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非先生《谷梁集解补注》

4138


《孟子·滕文公下》云:「世道衰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弒其君者有之,子弒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又云:「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春秋》一经,由于向来被认为是孔子据鲁史修订而成,具备微言大义的特殊性,因此,作为儒家经学的重中之重,一直受到古今学者的重视。同时,也正因其特殊性,使得《春秋》经在最初的流传过程中,为避免曲解失真,故而非常重视师法授受。案东汉何休《春秋公羊传》《序》、唐徐彦《春秋公羊传注疏》引戴弘《序》云:「子夏传与公羊高,高传与其子平,平传与其子地,地传与其子敢,敢传与其子寿。至汉景帝时,寿乃共弟子齐人胡毋子都着于竹帛。」唐杨士勋《春秋谷梁传注疏》《序》云:「谷梁子名淑,字符始,鲁人,一名赤,受经于子夏,为经作传,故曰《谷梁传》。传孙卿,孙卿传鲁人申公,申公传士江翁。其后,鲁人荣广大善《谷梁》,又传蔡千秋,汉宣帝好《谷梁》,擢千秋为郎,由是《谷梁》之传大行于世。」又云:「仲尼卒而微言絶,秦政起而书记亡。其《春秋》之书,异端竞起,遂有《邹氏》、《夹氏》、《左氏》、《公羊》、《谷梁》五家之传。《邹氏》、《夹氏》,口说无文,师既不传,道亦寻废。《左氏》者,左丘明与圣同耻,恐诸弟子各安其意,为经作传,故曰《左氏传》。其传之者,有张苍、贾谊、张禹、翟方进、贾逵、服虔之徒。汉武帝置五经博士,《左氏》不得立于学官。至平帝时,王莽辅政,方始得立。」《汉书·艺文志》亦载「《公羊》、《谷梁》立于学官,《邹氏》无师,《夹氏》未有书。」


五传之学,流传至今,唯存三传,可见师法授受之道,在《春秋》经最初的传承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师法淹埋,则学说亦渐式微,甚至失传。但三传虽存,命运迥异。其中《公羊》、《左氏》二传,或以师法振铎,或以事备富丽,自古便有「显学」之号,治之者众,代代不絶。唯《谷梁》之学,反因文平意淡,常被学者轻视,待若鸡肋,乃至有「孤微」之号。虽旧有师法,却流于浅末,即使列为学官,亦始终不比《公》、《左》之显。直至东晋大儒范宁奋为作《春秋谷梁传集解》之后,《谷梁》师法乃得以总结,形成大观。及范宁卒后,学者囿于成见,仍多务《公》、《左》,致使《谷梁》之学再度沉寂。后世即便稍有注本,但以其学久废,注者多荒师法之正,而逞己意之偏,遂致本元更隐,学栋愈擘,《谷梁》几成绝学。

声音114评价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