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英雄无泪》

1954

一座高山,一处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炉红火,一壶绿茶,一位老人,一个少年。 “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间老人:“是不是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 “以前也许是,现在却不是了。” “为什么?” “因为自从小李探花仙去后,这种武器已成纶晌。”老人黯然叹息:“从今以后,世上再也不会有小李探花这种人;也不会再有小李飞刀这种武器了。” 少年仰望高山,山巅白云悠悠。 “现在世上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又问老人:“是不是蓝大先生的蓝山古剑?” “不是。” “是不是南海神力王的大铁椎?” “不是。” “是不是关东落日马场冯大总管的白银枪?” “不是。” “是不是三年前在邯郸古道上,轻骑诛八寇的飞星引月刀?” “不是。” “我想起来了。”少年说得极有把握:“是杨铮的离别钩:一定是杨铮的离别钩。” “也不是,”老人道:“你说的这些武器虽然都很可怕,却不是最可怕的一种。” “最可怕的一种是什么?” “是一口箱子。” “一口箱子?”少年惊奇极了:“当今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一口箱子?”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