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习惯用金融手段控制世界,是时候说不了!

2022-05-05 18:27:31 100.3万
所属专辑:维为看世界
声音简介

在国际比较中来看懂中国和世界,喜马拉雅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维为看世界》。


2013年我们在复旦大学成立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也就是中国研究院的前身,我在中心第一次研讨会上就提出:中国的金融业需要一个聂荣臻。这篇9年前的演讲收后来收在我的演讲集《中国人,你要自信》一书中。我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当时讲的观点:历史上西方打败中国主要靠两个东西,一个是军事,一个是金融。欧洲从16世纪开始,一直在打仗,从二三百个国家开始,打到最后成了二三十个国家,但坏事变好事,当然这个“好”是要打上引号的,结果它军事发展起来了,科技发展起来了,然后它就打别人,包括扩展殖民地,中国也被打败了。但是通过这数十年的努力,我们确实赶上来了,我们建立了强大的国防,军事上没有国家敢侵略中国。但是在金融这一块,你仔细看中国和欧洲的历史,鸦片战争英国打败中国之后,马上就是不平等条约,不平等条约后面的支撑体系是金融体系。你整个的赔偿、赔款系统都是英国人控制的。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中国国防科技当时的领导人是聂荣臻元帅,聂帅的特点是走一步,看三步,积极防御,进攻性的防御,他有开阔的视野和长远的眼光,对科学技术也有相当的知识,他采用的是毛主席的军事战略思想,我们第一颗原子弹是1965年试验成功的,而聂荣臻,在大科学家钱学森的直接帮助下,早在1961年就向毛主席提议要搞洲际导弹,防空导弹将来要向反导弹系统发展,还要考虑通过搞探空火箭,为将来向星际航行开辟道路。我当时这样说,我说我们在金融业内能不能好好研究一下聂荣臻当年领导中国国防科技的战略思想,在金融这个领域内,我们今天就要有超越美国模式,超越西方模式的眼光和思路,我们的金融业需要一个聂荣臻。我这话是20132014年那段时间讲的。


最近我们经常听到“金融核弹”这个词。美国冻结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把俄罗斯提出Swift国际清算系统,这就是“金融核弹”。 俄罗斯也扔出了自己的“金融核弹”,把卢布与天然气等基础资源挂钩。把美国发动的这场货币战争变成了“货与币的战争”,俄罗斯有货,西方有币,你的币可能买不到我的货,一场世界级的金融大战正在我们面前展开,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部分。


到了今天,西方对世界的控制还是靠一个是军事,一个是金融,这是一个很不公正的制度,包括美元的特殊地位等。


金融这一块我们取得巨大的成绩,我们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人民币已开始走向境外,实际上哪里都可以换人民币,因为全世界都有这个需求,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但由于种种原因,人民币还不是自由兑换的货币,资本市场开放也有严格的控制。


我在想是不是我们要在金融这一块也要试一试:能不能在这个领域,不说打败人家,但是至少是赶上或者说是达到一个和西方平起平坐的水平。


实际上。“金融核弹”这个词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被许多人使用过,当时的说法是,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手中握有“金融核弹”。我记得20093月底,也就美国雷曼银行倒闭半年后,美国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一位公认的“中国通”)进行了一次长达75分钟的午餐。席间,希拉里向陆克文提出一个忧心的问题:“你如何与债主进行艰苦的谈判?”。克林顿夫人的意思是中国是最大的债主,手中持有最多的美国国债,美国应该如何与自己最大的债主打交道。她2009年来中国访问,接受了上海东方卫视的采访,在采访中希拉里表现得像一位保险代理人一样,请求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这是一项安全的投资。”希拉里说,“美国有着良好的金融声誉。” 当时西方媒体就把中国可能大规模抛售美债称为中国的“核选项”或者叫“金融核弹”。许多美国人都害怕中国这样做,他们也认识到美国多么依赖于中国将其贸易顺差再次投资美国。


我当时还这样说,我说我看过西方学者写的一些文章,例如,法国有学者撰文,认为中国手中握有对付美国的“金融核弹”,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也问过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中国今天已是美国最大的债主,美国如何才能对中国强硬呢?换言之,西方一些人早就看到了,一旦中国成为美国的最大债主,就能对美国产生巨大的政治、经济乃至军事影响力,但我们国内这样思考问题的人似乎还不多,我们要鼓励这种前瞻性的原创性的研究,我们要把金融领域的问题思考透,我们的格局要更大一些,看看我们能做一些什么,最终在金融领域内强势出牌,把我们的资产盘活,使我们处于一个更加主动有利的地位,即使一时做不到,也没有关系,这样的研究和探讨也要抓紧进行,研究的成果一定会有震撼力,对于中国未来的战略和外交都有积极意义。


总之,我们要有大国意识,大国需要大思路。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的外汇储备,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做,恐怕也不行,现在上海自贸区开始这方面的试点,希望能够成功。如果最终证明这个做法不行,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方法来做。今天我们看到俄罗斯对美国强势出牌,我想把这个观点再重复一下,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好,今天就谈这些,欢迎大家继续收听《维为看世界》。让我们用中国话语读懂中国,读懂世界,我们下次再见!

用户评论(29)

表情0/300

听友403292505

声音实在太小了总听不清

V杰哥

温和派都不敢大嗓门说话,怕美丽国盯上,还是喜欢听大事一锡话

听友293385061

声音吓一跳

Topdriver_陆雅坚

片尾的音量巨大,本来昏昏欲睡一下子清醒了——呀,讲完了?!

椎名老宝

钱老好像就是直接受聂帅领导的!

月出佼人

寇能往,我亦能往!

Kit_p9

片头音量太大了,吓死了😂

ahbb

声音能不能录大点,听着真累,开太大了吧播完后声音突然变大吓人

萝卜哥苹果妹

粮稳根酒:香飘世界

心弦倾音

早该说了,都等了10年了

声音主播

230220万

简介: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长期从事政治学及中国模式的研究,1980年代曾任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高级翻译,走访过百余个国家和地区。关注《维为看世界》,与张维为一起以中国视角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