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五年后重回“古偶”,《镜·双城》还能打吗?|首评

2022-01-21 09:03:04 3746
声音简介

2022年的剧集开场,如果说正午阳光打造的新题材《开端》,为观众带去无限遐想,那么戳破这层泡影的便是日前在播的古偶剧《镜·双城》。





这部改编自沧月同名小说,由李易峰、陈钰琪领衔主演的古装玄幻题材,正在遭遇着市场的指责:制作不走心、服化道廉价、演员表现犹如提线木偶、IP改编失效……《镜·双城》可以说是全方位被市场质疑着。





不过,虽然口碑平平,但这部剧的热度却毫不含糊。相关数据显示,该剧首播当晚不到四个小时腾讯视频点击率破亿、优酷站内热度9332,以及云合正片有效播放市占率2.96%的成绩,足以一窥“初代顶流+大IP”的市场号召力。








《镜·双城》筹备于2016年,于2020年10月杀青。四年的制作时间里,市场风向早已变幻莫测。昔日观众喜爱的“IP+流量”制作配置,也早随着回归内容的口号,被逐个打破。





《镜·双城》目前所出现的口碑差、热度高,也恰恰代表了当下一批不合时宜的古偶题材。只是,在李易峰已经凭借豆瓣8分的《隐秘而伟大》、票房口碑双收的《动物世界》向实力派演员进军之际,重回“古偶”圈的他,不免令人有些遗憾。古偶剧市场真的就再也拿不出像样的作品了吗?答案是未知的。





高热度低口碑,《镜·双城》“古偶”制作失灵?





观众对于古偶剧,向来是比较宽容的。这点无论是在豆瓣6.5分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亦或者是豆瓣6.9分的《花千骨》、5.4分的《青云志》等作品身上,都可窥知一二。在剧集制作水平整体不高的情况下,它们依旧可以拿下收视神话,甚至成为后辈们无法比拟的爆款。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们除了拥有IP加持外,起码在制作和角色共情层面,与市场产生连接。





《镜·双城》便在这两个维度上踩了雷。首先,这部剧受到市场指责的,是它的制作问题。在头顶S+级制作面前,《镜·双城》给到观众的视觉审美,是粗糙、廉价和不走心的。好比男主苏摩的鲛人造型,一身黑袍、泡面头的他,虽然令观众惋惜为何没有鱼尾形态,但看了他沉入海底的特效才知道,没有鱼尾形态已经是剧组给到观众的“福报”。








剧中重要场景镜塔,潦草而又不具美感的设计,被网友吐槽“远看像两万年后的异次元通讯设备,近看像动画学院毕业生的作品,中距离看还有点像东方明珠”。而传说中鲛人坠泪成珠“鲛珠”,也略显廉价感。





从剧情层面来看,《镜·双城》的剪辑凌乱、故事拖沓令网友吐槽。以中州少女那笙为躲避乱世,长途跋涉寻找梦想家园云荒为视角,讲述一群少年守护家园,在云荒这片神秘土地上留下足迹的奇幻故事。《镜·双城》的故事格局并不狭隘,甚至在沧月笔下,观众不仅可以看到一群形象立体、性格迥异的少年,还有来自那庞大而复杂的世界观构造。





但从目前剧情来看,影视化后的《镜·双城》似乎并未呈现。前10集剧情中,团队在简单交代世界观后,基本就围绕两件事展开:一件是百年前的男女主苏摹和白璎之间的情感纠葛;另一件则是“复活”后的白璎为解封空桑国,她和族人寻找真岚灵识的故事。





《镜·双城》的开局不算美好。两集讲述男女主相遇相识,5集交代他们100年前发生的故事,不仅让该剧在叙事手法上略显拖沓,剪辑凌乱、剧情生搬硬套的“老掉牙”爱情故事,也着实令观众退却。加之,这部剧中李易峰的状态并不好,“发福”的脸蛋、宽厚的肩膀,以及他略显廉价的发型,让其“钝感”十足;陈钰琪的开心、惊讶、生气都瞪眼的表演方式,也着实令市场嗑不到两人的CP。








市场对于古偶剧的审美虽然宽容,但一个逆向指标是,当他们在剧情中连“男女主CP”都磕不到之际,对于剧情的还原也就变得较为苛刻:小说中提到的诸多“名场面”,比如震撼书迷的“六王封印”、多场重要且交代了剧情走向的战争场面,都被“一带而过”,甚至部分战争场面还是由演员口述完成,也都拉低了整部剧的制作水准。网友留言“拿到了好剧本,却只拍了个剧本大纲。”





从剧集制作、到剧本完成、演员共情、IP还原,《镜·双城》似乎为观众上演了一出古偶剧的制作错误示范。但换个维度来看,市场之所以对《镜·双城》如此苛刻,原因就在于这是一部头顶“初代流量+大IP”的S+级项目。高期待、低制作,反而放大了《镜·双城》的制作缺点。





“初代顶流”李易峰的转型:古偶剧红利终究还是过去了?





