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洲需要的不是钱,而是跟我们做生意

2022-05-03 19:41:01 4238
所属专辑:回忆与思考
声音简介

让我们继续回忆与思考。继续回忆1998年,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在日内瓦外交俱乐部所做的演讲。上次谈到他卡斯特罗预测到美国将爆发金融危机,果然到2008年,美国爆发了祸害世界的金融海啸。卡斯特罗接着谈起了第三世界,他说,在今天这个全球化中,第三世界完全被忽视了。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非洲,说非洲需要的不是“发展援助”,而是“发展贸易”,但曼德拉总统补充说,“发展援助”还是需要的。光靠贸易行吗?要大家生产牛仔裤,这么多牛仔裤谁来穿?要降低关税?降低税收?那我们还有什么收入?我们还拿什么来建路,建医院,来发展文化事业?他们还不允许讨论税收的问题,不允许讨论外债的问题。


这里我补充说明一下,当时西方知识界的一个观点就是,一个国家的发展,不要靠外部援助,而是要靠发展对外贸易,发展外向型经济,这有一定的道理,特别在亚洲四小龙,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都证明是有一定的效果。但各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亚洲国家和地区能够做到的,到非洲国家不一定能做到,因为亚洲四小龙也好,中国大陆也好,大都完成了初步的社会改革,这包括基础教育的普及、某种形式的土地改革、初级工业基础的建立,等等,我们中国是在前三十年完成这些工作的,这为后来中国的崛起奠定了基础。而非洲等许多第三世界国家,还没有完成这些基础工作,让他们直接发展外向型经济,后来证明困难重重,发展不起来。在现代化的起步阶段,必要的外来的援助还是必要的,此外国内的社会改革,如土地改革,基础教育普及等基础要打好。所以卡斯特罗对西方的批评,让穷国光靠贸易来实现发展,这是行不通的。还要降低关税?降低税收?那发展中国家还有什么收入?还拿什么来建路,建工厂,建医院?


卡斯特罗接着说,我认为世界贸易组织应该讨论这些问题,但可惜的是现在只能在富人俱乐部,也就是经合组织(OECD)里讨论,而这个富人俱乐部做的是首先是要保护西方国家的利益。


听到卡斯特罗这番话我是蛮有感触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三,但在现在这个国际秩序内,几乎所有的专业国际组织都是聚焦西方国家关心的问题,讨论的是西方国家优先关心的问题,如国际税收问题,技术标准问题等等。世界贸易组织也是这样的,中国加入进去后,局面有所改观。我一直主张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要创办一些国际组织,理论上凡是属于中国世界领先的领域,我们都可以带头创办国际组织,比方说,基础设施建设,消除贫困、移动互联网、新冠疫情防控等等,讨论世界上多数国家关心的真问题,分享经验,引领相关国际标准的制定。现在中国牵头做事,许多国家都欢迎,连这次俄罗斯乌克兰冲突,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希望中国出来当调解人,我们也确实一直在促谈劝和。


卡斯特罗在整个第三世界的影响巨大。在整个拉丁美洲,他是左翼运动无可争辩的领袖,而且他或者看到了到了拉丁美洲左翼力量席卷拉美各国,当时委内瑞拉、玻利维亚、萨瓦尔多和尼加拉瓜的左翼人士都纷纷掌权,这些左翼领导人都自称是卡斯特罗的学生。我记得2006年731日,卡斯特罗宣布,因健康方面的原因,他将暂时移交自己的职权,他的职权暂由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代理。卡斯特罗生病住院以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成了卡斯特罗在病榻旁会见次数最多的外国领导人。在一起时两人又表现出如父子般的亲昵。查韦斯曾不止一次地说,卡斯特罗是“所有我们这些革命者之父”。查韦斯总统我也见过,以后有机会再和大家分享我对查韦斯的印象。2006915日,在第14次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上,卡斯特罗又被选为该组织主席 ,任期3年。这些都是第三世界对卡斯特罗这位穷国精神领袖的崇高敬意。


