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34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有声书2019-08-14 11:51:25 4292
声音简介

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制作组-

原 著:曹雪芹

总监制:雪糕团

监 制:阿 希、声音在画画

编 剧:小 朋

后 期:萧十一

 

-配音组-

报幕:孙悦斌

黛玉:沐千雪

宝玉:司幽

宝钗:深语

袭人:狐

王夫人/晴雯:朱雀

蒋玉函:齐糖糖

长史官:梁宋

薛姨妈:灵紫

金钏:阿愚

薛蟠:小西瓜

麝月:天雷无妄

彩云:羽人圭

 


袭人:怎么就打到这般田地?

宝玉:不过为那些事,问他做什么!嘶~下半截疼的很,你瞧瞧打坏了哪里?

袭人:你忍着些,我看看。

宝玉:嗳哟!

袭人:都青紫了!我的娘,怎么下得这般毒手!幸而没动筋骨,倘或打出个残疾来,可叫人怎么办呢?

宝玉:唉嘶~

麝月:宝姑娘来了。

袭人:我先给你盖上,别乱动。宝姑娘。

宝钗:这会子可好些?

宝玉:谢宝姐姐关心,好些了。宝姐姐坐。

宝钗: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有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

宝玉:我不过挨了几下打,她们就这样怜惜悲感;假若我一时遭殃横死,她们还不知怎样悲感呢。得她们这样,我便一时死了,一生事业尽付东流,亦无足叹惜了。

宝钗:怎么好好的动了气,打起来了?

袭人:听老爷的人说,环三爷到老爷跟前,说了金钏的事。再来焙茗说许是薛大爷在外挑唆了人到老爷面前嚼了舌头,说二爷霸占了戏子琪官,所以才……

宝玉:薛大哥从来不这样,你们别乱说!

宝钗:就是,难道我还不知我哥哥的性格?要我说,定是老爷知道了宝兄弟素日和那些人来往,所以才生气的。就是我哥哥说话不防头,一时说出宝兄弟来,也不是有心挑唆。袭姑娘从小只见过宝兄弟这样细心的人,何曾见过我哥哥那天不怕地不怕、心里有什么口里说什么的人呢?

袭人:对不起啊宝姑娘。

宝钗:没事。这药晚上你用酒研开,替宝兄弟敷上,把那淤血的热毒散开,就好了。

袭人:姑娘费心了。改日宝二爷好了,亲自来谢。

宝钗:这有什么的?宝兄弟,明日再来看你,好生养着吧。

蒋玉函:二爷,忠顺府来人了,此次是走不了。

长史官:带走!

宝玉:琪官琪官!

宝玉:金钏,你别哭啊金钏。

金钏:二爷,太太要撵我出去,可我不想出去,二爷,我不想出去。

宝玉:林妹妹?嗳哟~黛玉:你别动。做什么起来呢。

宝玉:你又做什么跑来!虽说太阳落下去了,那地上的余热没散,你要中了暑可怎么办?我虽然挨了打,但一点也不疼,只是装出来骗他们的,好让他们散布给老爷听,其实是假的,你不要当真。

黛玉:你从此可都改了吧!

宝玉:你放心,别说这样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麝月:二奶奶来了。

黛玉:我从后头走吧,回头再来。

宝玉:这可怪了,怎么怕起她来了?

黛玉:你瞧瞧我的眼睛,她又该拿咱们取笑了。快放手,我该走了。

袭人:太太。

王夫人:怎么是你来?你来了,谁服侍宝玉啊?

袭人:二爷才睡了,那有四五个丫头服侍,太太放心。我是怕太太有什么吩咐,她们不清楚倒耽误了事。

王夫人:也没什么事,就问问他现在疼的怎么样了?

袭人:宝姑娘送来的药,我给二爷敷上了,比先好些了。先疼的躺不住,这会子都睡沉了,可见好些。

王夫人:吃了什么没有?

袭人:老太太给了一碗汤,他喝了两口,只嚷干渴。我只好拿那糖腌的玫瑰卤子和了,可他吃了小半碗,又嫌吃絮了,不香甜。

王夫人:嗳哟,你怎么不早说。彩云,去,把前日送来的香露,取两瓶子给袭人带回去。

彩云:哎。

王夫人:对了,我恍惚听见宝玉今儿挨打,是环儿在老爷跟前说了什么话。你可听说了?

袭人:我到没听见这话,只听说二爷认得什么王府的戏子,为这个打的。

王夫人:也因为这个,只是还有别的原故呢?