大众市场认识李易峰,是从他和杨幂主演的《古剑奇谭》开始。凭借这部作品,新人李易峰一炮而红,成为市场顶流。在当时,与他齐名的偶像演员,有刚刚归国的鹿晗,以及后来者杨洋、TFBOYS、陈伟霆等男演员。





女明星中,与他共同从《古剑奇谭》中走出来的杨幂,以及“后来者”迪丽热巴,和因《花千骨》一炮而红的赵丽颖,从《步步惊心》中走出的刘诗诗、以及唐嫣等女演员,与李易峰齐名,被市场共同称之为顶级流量、一线演员。





有媒体曾统计,李易峰事业最辉煌的时候,一年曾拿下十多个广告代言,四部影视作品同年上线,以及在各大晚会节目上露面,无疑印证着这位顶级流量的辉煌时刻。在各大艺人榜单尚未关闭、微博明星超话还存活之际,李易峰就一直是它们的宠儿。坊间有句玩笑话,“即便大花、初代偶像们偶有歇息,年轻偶像们撬动市场话题度的能力,还是不及前辈”。








纵观这批初代偶像们,包括李易峰在内,他们的成名或者说走向事业巅峰的路途中,总是少不了“古偶剧”的加持。好比李易峰、杨幂的《古剑奇谭》,杨幂、刘诗诗、唐嫣的《仙剑奇侠传3》,以及之后杨幂再次迎来事业巅峰期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赵丽颖的《楚乔传》等,都与“古偶”挂边。





古偶剧“捧人”,这是早年间市场默认的明星成名有效途径之一。而将这个途径进一步量化的,则是古偶剧一直以来所对应的“IP+强卡司”效应。但这几年,从市场播出过的数部古偶剧可以发现,昔日的顶级配置,正在逐渐被类型多元化、中小成本的古装甜宠剧所取代。





依旧以这两年市场为代表,任嘉伦、白鹿主演的《一生一世》,无论是从小说体量、还是演员维度来看,都非头部项目。但这部剧却凭借着演员异常贴合的CP感,和两位演员精湛的演技加持,成功达到圈层效应;被评为“甜宠剧一姐”的赵露思,则是在《传闻中的陈芊芊》中表现突出,凭借新颖题材、古装大女主剧创新维度,该剧于当年收获流量与口碑,是不折不扣的黑马之作。





反观一同与李易峰成长起来的头部偶像演员,赵丽颖复出“夭折”在武侠IP《有翡》之中,杨幂在接连出演了《扶摇》《斛珠夫人》后,市场彻底不再对其古偶剧有所期待;而被评为90后小花代表的迪丽热巴,在《烈火如歌》《长歌行》等多部古偶剧试水失败后,粉丝迫切呼唤其回归都市剧领域。











近几年,也时常有影后影帝下凡古偶剧。周冬雨在《千古尘》中被嘲“造型丑、扮相差”;张震在《宸汐缘》中,也曾被嘲“装扮老、土味十足”……就连一向以颜值取胜的男偶像,也并未在古偶剧中占据丝毫便宜。好比《武动乾坤》中的杨洋、《斛珠夫人》中的陈伟霆,都曾因仪态问题,登上微博热搜。





偶像型演员“复出”第一站,总是偏爱古偶剧市场。但必须承认,如今的古偶剧市场早已不再偏爱这批“初代顶流们”,换言之,市场曾偏爱的“IP+流量”模式,早已在当下行不通。





一来,这受到近几年市场风向影响。在古装剧难以上星、市场清一色痛批“唯流量论”的风向面前,古偶剧无论是在创作数量、还是阵容搭配上,都不再具有往日优势;二来,也与古偶剧自身创作模式有关。当千篇一律的师徒恋、动辄就“四海八荒”、“几生几世”的世界观,市场对该类型作品的敏锐度也有所下降。








回到《镜·双城》,作为一部S+级古装项目,李易峰时隔五年后重回“玄幻”的作品,它本该有着极好卖相。但正如当前市场风向所示,在一切指标趋向内容为王之际,主打“IP+流量”模式的古偶剧创作法则,似乎也不再灵验。这是《镜·双城》目前所面临的市场难题,同时也为后面其他古偶题材敲响警钟。







用户评论(2)

表情0/300

东方瀚海2008

hu珠夫人

1389101gzrn

故意把人名念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