概念,其实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刚刚出生对世界有很多的好奇和渴望,但总要经历一番摸爬滚打,才能一步步成长起来。点赞仙就像我的女儿,我很希望帮她遮风挡雨,但该经历的历练一个都少不了。”





诚然,无论是对于点赞仙还是整个虚拟偶像行业来说,考验必然还会有很多。但随着点赞仙在江苏卫视夺冠,虚拟偶像只会更加快速地破圈。




用户评论(0)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