袭人:这我就不知道了。今日我就大胆在太太跟前说句冒撞话,论理——

王夫人:你只管说。

袭人:太太别生气。论理宝二爷让老爷教训教训也是好的。老爷再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  

王夫人:阿弥陀佛!我的儿,你和我想的一样。我何曾不知道管儿子,只是我已经快五十的人了,左右就剩他一个,老太太又宝贝似的。若管紧了,倘或有个好歹,或是老太太气坏了,闹得上下不安,岂不倒坏了。

袭人:二爷是太太养的,岂不心疼。就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是造化了。今儿太太提起这话来……还记挂着一件事,想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

王夫人:我的儿,你有话只管和我说。

袭人:我也没有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还叫二爷搬出园外住就好了。

王夫人: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

袭人: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二爷素日性格,太太是知道的,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害怕太太听着生气,所以才迟迟不说。

王夫人:我的儿!没想到你竟有这个心胸,难为你这样细心,真真好孩子!罢了,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索性把宝玉交给你了。好歹留心,别叫他遭塌了身子,日后我自然不会辜负你。

袭人:遵太太吩咐。

彩云:太太,香露取来了。

袭人:好尊贵东西!这么个小瓶儿,能有多少?

王夫人:你没看见那鹅黄笺子?那是进上的。你好生替他收着,别遭塌了。

袭人:哎。

宝玉:晴雯!晴雯!

晴雯:二爷怎么了?

宝玉:你到林姑娘那里看看她做什么呢。她要问我,就说我好了。

晴雯:白眉赤眼儿的,做什么去呢。到底说句话儿,也像件事啊。

宝玉:没什么可说的。

晴雯:若不然,送件什么东西也行。

宝玉:也罢,就说我让你把这个给她送去。

晴雯:这又怪了,她要你这半新不旧的两条手帕子作什么?她若说你打趣她,恼了怎么办?

宝玉:你放心,她自然知道。

晴雯:林姑娘睡了吗?

黛玉:是谁?

晴雯:是我,晴雯。

黛玉:什么事?  

晴雯:二爷让我送手帕子来给姑娘。

黛玉:手帕子?谁送他的?定是上好的,叫他留着送人吧,我这会儿还有帕子用。

晴雯:不是新的,就是家常旧的。姑娘你看。

黛玉:给我吧。

晴雯:哎,我走了。

黛玉:这时候还能送两块旧帕子来,宝玉的这番苦心,能领会我这番苦意,我这番苦意,不知将来如何?又令我可悲。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更向谁? 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那得不伤悲! 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

薛蟠:听说宝玉挨打,是为什么?

薛姨妈:不知好歹的冤家,都是你闹的,你还有脸来问!

薛蟠:我闹什么?

薛姨妈:你还装呢!人人都知道是你说的。

薛蟠:人人说我杀了人,那也信?

宝钗:哥哥你先别吵。这次也就算了。只是以后哥哥说话小心些,少在外头胡闹,大家天天一处,要是没事也就罢了,倘或有事,即便不是你干的,别人也都怀疑你。

薛蟠:谁这么诬蔑我?那分明是为了打宝玉,拿我做幌子!既然今日拉上我,我也不怕,索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命!

薛姨妈:作死的孽障,你打谁去?你先来打我!

薛蟠:何苦来!又不是我说的,凭什么赖我!宝玉活一日,我就耽一日的口舌,倒不如大家死了清净!

宝钗:哥哥这是做什么!妈妈急成这样儿,你不来劝,怎么还闹起来?你只怨别人说你,怎么不怨你那顾前不顾后的性子!

薛蟠:我顾前不顾后?你怎么不怨宝玉在外头招风惹草?好妹妹,我都知道,先前妈妈和我说过,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玉,你自然是护着他。

宝钗:你!妈妈,你听哥哥说的什么话!

薛姨妈:孽障!你胡说什么呢!给我滚出去。

薛蟠:哼!

黛玉:宝姐姐这么急,是要上哪去?

宝钗:家去。

黛玉:姐姐自己也要保重,就是哭出两缸泪来,也医不好棒疮!

宝钗:不劳妹妹费心。

 


用户评论(7)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作妖的乐吱吱

作妖的乐吱吱

这个版本的好了歌是哪位大大唱的好好听 跪求链接!!

月影飞星

月影飞星:回复@作妖的乐吱吱

列表里有分享的,亲找找

1350391vcav

1350391vcav

怎样才能听35以后的

北堂安澍

北堂安澍:回复@1350391vcav

还没出呢

cn9z8zafjoce1g31854k

cn9z8zafjoce1g31854k

这个团队还有其他作品吗

月影飞星

月影飞星:回复@cn9z8zafjoce1g31854k

有啊,好多呢

小米团_z2

小米团_z2

袭人真的是心机很重啊,跟宝钗有一拼。

1818611sqgm

1818611sqgm

庞妾上床

下载手机APP
扫一扫 下载喜马拉雅手机APP
选择下载方式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