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多安的崛起

2137

一九二三年,土耳其共和國取代鄂圖曼帝國成立,領導獨立戰爭的軍官凱末爾,理所當然成為土耳其的第一任總統。而土耳其也在他去世前,徹底改造成現代國家。凱末爾被賦予了「阿塔圖克」這個稱呼──「土耳其的國父」──顯見其偉大。

「阿塔圖克已經死了八十一年,他仍舊活躍在今日土耳其人的想像中。」

就算再怎麼保守的伊斯蘭主義者、再怎麼厭惡西方霸權、再怎麼不屑世俗主義的迂腐,甚少土耳其人膽敢貶損凱末爾,但這也給了艾爾多安崛起的舞台。身為藍領階級出身、對信仰的堅定,他成為相對於凱末爾的逆流,一個不同於過往歐化的資產階級;他聆聽人民的需求,了解他們身為公民想要發聲的欲望。人民不要一個只會迎合西方的土耳其,而是乘載信仰靈魂,一個有國格、有地位的國家。

「他是天生的演說家,技巧高超的政客,也是天才民粹主義者;戰爭的領袖。」

艾爾多安強調土耳其的本質與尊嚴,讓他在國內普遍受到歡迎。他也明白在地緣政治裡的重要性,在西歐、中東與前蘇聯之間,他不僅扮演緩衝的角色,而且扮演得極好!土耳其擁有北大西洋公約國中規模第二大的軍隊,跟以色列的關係也比其他中東國家更和睦,也歡迎上百萬敘利亞、伊拉克難民。艾爾多安或許並不擅長戰爭本身,但深諳政治的兩面藝術,他觀察情勢何時對他有利,並進一步把將國家捲進獨裁統治的陰影下。

「那個一度願意學習、願意傾聽外界聲音、傾聽批評的人已經遠去。」

那個在伊斯坦堡平民區叫賣、給家裡添補家用,深知土耳其的階層斷裂、需要為低階平民發聲的領袖艾爾多安,已經不在了。隨著歐美的軟弱與背叛,艾爾多安已明顯感到不耐煩。國內少數民族與境外勢力眉來眼去,讓他窮於應付卻得不到鼓勵。最重要的是,二〇一六軍方帶頭、以世俗主義精神為輔的政變失敗了,更讓他本人更加多疑、剛愎自用。但土耳其人的支持似乎沒有顯著削減,追隨著艾爾多安,盼望著土耳其能更偉大。

當艾爾多安承諾他要洗滌土耳其的靈魂,而這個靈魂漸漸等於他自己時,土耳其該怎麼走下去?



声音16评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