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播】腹黑王爷杀手妃|江湖恩怨大女主复仇宫斗虐恋

2.9万
6元开会员,免费听
购买 | 0.15 喜点/集

一弯新月躲在如烟的云层里,地上也是雾霭沉沉的。一座废弃的古庙里,院子正中的古树上,最粗的一根树枝上蹲着一团黑影。那影子圆乎乎,毛茸茸的,仔细看,还微微的颤动着。


“嗵”的一声闷响,那黑影圆乎乎的顶上轻轻缩了一下,颤动停下来。大团里探出个小团,是个圆乎乎的小脑袋。小脑袋慢慢转过来,漆黑一片中,一双眼睛亮的像天上的星星,比天上那弯被云雾蒙着的新月还亮。


那影子朝身后屋顶上趴着的独眼男人森然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在黑夜里甚是夺目。也不见她如何动作,独眼只觉得一道劲风直扑面门。


死丫头,跟老爹还使这么大劲头!独眼一抬手,一颗橙黄溜圆的杏子就落在了掌中。在满是尘土的袍子上蹭了蹭,张嘴就是一口,“嗤”的一声,汁水扑了满手。树上的少女回头把食指比在唇边,嘘了一下,略有些粗的眉头轻轻皱着,那表情似乎是嫌后面的独眼吃东西声音太大了。


“吱呀”一声,古庙破旧的木门被人推开。独眼一凛,将咬了一口的杏子塞进腰上的袋子里。仅存的右眼露着凶光,紧紧盯着那木门。树上的少女又回到了蹲踞的姿势,还是圆乎乎毛茸茸的一团,对院外来人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那人脚步轻盈规整,听得出是有些功夫的,但也不算是高手。少女闭上眼睛,微微转着头。晶莹的小耳微微一动,紧随那人身后的脚步声落在她敏锐的耳朵里。那个人脚步就虚浮了,是个不会武功的。脚步声不加丝毫掩饰的传了来,险些压过了前面开门那人的脚步声。比那虚浮的脚步声更惹人注意的是一股浓郁的香气,那香气华丽丽、黏糊糊的,有些妖娆的韵味。少女只觉得自己置身于繁华的宫室,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宫妃秀女缠住了脖子,一点一点的勒紧,让她透不过气来。为了不英年早逝,少女顾不得泄露行藏,赶忙掩住了鼻子,用嘴幽幽透出一口气来。


那人脚步虽虚浮,速度却一点不慢。不过透口气的功夫,他已经进了院子。头前开门那人恭敬的朝他行礼,那团香气抬抬手,红紫相间的宽袍随着他的动作波光闪闪,好像有水波淋在上面。独眼右手扣在腰间箭囊上,两指一拈,夹住了一只弩箭。


树上的少女却对他身上那件波光粼粼的袍子更感兴趣,一双亮如星星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件鲜艳的宽袍。昏黄灯火映照下,那人皮肤白的好像透明,嘴唇红的像是涂了胭脂,一双丹凤眼向上挑着。乌黑的长发在头顶束成辫子,发辫上依次坠着六颗东珠,光彩柔和。少女以手托腮,眉头轻轻一皱,心想:这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那个不男不女的在院子里原地转了一圈,丹凤眼斜斜向上一扫,看似随意,少女心头却突然一跳,反射性的闭上了眼睛,以免被他察觉到眼珠的反光。那随意的一扫,让她心生警兆。少女暗暗生疑,他真的不会武功?


屋顶上的独眼不知道少女这边的情况,更对那团香气的性别没有兴趣,容貌、服饰还有那特别的香味都对上了,就是那人没错。独眼右手搭弦、拉弓,灌上内力,压得弓弦只有微微的震动,一般低手根本不会察觉到他的动作。


微不可闻的声音一顿即逝,少女猛地睁开眼睛,只觉一道冰寒劲气迎面而来。院子里头前开门那人功夫很是不弱,竟也察觉到那道劲气,高声喊着:那不男不女的却还是晕乎乎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似乎是害怕,他的声音颤抖着,可却十分好听,如玉珠落盘,清脆悦耳,在哪儿?哪儿?”


少女顾不上院子里的两人,她察觉道那道冰寒的劲气并不是冲着他们,而是朝着身后的独眼去的。呼吸间,那道劲气就到了面前,眼看就要擦着她的鬓边击中独眼。顾不得彻底暴露,少女右手一劈,“当”的一声脆响,扑向独眼的东西被她打中了。可手中的短刃“嗡嗡”颤动,一股沉绵极寒的内劲顺着短刃侵入右臂。少女只觉胸中气息一滞,不得不向后飞退卸掉那股内劲,这时她才看清,被她劈中的是一根银锥,那银锥被击中后只是微微转向,仍是朝着独眼去了。


银锥被短刃一阻,劲力大减,去势也逊了几分。独眼再顾不上院子里的目标,微挑箭尖,手指一松,弩箭正中银锥,“啷”的一声,两件凶器同时落地。


少女退至北面屋顶,脚尖在屋檐上轻轻一点,借势一蹬,改飞退为前冲,一把短小的弩弓就到了手上。刚刚飞退时,她已经察觉到四周的脚步声,每个步伐都是轻盈迅捷又有规律,应该是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前来救驾的护卫。少女不去看独眼那边的情况,银锥被短刃一阻,独眼自保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只有趁此机会拿下目标,否则失了手,回到土堡独眼也免不了责罚。


心念电转间,少女右手叩开弩机,手指轻动,一支银色的小箭已经朝那不男不女的眉间去了。独眼跟她合作默契,明白她心意,又自负她箭术出于他之手,此箭必然一击即中。他收回自己的弩弓,朝北面屋顶掠去,准备先到约定地点等少女得手后会合。


院子里那不男不女的呜呀呀一阵鬼叫,少女听得心中一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当”的一声,白影一闪,她射出的小箭竟被暗处闪出的一道白影一剑削落。



声音593评价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