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与祝英台 黄新德

4371

 浙江余杭人氏梁山伯,自幼与寡母相依为命,适逢土地竞标大赛,梁母望其夺得标售权,筹得赴书院经费。山伯夺标后,却因心善而将标旗让出。梁母只有变卖玉簪供山伯上书院。上虞县首富祝公远,其子祝威不求上进,被书院夫子逐回,妹妹英台聪灵敏慧,一心向学,为得父母首肯,英台用计称病,再改扮郎中来祝家看诊,公远夫妇竟未识破,因而答应英台女扮男装前去求学。英台、吟心与山伯、四九分别来到城内,见一对母女遭劫,山伯奋勇抓贼,夺回财物。偷儿聚众报复四人,忽有一侠士现身解救众人之后,飘然而去。
  山伯、英台惺惺相惜义结金兰,相偕上尼山。途中,山伯无意撞见英台长发之女子模样,英台大惊。山伯心生怀疑,英台假称曾立誓未得功名,永不断发,以此瞒过山伯。一行人来到书院,遇见当日之侠士,知其亦是来此求学之人,名叫路秉章,三人结为知交。书院夫子丁程雍,学识渊博,道貌岸然。行拜师礼时,山伯之束修被掉包成狗屎,程雍以为其存心戏弄,将其逐出书院。此时程雍之夫人与女儿丁香出面阻止,原来他们乃是当日之母女。程雍惧内,遂答应收留山伯,并让其以杂役弥补学费。一日,恶学生娄敬文、辛平等人欺负同学李善敏,山伯、英台劝解反被娄、辛制住,秉章及时出现教训二人。书院之澡堂定时提供热水予学生洗澡,山伯与秉章邀英台同去,英台抵死不从,仍硬被二人拖去,英台急欲逃走,却不慎跌入浴池中。
  众人哄笑中,英台仓皇逃离澡堂。是夜,英台与吟心摸黑至澡堂洗澡,被巡夜的山伯发现,英台再施巧计摆脱。一日,秉章教导众人打醉拳,遭娄、辛讪笑,秉章指导英台打败娄敬文,使其更加怀恨。秉章的未婚妻如意因受恶官潘太守逼婚,逃至尼山书院,娄、辛得知此事,状告程雍,程雍怒至秉章房搜人,如意扮成书僮瞒过程雍,山伯却因说话不慎再次得罪程雍。丁香暗恋英台,以情诗示意,英台苦恼不已。如意不慎被娄、辛揭穿身份,秉章警告两人不得泄露出去,娄、辛假意答应。英台自告奋勇教如意扮男装之诀窍,却使如意对她的身份起了怀疑。英台于课堂上与程雍起争执,被罚抄论语。
  山伯巡更,见英台倦极打盹。山伯不忍而帮忙抄写。程雍发现代抄之事,令二人在太阳下罚跪。师母与丁香为其抱不平,程雍坚不妥协。英台不支昏倒,师母欲为其刮砂,却为吟心阻止,并坚持要众人离去,如意更加生疑,细查之下,发现英台是女儿身的秘密。山伯坚持留下照顾英台,吟心推拒不成只好答应。半夜英台喊冷,吟心熟睡不查,山伯钻进被中用体温为其驱寒。清晨英台醒来,见山伯与自己同床而眠,大惊之下,猛打山伯,山伯不明所以,四下闪避。英台细问下,知山伯未发现真相,心下稍安。英台为掩人耳目而接受丁香,丁香欣喜若狂,吟心却担心后果无法收拾。
 英台细问下,知山伯未发现真相,心下稍安。英台为掩人耳目而接受丁香,丁香欣喜若狂,吟心却担心后果无法收拾。一日,众学生打扫时,发现女子的月信布,程雍惊怒,令全体学生解衣,以查出书院中之女子,如意挺身承认,解救了英台,自己却被逐出书院。山伯、英台向师母求情,为如意找了栖身之所,并使程雍默许如意与秉章之关系。英台的秘密已为如意知悉,为免再使人生疑,英台故作粗鄙言行并随身佩剑,以增加男子气概。

声音2评价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