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劳神苦思?不如恣意欢乐!

何必劳神苦思?不如恣意欢乐!

相声评书2019-01-01 更新 135w
播放全部

  不听相声好久了。不知是生活压力大,还是如今的相声笑点低,偶尔看个节目,相声一出,都有换台的冲动。过去是相声小品连读,现在相声慢慢地没了声息,春晚有几个相声吧,愣是没听出意在何方,像是官方在发布公告完成任务。喜怒哀乐不沾边,愣是独辟蹊径走了茫然路线。有人说相声离人民的生活越来越远,即将进入遗忘的边缘。


  2014年,连续两天“纪念马三立诞辰100周年”的系列活动在天津举行,这大概是近年来相声界名家大师最齐全的一次盛会。在演出活动之后的研讨会上,薛宝琨和电视导演郭宝昌等,都对相声艺术里“讽刺精神”的丧失感到焦虑。


  薛宝琨当时在会上说道, 马三立不仅是津门相声的魂魄,更是传统相声的巅峰。“在马老的相声里,我们不觉得他在讽刺谁。他的相声体现了传统文化的温柔敦厚,这一点和新相声截然不同,新相声完全变成了打倒、批判,与其说我们现在不敢讽刺,不如说我们不会讽刺。”


  薛宝琨当时还提到了郭德纲作为“反面教材”,“郭德纲出来是我和马志明都承认的,那天他说了个段子,说月饼可以吃一年,拿耳挖勺吃就行,真是胡说八道。马老的相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可以发牢骚,但抒发一下胸中的郁闷,又回归自我了。他不管说传统相声还是新相声,都是化讥刺为自嘲,化事情为荒诞。”


  他提出,“传统相声”建国那么多年来都没有讨论过,希望能够把马三立作为研究课题,“因为折腾了很长时间,我们才发现,传统才是我们的根”。


  现在相声远离生活,相声演员脱离生活,跟他们的父辈完全不一样,他们父辈每天都在生活里,每天都在食不果腹的危机里,他了解相声,他就在那个穷人堆里,旁边是练把式的,卖膏药的,卖糖果的,他都知道这些人的甘苦。现在这些人呢,出则香车宝马,入则高朋满座,都是有钱的大腕,他不会体会民生的疾苦,他的眼睛只看上面的气候。还有就是在艺术上,宁可无过不求有功,自我感觉良好,甚至还不承认现在是低谷,自我感觉很好,不知道小品把你挤得没有饭吃了,以现在的体制他们也不可能有什么突破,生活不熟悉,传统很陌生,舞台又跟观众阻隔,这就是主流相声的困境。

专辑里的声音(230)

下载手机APP
扫一扫 下载喜马拉雅手机APP
选择下载方式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
意见反馈
1.您可通过官方App在
‘帮助与反馈’中留言(推荐)
2.拨打客服热线:
400-838-5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