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庭夫妇公司涉嫌传销冻结6亿:明星“微商”时代落幕?

2021-12-31 09:17:08 4057
声音简介

“微商鼻祖”张庭也翻车了?从昨夜开始,#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等热搜话题持续发酵,并一度冲上热搜第一。


近日,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查证函的回复显示,根据多起群众举报核查,2021年6月5日,该局对日化用品品牌“TST庭秘密”运营主体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并逐级向上级报备。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复,因上海达尔威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专案组参与调查的执法人员400多人,今天表示“目前来看属于经营性传销,是否具备诈骗性传销特征还在调查。”




相关人员表示,达尔威公司此次被财产保全冻结的资金高达6亿元,共分两次冻结,主体公司被冻结3亿元,代理商及团队长被冻结3亿元。该组织从2013年开始,在石家庄市裕华区发展了大量会员,并具有跨度时间长、涉及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大特点。


@TST庭秘密 29日凌晨在官方微博回应称,上海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非常感谢河北石家庄政府指导公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公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人民日报评论写道“剜掉网络传销毒瘤”,明星光环加持的微商帝国是否将走向末路?


张庭夫妇庞大商业版图:

纳税超12.6亿,关联公司超90家

相关资料显示,张庭、林瑞阳于2013年创立TST庭秘密,涉及多个护肤品系列,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于2014年进军微商,主打“活酵母”概念。


2014至2018年,TST光速崛起成为“微商第一品牌”。它有着无比显赫的“战绩”:达尔威2018年纳税额12.6亿元,击败中通、申通、韵达三家快递公司,成为青浦区的纳税冠军。截止2021年5月,TST拥有旗下会员1200多万人,“员工创立”等相关公司3000多家。张庭在节目中展示了2亿购入的上海豪宅,表示“家里太大,经常都会迷路”。后在抖音中展示了17亿购入的写字楼,作为办公总部,并送出一层给闺蜜陶虹作为礼物。




时至今日,TST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企查查App显示,张庭(张淑琴)共关联90家公司,在77家公司任法定代表人职务,涉及生物科技、商务咨询、企业管理、地产开发、投资等,林瑞阳(林吉荣)关联53家公司,为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达尔威旗下有26家公司,继续股权穿透,背后的第一、二大股东分别由領揚科技有限公司(香港)、展麗(香港)有限公司百分之百控股。




明星光环、影视圈人脉资源曾经是TST决胜“微商第一品牌”的利器。有“酒窝美女”之称的张庭,曾经是85后90后一代人心目中的“童年古装女神回忆杀”,1991年出演《戏说乾隆》而走红,此后的重要作品有《绝色双娇》《穿越时空的爱恋》《唐宫美人天下》《武媚娘传奇》等等。林瑞阳曾被誉为“台湾第一小生”,早年曾在《一帘幽梦》等琼瑶剧中饰演男主。明星股东被写进了宣传资料中,以吸引代理加入。


另外,范冰冰、赵薇、张馨予、刘涛、明道等多位明星曾在微博上晒出自己使用活酵母系列产品的照片,林志玲还担任了TST胶原蛋白饮料的代言人。圈内好友陶虹曾与张庭合体直播,虽然陶虹在退股后不再以自然人身份持股淘不庭公司,但她100%持股的另一关联公司——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对应地有所上升,实为自然人股东持有转为法人股东持有。


另外,达尔威曾在资本市场上有所动作。据A股上市公司山东华鹏2017年11月18日披露的一则公告显示,公司拟不超6.5亿元收购达尔威持有的巨擘亿网51%股权,达尔威为巨擘亿网的唯一股东,持有巨擘亿网100%的股权,达尔威同意转让标的股权。后该交易未果。从2015年到2018年,TST总代理、招商负责人等多次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过TST即将上市等消息,或意在制造营销噱头,为员工“打鸡血”,以及增强投资人信心。




随着微商时代从盛极一时转向衰落,TST帝国的坍塌似乎早有预兆。今年9月8日,由张庭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9家企业注销,这9家企业成立于2021年,注册紫萼本均为4500万元。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名称今年7月由“陶不庭文化传媒”变更为“淘不庭文化传媒”。“陶虹退出该公司股东”也曾引发热议。


今年11月,自称“微商教父”的龚文祥,在其个人微商社群发布公开信,称自己因受到工商税务公安法院等专案组的联合查处,“公司已经破产,高额处罚导致负债累累”,声称中国80%的微商服务商均已倒闭。他在其个人抖音号上还透露,“最大微商TST倒闭,一年300亿的流水没有了,300万代理也已全部流失。”


明星从微商转战直播,

“传销”模式终被罚?

