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非洲丨每个女人都需要一片非洲草原

92.7万
6元开会员,免费听
购买 | 39.99 喜点

生物学家从基因遗传角度已经证明,人类的祖先是从非洲走出来的。


二十世纪有一位丹麦女作家,在人生中也经历了一次走出非洲。


1913年,她从日照时间短暂的北欧,来到阳光灼热的赤道,在肯尼亚经营一个咖啡种植园,直到1931年离开。十七年的非洲生活,令她对非洲风土人情无比熟悉又充满眷恋,回国后写了一本被海明威称之为“我读过的最优秀的关于非洲的书”


她就是丹麦女作家伊萨克·迪内森,这部作品就是《走出非洲》。


伊萨克·迪内森本名卡伦·布里克森。


在丹麦,她是和安徒生齐名的文学国宝;在欧洲,她则被视为一名文坛女汉子。就连她的笔名也毫无女性元素,其中迪内森是她的娘家姓氏,伊萨克则来自希伯来语,意思是“放声大笑之人”。


《走出非洲》属于迪内森的个人回忆录,是她第一部用英语写作的作品。迪内森母语是丹麦语,为了使作品便于出版,才开始用英语写作。一开始她的英文并不好,但她知道扬长避短,尽可能在语言上简单克制,后来越写越好,成就了一种朴素硬朗的文风


在迪内森之前,以简·奥斯汀为代表的女作家,笔下多为“生活中惊天动地的琐事”,从女性视角玲珑剔透地梳理现实主义题材,阐释人生哲理。


《走出非洲》里流淌出的却是在夜晚草原仰望银河,在月光下聆听狮吼,长颈鹿背上的非洲新月,咖啡采摘工汗涔涔的脸庞。这给早期的欧洲文坛带来强烈的异域气息和耳目一新之感,刷新了广大读者的阅读体验。


在迪内森的原著中,命运是个不需要回避的话题。在《走出非洲》中,无论是对于黑人还是白人的命运,迪内森的笔触始终是冷静而超然的。对她来说,命运不属于想象的领域,而是经验的范围。


通过她那古朴的文笔,这位丹麦文坛的母狮告诉世界,对人类命运和存在意义的思考,不一定非要像托尔斯泰那样,通过《战争与和平》这样的宏大框架展开,在女性特有的关怀和博爱映照下,平凡而平静的叙述也能够实现对生命的终极追问

声音63评价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