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剧 田桂兰

1.2万

《打神告庙》是一出哀怨沉痛的悲剧,也是—出唱、做、念、舞都很吃重的独角戏。在一个多小时的演出中,被王魁抛弃了的敫桂英,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思想波折,心情复杂,表演幅度很大,没有深厚的功底和对人物的准确理解,是很难演好这出戏的。田桂兰的表演,细腻而不繁琐,粗犷而不肤浅,她把唱念做舞融为—体,并巧妙地运用了晋剧旦角中很少使用的稍子功、水袖功,把敫桂英的悲愤、哀怨、痛苦、绝望的感情变化和性格发展,表现得层次分明,感人至深。 在声腔艺术方面,田桂兰对晋剧〔花腔二音〕的运用,也有许多创造。就以〔倒板腔二音〕和〔二性花腔二音〕来说,田桂兰在《打金枝》和《风筝误》这两出戏中都使用了两种〔花腔二音],但是由于人物性格、感情不同,两种[花腔二音〕的唱法也不同。



《打金枝》第一场升平公主出场时演唱的第一句“头戴上翡翠双凤齐”,用的是〔倒板腔二音〕,表达的是升平公主等驸马回宫时的欢快心情和以帝王女儿自居的情绪。这里采用的是清晰、圆润的满腔〔二音〕,听来既欢快明朗,又威严稳重,与升平公主的身份、个性很吻合。《风筝误》中詹爱娟出场唱的第一句“在闺房俏打扮涂脂抹粉”,也用了〔倒板腔二音〕,但音乐形象与《打金枝》迥然不同。詹爱娟是一个既丑又懒、爱打扮的丑姑娘,这里的〔例板腔二音〕,连续使用了几个前半拍休止的闪板,显得跳跃、华丽,尾音又来了一个富有浓郁色调的大跳上滑音,听来滑稽、花俏,叫人啼笑皆非。
〔二音〕是晋剧中一种很有风味的特殊独唱方法,它是用吸气和呼气两种不同方法发出的一种比记谱高八度的极尖锐的声音,晋剧中花旦使用较多。达种方法比较难掌握,田桂兰却能熟练自如地用它来塑造各种不同的人物形象,表达不同的思想情绪。


晋剧《刘胡兰》是根据话剧改编的大型晋剧剧目。为了表现刘胡兰烈士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革命气质,她突破了行当的局限,在表演、身段、运腔等方面做了大胆革新、创造。比如在动员老贫农柳锁参加土改的一场戏里,她的表演细腻、舒缓,感情深沉,无论是给柳锁缝补衣裳的动作,还是启发柳锁倾倒苦水的演唱,都饱含着刘胡兰对柳锁一家悲惨命运的无限同情。“就义”一场是这出戏的高潮,田桂兰的表演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在这场中有—个内心独白式的唱段:“毛主席呵,亲爱的党、您的女儿要离开娘,离开娘。”开头这两句以缓慢、抒情的〔夹板〕演唱,贴切地抒发了刘胡兰烈士不忍离开党的心情。“可是我已看到东方的曙光”—句后,接用了〔四股眼〕下句,音韵高亢、悠扬,意境深远,尽情展示了刘胡兰展望未来,对革命充满必胜信心的宽阔胸怀。“我们的进军号已经吹响,大反攻的炮弹就要出膛”等句中,揉进了歌剧的音调,行腔铿锵有力,慷慨激昂,准确地表现了刘胡兰壮怀激烈、视死如归的高尚情操。田桂兰的演唱,刚柔相济,感情饱满,既有花旦腔清脆、爽朗的特点,也有青衣腔深沉、宽厚的特点。这是她与音乐工作者合作,进行创新的可喜尝试。
一九八七年,田桂兰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成为晋剧第一朵梅花。田桂兰在艺术上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她并不以此为满足,而是把所取得的成绩当做新的起点,继续探索不息,并传承给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