此前,TST曾屡屡陷入传销手法、烂脸传闻、洗脑等各种争议当中。公司宣称“0投资0囤货0风险,发货、邮资由总公司统一负责,代理只需做好销售”,传销活动通常“人员在三十人以上,层级在三级以上”。有法律专家表示,TST更为隐蔽,表面上巧妙规避,但本质上与传销并无区别。




其代理分为蓝卡、红卡两类。蓝卡和红卡的共同点是首次单月业绩满2500元,享受160元的额外奖励。蓝卡代理所享有的业绩返点只有个人销售部分的提成。红卡不仅可以享受个人销售部分的提成,也可以拉人后享受他们的提成。所以代理在推广过程中,会极力推荐新人升级为红卡代理。红卡代理分为A、B、C、D、E、F六个级别。如拉满1000人,且连续三个月货量达10万元,红卡代理则可以自己创立公司成为董事长。为了业绩,许多代理需要大量囤货。


2016年,有消费者称,自己连续使用TST三个月后“惨遭毁容”,医院诊断为皮肤过敏发炎,成为3·15消费投诉年度案例之一。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可知,由达尔威生产的TST逆龄系列、雪绒花系列等数十个产品,在进行备案后检查时,都被出具了“责令改正”的检查结果。


微商产品似乎生来便带有质量疑云、三无产品、洗脑模式等“原罪”。大微商品牌“洗白”一方面靠广告营销砸钱,大量开设线下门店增强消费者的品牌认知度。例如梵蜜琳便曾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TST开设800多家线下门店,并曾赞助《极限挑战5》;另一方面,也相当注重公益事业、强化企业正面形象等,例如TST曾对外表示帮助近3万名残疾人就业创业。另抗击疫情期间,张庭林瑞阳向湖北捐款2000万、120万抗疫物资,河南抗灾期间,张庭捐款500万。




在监管趋严,微商走过巅峰时期,步入衰落时期后,辛巴妻子、微商团队CBB创始人初瑞雪大量微商选择了转战直播带货领域,主播二驴曾代理广州千异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异彩)的微商产品,并在其后创办自己的微商品牌JLV。不少微商仍然沿袭过往层级返利、囤货等模式。


2020年6月10日,“微商教母”张庭首次在抖音进行直播带货,当晚直播大约5小时,销售额达到2.56亿,刷新了此前包括罗永浩、陈赫等在内的所有明星、名人直播带货记录。根据卡思数据,在张庭首场直播带货中,卖得最好的就是自有产品——TST苹果肌面膜,共卖出52万单,全国TST代理均在朋友圈宣传,实现了私域流量与公域流量的转换和闭环,平台和微商均获得了新增流量。直播当日,张庭本人的账号增粉118万,据统计,TST抖音直播矩阵下拥有近10万人同步带货。




然而好景不长,近日雪梨、薇娅等头部主播接连因偷漏税被处罚,种种迹象显示,直播带货或将迎来转折关键节点。微商全面收缩,转向线上直播平台,也并非是最终最好的出路。


今年,共有“NNA”seegreen等十几家微商品牌注销或遭处罚,第一微商品牌TST被查处,标志着微商时代正式告一段落。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大众媒介的普及,赋予影视从业者以前所未有的知名度和粉丝影响力。一些明星选择了用名气和流量迅速变现,然而仅仅考虑利益,将会是一条险路。张庭夫妇帝国的坍塌带来的启示是,公众人物尤需爱惜羽毛,做好表率,遵纪守法,对可能涉及灰色地带的经营领域,慎之又慎。




用户评论(0)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