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酱酒时代:郎酒向「左」,肆拾玖坊向「右」

2022-05-30 11:38:05 233
所属专辑:潮汐商业评论
声音简介

办公室里,部门经理正在安排晚上的商务宴请,他让大家建议,今晚用什么酒水比较合适。

小张建议“现在酱酒比较流行,选酱酒吧。除了茅台,还有习酒、郎酒、国台酒。都是老字号了,客户应该也认可啊”

旁边95后的小李插嘴道:“现在肆拾玖坊、衡昌烧坊也挺火的,要不试试这个?”

经理一愣,“平时我不怎么喝酒,现在酱酒都有这么多品牌了?那除了茅台之外,还有哪个更好一些呢?”

小李和小张顿时哑住了

近几年,国人在白酒上的口味可谓是越来越重。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中叶,以汾酒为代表的清香型白酒风靡全国;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到本世纪初,五粮液崛起,浓香型白酒开始香飘四方;从2004年开始,茅台成为白酒行业的“扛把子”,从而带动酱香型白酒的火爆期来临。

近日,业内知名研究机构权图酱酒工作室发布《2022年度酱酒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酱酒产能约60万千升,约占中国白酒产能的715.63万千升的8.4%。但就是这仅仅8%的产能,贡献了1900亿元的销售收入,约占我国白酒行业销售收入6033.48亿元的31.5%;实现利润约780亿元,约占我国白酒行业利润1701.94亿元的45.8%。

而在2018年,酱酒的产能占比、销售收入占比和利润占比数据约为4%、20%和35%。

由此可见,近几年来,酱酒的各项指标均大大高于行业数据。尤其是在行业龙头茅台的带动下,酱酒热度持续升温。业内人士甚至断言,“未来五年,酱酒产能决定企业发展。所谓酱酒的营销和品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企业拥有足够的产能与存量。”

同时,酱酒以稀缺性所展示出高附加值属性也吸引了众多资本炙热的目光。

但在“A股第一股”茅台的价值辐射下,酱酒阵营中还存在一个比较尴尬的现象:虽然“行业老大”打遍天下,但是“行业老二”却迟迟未能出现。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21年按上市公司销售收入来看的中国白酒品牌分布,前十名中只有茅台为酱酒企业,其余酱酒企业竟然无一入选。

并非是酱酒小伙伴们不能打,在资本市场上,郎酒、国台酒业等纷纷申请IPO,就连一些酱酒新贵们也喊出要上市的口号,但“酱酒第二股”始终千呼万唤不出来。

本来,有望摘得这一荣誉的,应该是酱酒行业的资深玩家——郎酒。

早在2007年,郎酒就计划上市,并成立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但当年因企业规模、经营业绩等影响,暂停IPO。

2009年,郎酒就被列入当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再次冲击IPO,但多年来并无实质进展。

2020年,郎酒第三次启动了IPO之旅。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郎酒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74.79亿元、83.48亿元、93.37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12亿元、21.66亿元、25.00亿元。

此外,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曾公开表示,2021年,公司销售回款超150亿元,酱香白酒销量1.1万吨,2022年酱香白酒计划投放量1.3万吨至1.5万吨。

从业绩上来看,郎酒可以说已经跻身白酒企业第一阵营。但这样的业绩却迟迟打动不了证监会。在2022年4月28日,证监会本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郎酒赫然在列。

郎酒的第三次IPO之旅,再次草草收场。

虽然,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郎酒为主动撤回申请。郎酒方面也向媒体表示,原计划募集资金项目已建成,所以暂停上市。

这个说法很难自圆其说。在去年6月份,郎酒仍然急匆匆地更新招股书,并公布了2021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实现大幅提升,分别同比增长293.44%和10679.76%,急切之心显露无遗。仅仅半年以后,郎酒就不再需要上市了吗?

2011年开始,郎酒就进入了“百亿俱乐部”。但是,此后一路低走,十年之后,还没重回百亿。酱酒热里,眼看前头的茅台一骑绝尘,背靠茅台大树的习酒,也在稳扎稳打扩大产能;眼看后面的国台酒、金沙酒虎视眈眈准备超越。

难道这个时候,郎酒不再需要上市了吗?恐怕不尽然。

2021年,证监会曾向郎酒发出53个询问,其中非常核心的问题涉及历史遗留问题:当初郎酒的国企改制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是否合法合规;作为最重要的无形资产,“郎酒”品牌是否真正属于企业,是否仍和当地政府存在争议。

直到终止IPO,在这样的焦点问题上,郎酒并没有给予明确的答复。

与郎酒怀揣一样对IPO“求而不得,辗转反侧”的还有国台酒业。国台酒业先后两次提出IPO申请,但在2021年6月,也主动申请终止。

至此,“酱酒二当家”花落谁家,仍然扑朔迷离。受各种原因影响,白酒企业IPO难度系数在肉眼可见地变大。不过,这并没有使更多入局者的兴趣有所降低,而且时间越久,越多的“酱酒新贵”也逐渐表达了对资本市场的欲望。

