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数民国往事——从傅斯年到梅兰芳》(蔡登山原著)

3.4万

        晚清到民国是我国有史以来之大变局,不仅是从数千年专制到新创共和的政体大改变,也是中西潮流相激相荡的时期。期间魁儒杰士、巨蠹神奸、巾帼英妙、山市隐沦、草莽豪俊,层出不穷;他们或怀利器而通显,或抱绝学而潜藏,或夤缘而至青云,或孤芳而溷尘土。面对这些人与事,或有一德之足式,或有一艺之堪赏,或有一言之可传,都是书写的大好题材。

       这百余年间,多少人物及往事,在雨打风吹下,风云流散。而剩下为市井之所流播者,里巷之所咨嗟者,又语多不实,甚至颠倒是非,厚诬古人。例如1931年“张学良伴舞失东北"和1932年的"王赓献地图",闹得满城风雨。当时马君武写了《哀沈阳》两首,大大讥讽了张学良”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无独有偶,北平燕京大学教授邓之诚,也以“五石”的笔名,写了一首《后鸳湖曲》,大大讥刺王庚为了和陆小曼幽会而丢失地图之事。其实这些都是被后人歪曲的历史。美人祸水,常被后人歪曲描画,点缀历史。“吴亡何预西施事,一舸鸱夷浪费猜。”千古沉冤,恨无人洗刷。

      历史在于“信而有征”,对不实之事,吾人当为之考辨,为之翻案。重数民国往事,“重数”之目的,在求信与俟征。孔子说:“足,则吾能征之矣。”苟若我辈今日不为之,则年远代湮,又何以于后且信于后乎?

声音67评价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