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纪录片上映:一世多艰,她和诗词互相成全

个人成长2020-10-23 06:00:22 7795
声音简介

本节目由喜马拉雅独家播出


我的有声书新专辑《重口味心理学2 | 系列畅销百万册,探索人性的幽暗角落》已经上线,欢迎收听,这本书讲述心理学中最重口、最好玩、最幽暗的部分,矫正大众对于心理学的种种误解,揭开人类各种怪癖背后隐藏的终极秘密。《重口味心理学2》是一面心理学的照妖镜,在它的照射下,自闭症、潜意识、抑郁症、催眠、同性恋、碎尸杀人狂、性变态、临终关怀等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主播:许诺

微博/公众号:许不诺

纪录片:《掬水月在手》

导演:陈传兴

文字整理:南方周末


节目文本:


古典文学诗词大师叶嘉莹的纪录片《掬水月在手》,上周已经上映了,我也去看了。片名出自于唐代诗人于良史的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在叶嘉莹96年的人生里,坎坷多艰,历经了战乱、政治迫害、海外飘零数十载,在许多次人生的至暗绝望时刻, 是诗词给了她无穷的力量。

 

她也用自己毕生之力,传承中华文化,阐述着诗词之美,重系中断的古典诗词命脉。

 

今天的节目,我就带着大家来走进叶先生的诗歌世界。

 


诗人痖弦在纪录片中回忆说:到了端午节(诗人节),新旧两派诗人原本是不在一起吃粽子的。大家对屈原的解释定义不一样,所以你吃你的粽子,我吃我的粽子;你纪念你的屈原,我纪念我的屈原。

 

直到新旧诗派看到叶嘉莹对传统诗词曲的研究文章,才调和了彼此的诗论争吵。

 

教书数十载,桃李满天下,叶嘉莹在人生的晚年卖掉京津两处房产,又将自己的稿费、版税收入悉数捐出,累计捐赠3568万元,在南开大学设立迦陵基金,都让她为传统文化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但叶先生只谦虚地说,她只是水中的月亮,不是真实的月亮。

 

叶嘉莹,究竟是何许人也?

 

 

很多人都知道,叶先生有着中国古典诗词研究专家的身份,受聘于台湾大学,哈佛大学等多所大学任教;她是加拿大皇家学会唯一的中国古典文学院士,也是2015-2016年度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

 

但这些头衔,都不足以概括她跌宕的人生。她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位穿裙子的士

 

1924年,叶嘉莹出生在北京的一个书香世家,为叶赫那拉氏的后裔。那是一个军阀混战、风雨飘摇的年代。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面对北平的沦陷,叶嘉莹写下了悲痛的诗句:尽夜狂风撼大城,悲笳哀角不堪听

 

17岁时,她失去了母亲。24岁时,她结婚南下到中国台湾,又经历白色恐怖和政治迫害,她的先生还被捕入狱。

 

她抱着幼小的女儿寄居在友人家的客厅里,每天铺着一条毛毯蜷起身子睡觉,这个时候的她,写下剩抚怀中女,深宵忍泪吞

 

可以说,离开北京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像在天地间飞扬的蓬草,漫无根蒂。叶嘉莹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回到中国大陆讲学,直到1979年,才终于得以实现。

 

 

她人生中最大的苦痛之一,是在1976324日,长女和女婿车祸同时罹难,给了她沉重的打击,料理完后事,她闭门不出,日日哭泣,写了10首哭女诗。

 

平生几度有颜开,风雨逼人一世来痛哭吾儿躬自悼,一生劳瘁竟何为,她叹命运不公,反思劳瘁一生的意义。

 

她的朋友刘秉松回忆,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她,听朋友说,她女儿女婿意外离世,她那么心痛,但参加完葬礼,回来还照常去工作,见到同事朋友学生,最多眼圈一红。她的丧女之痛,似乎都用学问和诗词抚平了。

 

也是在那之后,叶嘉莹突然感到,把一切建在小家、小我之上,不是一个终极的追求和理想。

 

1978年,听闻中国恢复高考,已在加拿大教书多年的叶嘉莹向中国政府申请回国。一年后,她收到了中国教育部批准回国教书的信,安排她先去北大教学,不久,又应李霁野先生之邀去了南开。

