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归潮来明月升[经典咏流传][19-06-05]

人文2019-06-05 20:30:10 225
声音简介

播音:龚婧婷王浩南

编辑:张天笑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拜伦

消靡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爱着,
尽管月光还是那么灿烂。
因为剑能够磨破了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靡得难以承受。
这颗心啊,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这夜晚正好倾诉衷肠,
很快地,很快就要天亮,
但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踏着这灿烂的月光。

深秋玄月,夜幕降临了秋色浓重的燕园。


沿路向北走,是树木掩映中的二十七斋。今晚《马门教授》放映,大部分宿舍的灯都黑着,同学们该是都去看电影了。这时候,楚雁潮发觉有扇窗亮着,教师的责任心使他不得不折身走进二十七斋,他要去看看他的学生们。


他和着一声请进推开门,看到的是一双和那声音一样明快的眼睛。


可能是刚刚做班主任的缘由,他常感到一阵紧张,他这个毕业生要担着新生的目光,引领他们去到丰收的伊甸园,所以他格外谨慎。自己和这群学生年纪相仿,想到这里,他还是不好意思总称自己是老师呢。


楚雁潮想要了解每一位学生,但是对于新月,却是有所不同的。新月英语口语表达流利,课堂上只要谈及英语,她总是闪忽着眼睛里专注的光亮,不久就要考试了,他对新月很有信心。不过,除了课堂之外,他承认对这位同学的了解还太少了。


他自然要询问新月不去礼堂的原因,新月难掩拘谨地回答。还是这个地方,她想起上次发生的尴尬误会,脸就跟着红了,低声说到“我趁着安静,在读书。”


楚燕潮尽量放松下来,把视线移开,看了看桌上的书,说:“新月在读课外读物?”


“不,我读英语课本,我担心万一考不好…但是,我也喜欢读那些英语读物。”


楚雁潮想起开学第一天的场景。这个气质独特的女孩儿是那样腼腆,总是话没说,脸就先红了;又是那样热烈大胆,敢于用英文侃侃而谈,这样奇妙的矛盾汇聚在她的身上。


“哦?你能这样激励自己,很好。如果一个人总觉得自己饱和,胜券在握,那她离失败可能也很近了。不过,老师对你有信心,毕竟开学第一天老师就听了你的口语练习了嘛!”


说到这儿,上次尴尬的情景成了这次疏解气氛的话题。新月也不禁被逗笑了。


楚雁潮接着说“你能广泛读一些课外读物,老师很高兴,我们从这些书里才能发掘出学习的意义,同时作为语言类专业的同学,更应该多看,多思考,如果可以尝试着翻译它们,那就更好了。”


其实,韩新月早在第一天见到这个青年,就感受到了他的温良谦逊,但是不曾想到,他就是自己的师长。于这个时候,说到英文翻译,新月的心弦被拨动了。她多么喜欢那些美妙的,富含深意的句子啊……


楚老师走后,这一个多钟头的交谈,新月思绪万千,她要和老师一样,读冷峻的狄更斯,悲愤的哈代,幽默的马克吐温,忧郁的夏洛蒂.勃朗特…新月也觉得,楚老师似乎不像楚老师了,他们的想法像朋友般地一拍即合,再加上老师今晚给予她的肯定,新月甚至期待自己能够和楚老师在英语事业上并肩作战。不过,她清楚地自知,她应该更加信赖楚老师,她要更加好奇地睁大求知的眼睛,楚老师一定能把她指引向明丽的将来。


晚风拂动窗外的树叶,暑气消散殆尽,新月推开窗户,遥望着漫天闪烁的星斗,有力的心脏“砰砰”跳动着,那是一颗满足的心也是一颗渴求的心,她微微闭上眼睛,靠向窗台,期待着天色慢慢变亮。


又是一年深秋节,燕园之夜,安详静谧,凝重的水汽笼罩小岛和岸边宝塔,清亮的明月在湖面上投射出长长的倒影。


未名湖畔,波光涟涟,她的心脏在跳动,在加速,她感受得到——只要心脏跳动,那代表着生命的热量还在传递,循环。备斋里橙黄色的灯光把年轻老师清俊的剪影投射在窗上,映射到新月心上。


“楚老师…他还在备课吗?”“不,他一定忙着做翻译工作吧,那才是他真正的追求。”


“哦…那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我知道,我知道的,我和他一样,珍惜能够追求理想的时间,那是…热爱…”


少女敏感的心在不知觉中更加扰乱了,那是一股难以言说的情感,“共同追求”还是一个朦胧的词语,她感到心痛,她的追求,在萌芽探头的时候,就要告诉它,你注定无法生长了,那是随着自己生命的…生命的脆弱,垂危,消失!死亡!死亡…冰冷的笔画刻入新月的脑海,下雨了。沿路的银杏叶日益地凋零,所剩无几的枯叶零零散散地挂在枝头,初秋还金灿灿一片接着一片,似浪般浓密啊!


一场秋雨一场寒,寒气拂过新月象牙白的脸颊,渗入新月早已脆弱不堪的心房。她想把自己抱得更紧一些,她要快点走回去,她记得那还是春日里,做好饭的姑妈等着她,望穿眼睛的爸爸等着她;大影壁前,一架藤萝,紫霞蒸腾,蝴蝶纷飞,等着她;西厢房前,那一株海棠,嫩红盈树,笑迎春风,等着她。大伙儿都等着她呢!


只是,她再不能回到课堂了…风吹得更急了。女孩玉似的心里,她把爱灌注进去,天昏地暗的劫难却把这块无暇的玉摔得粉碎。


近年的雪下得格外提前,仲冬初,零星的白雪覆盖了他的肩膀。楚雁潮披了一路的风雪,赶来了。他要告诉新月,他们共同翻译的故事新编就要出版了,他带来了新月喜爱的巴西木,还带来了留声机!


病房里暖融融的,俞丽娜的梁祝回荡在他和她的心间,话语开始变得多余,此时无声胜有声。那微妙的琴声丝丝入扣,飞出窗外,瑞雪纷飞,白杨挺拔,垂柳娇柔,合欢婆娑,树木都披上了白纱,轻轻摇曳。琴声飘向哪里呢?那是完全不确定的未来,他们只有此刻。


那晚在长椅边和楚老师共读的《简爱》一句“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在我身旁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原来这就是我们追求爱的权力!

女孩犹若新月般明亮的,弯弯的眸子,跳跃着真诚的火,闪烁着饱含爱意的情。


已至气温骤降的隆冬时节,北京的街道被厚重的冰雪覆盖,窗台那盆巴西木却尽显苍虬,它拔节而生。病房里心律线不再曲折,艰难跳动了不到二十个年头的心脏终于停歇了,只有洁白的床铺旁落满星光。


“嘘,天快要亮了吧,你们听,是太阳要升起了。”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月照燕园。未名湖上,玉轮灿烂;未名湖中,沉璧朦胧。

二十七斋前,合欢树一排排对生叶片,随着暮色降临,悄悄地合拢了。楚雁潮独自低首徘徊。


雁归有时潮来有汛,唯独明月不再升起。望向七月那一轮新月,从此天上再无明月,世间的明月,只在他的心里。


七月,楚雁潮的十五名学生毕业了。


过去的生活过去了,新的生活开始了。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下载手机APP
扫一扫 下载喜马拉雅手机APP
选择下载方式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