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公冶长13

论语.公冶长13

时尚生活2019-12-07 更新 31
《论语.公冶长》13

原文: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
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译:
子贡问道:孔文子为什么得谥shi号为“文”呀?
孔子回答:他做事勤敏,又很好学,同时又以上问于下,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而不以为耻,不自以为是,所以就得到“文”的谥号了。

感悟:
文,不仅仅是表现出来的文雅,而是自己内心深处对知识学问的渴望以及乐于、勤于求之。
学问不仅仅在那些所谓高高在上的人那里,反而就在最朴实的基层大众那里。越是装腔作势,越是自以为是,越不能成为“文”。
腹有诗书气质华,在于平时的沉淀,在于内心的渴求,在于平实、平等。

专辑里的声音(1)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