 

初回南开,叶嘉莹白天讲诗,晚上讲词,堂下座无虚席。她写下了白昼谈诗夜讲词,诸生与我共成痴的句子。每年3月,温哥华的大学停课放假了,她就飞回国内讲学,如此奔波30多年。

 

直到2014年,因年老不再适合越洋,决定正式回国,定居南开。

 

 

叶嘉莹对诗词文化的感悟力是惊人的。

 

著名学者缪钺曾称赞她对诗词的研究是王国维之后又一次新的开拓,巧合的是,叶嘉莹也常引用王国维的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为她不顺遂的一生,做一个轻描淡写又诗意的注解。

 

五十岁时,王国维在昆明湖的鱼藻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以传统文化作为自己精神支柱的王国维,最终选择投水自尽。这份痛苦,也是叶嘉莹一直在承受的。

 

 在台湾风雨如晦的日日夜夜里,她静默无声地横渡了诗词的江海,与杜甫产生了痛切的共鸣,她说,“经历过忧患,我开始欣赏到杜甫诗的好处。

 

由盛转衰的唐朝与叶嘉莹所处的近代中国,经由她的诗心,产生了奇妙的惺惺相惜。

 

在白话文和新诗日渐兴盛,古诗衰微的环境中,依然有学者在坚持。他们擎着古典诗词的火种,于浩渺的时空中偶一回顾,便惺惺相惜。我们知道,这是杜甫,是王国维,也是叶嘉莹。

 

在学者、诗人身份和众多光环背后,叶嘉莹先生最珍视,其实是教师的简单角色。

 

我天生来就是一个教书的。叶嘉莹说。从1945年大学毕业至今,她在讲台后站了整整70年。浮和沉,名与利,都不是她追求的东西。

 

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年轻人开一扇门,将美好的吟诵传承下去。

 

 

古典诗词该用什么方式来传承?这是个讨论了很久的议题。

 

叶嘉莹的答案之一是吟诵,古人讲究吟而成文,中国古诗词由吟诵而始:

 

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出自《周礼》,乐语是古代贵族子弟美育的重要部分。从周朝开始,我们的学习就是伴随着吟诵开始的。吟诵是学习古典诗词的重要法门,它所带来的兴发感动的体会,是深入理解古诗词的基础。

 

在国外生活了许多年的叶嘉莹强调:只有中国有吟诵,其他国家的文学没有。英文诗有朗诵、朗读,也有轻重的读音,但是没有我们这样拿着调子的吟诵。

 

她对于吟诵非常执着,在纪录片里,能看到许多的吟诵镜头。叶嘉莹觉得,吟诵是复活诗人生命的手法,要读懂词人,就是要进入对方的语境中,过别人的人生。

 

当诗词加上韵律声调,不仅更好记忆,也离作者的情感世界更近一步了。

 

在《掬水月在手》的观影会上,制片人廖美立分享了一个小故事。前不久,叶嘉莹本来要外出参加活动,但临出门时下雨了,她便临时改变计划没有出门——叶嘉莹非常小心不被淋到雨,因为她害怕会感冒。

 

96岁的她,不敢生一点点小病,因为这个年纪的人很可能因为一个小病就故去了。而她依然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完成,她还想把吟诵的资料再重新认真梳理,很多研究想要去完成……

 

如今,叶先生为了让诗词走入更多孩子和年轻人的生命,她仍然在坚持辛勤工作。叶先生如今最大的心愿,一是把自己对于诗歌中之生命的体会,告诉下一代的年轻人;一是接续中国吟诵的传统,把真正的吟诵传给后世。

 

她说,我想在我离开世界以前,把即将失传的吟诵留给世界,留给那些真正的诗歌爱好者。

 

最后,我们衷心祝愿叶先生身体健康,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将叶先生的诗歌精神矢志不渝传承下去。



用户评论(5)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是於默洋呀

是於默洋呀

內容很精彩

听友255794897

听友255794897

谢谢这样的形式,我可以看着文字跟读了。

1314453ovxc

1314453ovxc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听友186671732

听友186671732

很好!希望多一点人物传记

NJ许诺

NJ许诺 回复 @听友186671732

好的,谢谢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