卡斯特罗的演讲还在继续,他接着开始批判新自由主义,他说,新自由主义就像恶狼,恶狼在世界各地到处觅食,看到最弱的动物就扑上去吃掉。他说,现在世界上已经没有经济安全可言。那些跟着新自由主义走的国家,跟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走的国家,许多一夜之间就破产了。确实是这样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西方就在非洲推行过新自由主义为基础的所谓经济结构调整,强调政府是坏的,市场是好的,削弱非洲原本就非常弱小的政府功能。举个例子,非洲艾滋病情况比较严重,但是政府连把药品送到基层的能力都没有。所以西方主导的所谓经济结构调整,最后是以非洲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告终,社会危机之一就是艾滋病泛滥,像斯威士兰这样的非洲国家,因为艾滋病造成的死亡太多了,上世纪90年代,棺材一度成为斯威士兰发展最快的产业。同样,上世纪90年代,西方在俄罗斯推行新自由主义的休克疗法,最终也是以彻底的失败告终。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要求亚洲国家放弃政府干预,让市场来决定一切。但是到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爆发时,美国政府自己却进行大规模救市。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教科书上说,私有产权圣神不可侵犯,市场经济要讲合同、讲信用,但一旦你的崛起开始损害美国的霸主地位,它这些理论就都不需要了。比方说,美国芯片企业跟中国华为是一种供货关系,双方都有合同,互有信用,但美国政府发起科技战,禁止美国芯片企业为华为供货。这次乌克兰冲突爆发,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简直把西方自己鼓吹的经济学理论全部推翻,什么私有产权,我可以一纸命令,把俄罗斯国家的资产和私人的资金和资产全部冻结或充公。美国和这么多西方国家如此任意破坏市场秩序,如此不讲契约和信用,而且这些国家这么多的公司也惟命是从,真是令人不甚嘘唏!其实,美国政府不干预市场,从来就是一个谎言。早些年美国的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信息高速公路等等,无一不是利用政府的规划去指导市场,而且后来相当成功。


我们寻遍世界,很难找到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瑞士是完全市场经济吗?不是的。瑞士农业是高度补贴的。国家对于建筑业管理非常严格,不让其他国家来竞争。瑞士银行业的保密法延续了数百年,是典型的不公平竞争。如果说有完全的市场经济,大概就是特定时期内出现过的一些东欧转型国家了。上世纪90年代,苏联东欧转型的时候,有所谓双休克疗法,一个是政治休克疗法,一党制变成多党制,一个是经济休克疗法,一夜之间完成自由化、私有化。最典型的例子也是我比较熟悉的就是匈牙利,它连自来水公司、出租车公司都彻底私有化,并且卖给了外国公司。但后来多数匈牙利老百姓都感到受骗上当。2008年一场全球金融危机袭来,匈牙利主权信誉评级一下子降到了垃圾级。匈牙利人今天对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恨之入骨,因为他们财富被华尔街掠夺的强烈记忆。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总之,卡斯特罗没有大错,新自由主义像恶狼,在世界各地到处觅食,弱肉强食,如果我们对此没有警惕,就会犯颠覆性的错误。

这时,卡斯特罗看了一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南非的曼德拉总统明天也要来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大会,我们要见面,我期待与他交流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他的演讲就这样结束了,听众都站起来热烈鼓掌,然后就开始了互动。互动部分也很精彩,我下次和大家一起来回忆和思考吧。


用户评论(3)

表情0/300

卢大大大大

讲的有道理

风云一百

先革了自己父亲的命

听友219220081

谢谢张教授的讲解

声音主播

226220万

简介: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长期从事政治学及中国模式的研究,1980年代曾任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高级翻译,走访过百余个国家和地区。关注《维为看世界》,与张维为一起以中国视角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