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的“未来”有多远?

2022-08-08 11:04:0208:15 479
声音简介

蔚来新品姗姗来迟,手里攥着40多万预算,铁了心要买新能源车的小敏却高兴不起来。虽然钟意蔚来多时,但近期蔚来深陷质量漩涡,销量排名双下滑,让小敏对公认“高端新能源车”的蔚来开始望而却步。

更何况,放眼如今的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40万左右可选的新能源车已不是少数。特斯拉Model Y、红旗E-HS9、高合HiPhi X等在市场上也备受热捧,性能上各有千秋。这让有选择困难症的小敏更是左右徘徊,举棋不定。

众所周知在“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横空出世”之前,我国自主新能源汽车几乎没有发言权,市场几乎被传统车企垄断,产品也乏善可陈。时间不语却回答了所有问题,随着“蔚来们”的迅速崛起,我国自主新能源汽车行业迎来变革,不仅影响了产品与技术,更深刻改变了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驾驶体验。

如果一切都在既定的轨道上发展,作为自主新能源汽车“排头兵”的蔚来,应该已经无限接近高光时刻。今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复导致车市出现明显起伏,给一向风光独好的新能源汽车带来了不少冲击,诸多玩家纷纷入场,也给市场带来了更为激烈的竞争。犹如一股神秘力量,让“蔚来们”的未来充满诸多的不确定性。

蔚来汽车是我国出手最“豪”的新能源车品牌之一。2018年,作为我国首个赴美上市的电车新力,其企业DNA决定了其高端化的产品和营销路线,并且首度把自主新能源车售价推到40万元以上的高位,与特斯拉和BBA硬碰硬,这在2014年蔚来诞生前,是消费者未曾想过的。

只是,狂奔背后,暗流依然涌动。

在充电效率和里程焦虑备受诟病的当下,蔚来在2018年在行业内首推的电池租用模式,也成为无数玩车中产和精英层愿意为止买单的理由之一。毕竟作为消耗品的动力电池,始终存在折旧和极限生命周期,而相比换一块电池只要5分钟,即换即走的高效率,谁还想浪费时间充电呢。

不可否认,蔚来的换电模式很大程度上缓解了部分车主的充电效率焦虑,从某种维度看,这甚至是蔚来一项颇有商业智慧的“创举”。

只是,当我们把目光回归当下,蔚来的“远水”真的解得了“近渴”吗?

根据蔚来最新公布的数据:截止2022年7月6日,蔚来在全国累计完成建设换电站1011座(其中高速公路换电站256座)、充电站1681座(充电桩9603根),接入第三方充电桩超过52万根,累计为用户提供了超过1000万次的换电服务,超过82万次的一键加电服务。

亮眼的数据背后则是大规模成本的支出。

6月9日,蔚来汽车对外公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数据,蔚来汽车一季度营收为99.1亿元,同比增长24.2%,其中汽车销售收入为9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8%;一季度净亏损为17.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5亿元同比扩大295.5%。营收增加,亏损反而不降反增,仔细分析财报可见端倪,以在营销和管理费用为例:蔚来汽车花费为20.148亿元,理想汽车为12.0亿元,从直观的数据看,蔚来汽车的花费是理想汽车的两倍左右。

可是,蔚来为什么要比别的造车新势力更烧钱呢?

事实上,蔚来是唯一一家坚持“换电”的家用新能源汽车的企业,也正是对换电技术和换电站的投入,让蔚来的研发投入一直处于行业高点。

据业内人士透露,蔚来建设一个换电站的成本在200万左右,而目前蔚来已建成超过1000座换电站。这样看来,蔚来单是建站成本就高达20亿元。

如此来看,对于蔚来的“亏损”,也就不难理解了。如何平衡客户体验和财务健康,是摆在蔚来面前绕不开的“坎”。

仰望星空,也要低头看路。

6月22日,“测试车坠楼致两名试车员身亡”事件引起全网哗然,虽然隔天发布的公告称,“这是一起(非车辆原因导致的)意外事故。”但两个生命的消殒还是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蔚来官方回应立即引起争议。毕竟,不论导致意外事故的原因如何,都足矣吓到像小敏一样的消费者,终归所谓意外,只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是100%。

让公众记忆犹新的是2021年8月12日,知名企业家林文钦驾驶来蔚来ES8,启用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状态)后,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一场场“口水战”纷至沓来,争议的焦点蔚来对NPP的介绍和宣传对消费者是否构成混淆和误导。

无独有偶,蔚来汽车自燃也是频发。此前,一辆蔚来ES8在在西安授权服务中心发生的自燃;另外一辆ES8在上海安亭新镇某地下车库自燃……针对自燃问题,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曾表示:电池自燃只是一个概率的事件。

用户端对安全问题的信任退潮,显然不是蔚来的最大阻力,即便是趟过了造车新势力所有的大难题,也同样要在疫情中“瑟瑟”面对供应问题。

4月,是今年疫情影响严重、大批车企产能低迷的月份,蔚来是产量下降最快的车企之一,彼时制约蔚来最多的是电池、芯片等零部件。与此同时,长春、上海两大汽车重镇接连按下暂停键,众多车企与零部件供应商纷纷停工停产、物流运输受阻、产业链上下游供应大范围中断,生产销售无法顺利推进。李斌当时也曾公开表示,蔚来某些零部件已经断供,仅靠库存维持。

好在,一切在6月迎来转机,销量重新走上新阶段,产能也在逐渐恢复。

今年以来,高端自主新能源汽车已不再是蔚来独步的天下,消费者的选择多了,眼睛也有点花了。

公认的“造车新势力三巨头”中除了蔚来,小鹏和理想都在6月出现了幽默的画风。前脚,理想L9刚问世定价为45.98万元,宣称是“500万以内最好的家用旗舰SUV”;后脚,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则在微博上称,纯电动中大型SUV小鹏G9将在8月份开启预订,声称“50万以内最好的SUV”。曾经惺惺相惜的同路人,最终选择同台竞技,两款SUV直逼蔚来价格大本营,一切不言已明。

前有新势力围追堵截,后有传统车企开始反扑。最近,吉利旗下又添一猛将,新品牌RADAR(雷达)将全力进攻高端新能源皮卡市场;长城的魏牌也卯足劲儿加码布局;比亚迪或于今年第三季度发布全新高端电车品牌“星空”;而奇瑞一直盛传的高端新能源品牌,可能也已经孕育了五款车型。

此外不可忽视的是,高端新能源汽车领域,传统车企也在虎视眈眈。BBA、保时捷等一直是被用户广泛认知的传统高端品牌,今年上半年,宝马的纯电动车型销量实现了74.6%的同比增长,而奔驰和奥迪也是诚意满满,款款而来,仍旧牢牢占据高端生态位。

世间本无路,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

竞争虽然空前加剧,但蔚来也在尝试新的“打法”。据悉,蔚来汽车正准备下探市场,内部已经明确将推出一个新的品牌进入大众化市场,以期解决蔚来汽车当前在战略上的被动。李斌也公开表示,蔚来已与合肥签署新桥工厂二期协议,为蔚来售价20万级别大众品牌车型做好50万辆年产能的准备。

只是品牌下探是把双刃剑,如何平衡主副品牌的关系,在消费者印象中精准设定锚点,将是未来需要面对的挑战。

“哎,说实话,看了一圈,还是决定再看看,想等电池技术再成熟些。不过,有一说一,试驾了几个主流新能源汽车品牌的车,智能化真的好棒”小敏不无感慨地说。

新能源车的时代或许终将到来,而未来是属于“蔚来们”的吗?或许这个答案只有消费者知道。

商业就是这样。

用户评论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