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冲击经济形态重构的几个变化

头条2020-12-28 16:18:16 3437
声音简介

作者:江清
播音:新华网河北频道李梦颖
全球疫情下,整个世界面临巨大的变局。在我国,我们都在同时经历和感受着的,首当其冲是零售业的巨变,快手、抖音、淘宝、拼多多等为代表的直播电商在2020年比较热,各种“严选”平台以及供应链电商不断涌现,不仅是商品零售业,许多行业都出现了大的断层,产业游戏规则在急剧改变。这种断层既对行业中的现存者提出了挑战,又为新生者提供了机会,各个行业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重新洗牌的机会。
基于“硬核科技”新基建的提出和相关措施的实施,让我们逐渐熟悉了包括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的新名词新现象,新基建更加注重智能化,也同时让我们意识到数字化正在冲击着整个经济形态进行重构,在这个冲击中我们看到发生了几个变化。
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极大降低了沟通者的信息成本,使广泛的、低成本的合作成为可能,所以第一个变化是跨行业跨企业的合作成为必然选择。市场反应速度、规模经济要求、新产品研发巨额投入等带来的压力使得企业必须通过合作进行资源整合和发挥自己的核心优势,也必须以合作的方式来分担成本,这种合作甚至是包括与竞争对手进行合作,形成合作+竞争的关系。
当信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另一个变化是出现了“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赢家通吃”的垄断局面。速度型的数字经济当然使得造富周期大幅缩短,你现在可以理解在疫情发生之初几个月的时间里有多少依靠网络直播带货迅速造富的现象出现,因为这并不是神话,而只是数字经济时代以接近于实时的速度收集、处理和应用信息,使得交易节奏、创利速度大大加快的结果而已。在数字经济中,由于人们的心理反应和行为惯性,一定条件下,优势或劣势一旦出现及达到一定程度,就会不断加剧、自行强化,当积累到一定阶段时便会出现阿里等大型互联网企业行业性垄断的局面。
互联网和物流的兴起,以及市场产能过剩和严重的同质化,让整个市场都在去中间化,这也是我们看到的第三个变化。凡被市场淘汰的行业,都是因为他们的价值被新的物种所替代。九十年代批发是非常赚钱的,当时流传一句话是“要想发做批发”,因为改革开放后,生产制造业快速发展,使得市场商品逐渐从匮乏到丰富,但当时互联网和物流还在萌芽期,厂家的产品想要下沉市场,就必然要借助批发商去做流通。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的厂家可以直接通过直播带货、分销拼购等多种直销模式去卖货,厂家还可以直接通过电商把产品销售给消费者;同时今天的终端零售商也可以通过各种TOB电商平台去向厂家直接采购商品。经销商、批发商等传统中间商的价值自然就不存在了。那是不是经销商、批发商只能消亡呢?当然不是,抓住数字革命带来的新机遇,传统中间商需要升级和转型,利用自己连接上游厂家和下游消费终端的资源,改变之前的做法,把流通变成服务,把批发卖货变成赋能,通过这种平台型思维获取回报佣金。做过电商的厂家都知道,在流量红利销售以后,由于推广费用太高,大多厂家都在亏本赚吆喝。直播带货也是一样,与KOL(网红达人)的合作,不仅坑位费和扣点太高,而且最终还会导致大量的退货和损耗。所以真正大企业、真正有长远规划的厂家,还是会选择具有平台思维、赋能思想以及服务意识的传统经销商合作。
从消费互联到产业互联,从生产制造到物流营销,都将全面转向数据驱动,金融、零售、教育、医疗的数字化变革已经开始,信息技术正在全链条地重塑产业生态的每一个环节,在这样的变革面前,每个人都要打破传统的界限,尽可能去一线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与思路。穿越的神话正在成为现实。数字化促使“现场”的概念呈现出线上线下一体化特征,信息服务业更是迅速地推动一、二、三产业相互融合,全球经济结构都在进行融合重塑,我们这几代人的幸运是,置身于这种百年未遇的巨大变革进程中,每个人都是这个进化过程的参与个体。


用户评论(1)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纳兰音阙大官人

纳兰音阙大官人

告诉我一个发家致富的方法嘛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