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与文化:强权兴起的决定性战役

1682

通观全书,我用“西方”这一概念来指代源自希腊与罗马的古典文明体系。在罗马帝国崩溃的过程中,这个体系幸存下来了,在之后的岁月里,古典文化被传播到欧洲的西部和北部;在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在殖民扩张的岁月里,从15世纪到19世纪,西方文明延伸到美洲与澳洲,并涉足亚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至于现在,这个文明所秉持的理念则渗透到全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与军事等诸多领域,其影响之大,远远超过西方人口和土地面积所体现出的表象。在本书中,每一章的章节标题,都能反映出西方文化传统共通的特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国家都有着完全一样的价值观,或者西方社会的核心体系与实践在之前2500年的时间里都不曾改变过。我相信,批评家一定会对欧洲军事体系的活力、西方文明的本性提出争议,对于这类当代文化领域的讨论我并无兴趣参与,因为我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西方的军事力量而非道德水准上。


因此,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东西方的差异分析上,特别是军事体系的威力方面,并将西方文明和其他源自亚洲、非洲和美洲的文明进行比较。由于分析问题时采用了较为概括的方式,读者应当注意,欧洲国家之间仍然存在着广泛的不同,而东西方文化之间也并非始终处于一家独大的状态,两者之间的对立也未必始终存在。在讨论一些范围更广的话题,例如政府、宗教与经济时,我的主要目的仍然是去解释西方军事力量的来源,而不是详细阐释西方文明的基本特性及其演进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