肆拾玖坊就是其中之一。

2021年,肆拾玖坊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

2021年4月,肆拾玖坊成立6年以来首次融资,融资额度超过1亿元,融资估值达50亿元。3个月以后,肆拾玖坊再次完成6亿元B轮融资,这次估值80亿元。

但真正最引起争议的,还是肆拾玖坊的“传销式”的销售模式和“大跃进式”的发展规划。

资料显示,肆拾玖坊品牌创始人张传宗在联想集团工作15年,并大量接触到“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业务模式,播下了关于互联网企业认知的种子”。

2015年4月开始,离开联想的张传宗召集了49位股东,以众筹方式筹集了500多万元初始资金,于当年7月份创建该公司。这49位股东中,大多数来自IT行业,甚至还有著名的舞蹈家杨丽萍。

在肆拾玖坊内部,总部叫做总舵,49个股东每人还要以众筹的形式再最少成立一个分舵,每个分舵要再发展100人众筹成立堂口,堂口每个人要再发展100人成立社群。至于参与众筹成员的赚钱的方式,主要有股权分红,拿货越多分红比例越高;其次是内部价差赚钱;最后还有股东奖励。

对于自身的运营模式,肆拾玖坊声称:“肆拾玖坊研究华为的全员持股;联想的渠道架构、赋能式的运营,体验式的营销;小米的爆款思维,粉丝经济,参与感;OPPO和VIVO的厂商一体。”

很多人疑惑,学了这么多企业,为什么唯独不学习一下先进的酒企。

还有人认为,这更像是“一个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销机构”。

对此,张传宗予坦言,“因为我们有众筹、众创;我们多人开店,朋友也多,还邀请用户来茅台镇,一来就是几百人;我们还有酒文化,还统一服装,乍一看是挺像传销的。”但是,“新时代的新物种都容易被误解,用户体验要求人多,线下社交活动多。”

如果被认为是传销只是误解的话,那肆拾玖坊的“大跃进式”的发展规划则让人疑惑。

2021年4月,张传宗公开向媒体表示,“十四五”的目标是完成公司的IPO上市,打造营收上百亿,一个市值达千亿的上市公司,并争取进入中国酒业10强。

据张传宗介绍,创立6年,肆拾玖坊以116%的年增速快速发展。根据肆拾玖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财年,肆拾玖坊销售额突破10亿元,2020财年销售额达20亿元。

目前,中国白酒企业千亿市值的企业分别有贵州茅台、五粮液、山西汾酒、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和古井贡酒6家企业,他们的建厂历史均超过了60年。

十四五末,肆拾玖坊的创建时间为10年。

当年,茅台从20亿达到百亿,用了7年。五粮液用了11年、山西汾酒用了10年、泸州老窖用了6年、古井贡酒用了9年。

按照肆拾玖坊的规划,只有洋河股份才是自己学习的榜样,2008年开始,洋河股份从26.82仅仅用了3年就达到了127.4亿的营业收入。但那个时候的洋河现象取决于当初成功的“全国化”战略,而肆拾玖坊的产能似乎尚不足以支撑这样的战略展开。

根据规划,预计到2025年,肆拾玖坊要实现年产能5万吨、储能20万吨。

在肆拾玖坊官网,肆拾玖坊介绍自己“目前已建成万吨以上产能和四个储酒基地,跻身茅台镇酱酒生产企业前列。”

但是在百亿营收级别的酱酒企业中,万吨产能显然是不入流的。

为了解决发展瓶颈,肆拾玖坊在产能建设上豪掷重金。2022年4月2日,肆拾玖坊万吨酿酒基地兰家湾项目奠基仪式在仁怀市茅台镇椿树村兰家湾举办。该项目预计投资额50亿元,一期工程计划年底投产,实现5000吨大曲坤沙酱酒产能;二期工程建成之后,项目总产能将达到约1.2万吨。

按照这个产能规模,项目建成后,肆拾玖坊才有望挺进行业第二梯队。但是自有产能未到位之前,肆拾玖坊只能依靠租赁窖池、联盟酿酒等方式委托代加工。

这对于一个矢志成为千亿市值的企业来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6月1日起,白酒的新国标即将实施。从此“调和酒”“非粮食酒”等品类产品将退出白酒行列。这对酱酒来说,利好多多。

虽然没有科学数据证明哪个品类的白酒更益于健康,但“纯粮酿造、不添加”的酱酒似乎得到了酒友的认可。这其中固然有酱酒逐渐的品牌积累,但是其他品类白酒所犯下的急功近利、忽略品质等错误也“出力”不少。

所以,酱香热潮之中,并非一片歌舞升平,不论是以郎酒为代表的“老派”,还是以肆拾玖坊为代表的“新派”,都要在酱酒热中学会冷思考。

如果企业把酱酒这个产业,当做是一个长期的巨大机会。那就一定要摒弃炒作概念,学会杜绝投机,才能真正看到这个赛道深度背后的真实价值。

最终小李还是按照经理的决定,去买了某高端白酒品牌。

“还是买大家都认可的品牌保险点,最起码不出错。”小李在路上还不断回想着何经理的话,“那些品牌没什么出挑的优势,客户看不到我们的诚意。”

小李心想:“好像真是这个道理。”

*题图源自pixabay

「潮汐商业评论」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用户评论(0)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