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散文优秀书评丨​岁朝乐事

个人成长2020-05-23 13:27:18 87
声音简介

岁朝乐事

——汪曾祺《人间草木》推荐语

作者:周怡佳

朗读:姜语晨


我觉得读汪曾祺、沈从文以及胡兰成有那么一种调调,像是雾里闻桂花,只是沈让我记住了雾,而汪和胡让我记住了桂花。沈从文“开拔日微雨,约四里始过渡,闻杜鹃极悲哀”,读了这句以后,颇为难过,想要挽卷长叹,却最后还是就只是坐在那里,觉得一天就这样过掉也没什么。就是这么一种感觉。记得高中看过的一个化学实验,钠还是什么的,极小一块放入水中,瞬间泛起花儿打着转,然后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感觉“啪嗒”一下,水面轻轻一晃,一切都静下来了,四处无声无痕。弘一法师说“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似乎就真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是极喜汪曾祺的。读他的作品,竟然让我产生了读诗般“冲淡”的感觉。司空图这样喻“冲淡”:“犹之惠风,荏苒在衣。阅音修篁,美曰载归。”汪曾祺的小说散文喜欢吧嗒吧嗒一股脑讲好多事,都是琐事、小事,构成的人物风俗画,颜色不重,线条很细。像有些唐人诗,王孟的,有了冲淡的意境,是雅致的淡墨国画。正如汪曾祺自己所言:“喜欢画,对写小说,也有点好处。一个是我在构思一篇小说的时候,有点像我父亲画画那样,先有一团情致,一种意向。然后定间架,画‘花头’,立枝干,布叶,勾筋……一个是,可以锻炼对形体、颜色、‘神气’的敏感。我以为,一篇小说,总得有点画意。” 这让汪曾祺的作品很耐读,因为淡而极美。


而汪曾祺被誉为文体大师,散文写事、写物、写景都自成一家。初读时,我总惊异于其题材的寻常与背后不寻常的悠长回味。他写螃蟹,“螃蟹的样子很凶恶,很奇怪,也很滑稽。凶恶与滑稽往往近似”,最末一句醍醐灌顶般,不得不佩服其联想力还有对生活深入的思考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不露锋芒的犀利。


他的口吻总是幽默诙谐,看了令人忍俊不禁。汪曾祺特有的语言对作品艺术风格与美学意境的形成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写栀子花历来为人传诵:“栀子花粗粗大大,色白,近蒂处微绿,极香,香气简直有点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乡人说是:‘碰鼻子香’。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 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我一直记得,这种豁达,这种潇洒,这种恰到好处的风趣。


我常常从他的文字获得生活的力量。在早些时候,在课本里读到其写家乡的咸鸭蛋,从此我再也忘不了那咸鲜诱人、喷香流油的端午鸭蛋。他笔下的景色,真真是蕴藉,“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这娓娓道来的语气,不逼仄、不压抑、不难过。这世界多美啊,我们应该很高兴。


 主办:四川大学人文艺术实践与转化中心

协办:四川大学明远当代文学研究会

用户评论(0)
展示条数:
20条
  • 20条
  • 50条
  • 100条

表情0/300
喵,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暂时没有评论,下载喜马拉雅与主播互动

声音主播

1546175.1万

简介:四川大学副教授,文学博士,玉成书院创始人

下载客户端
二维码
听书、听课、听段子 6亿用户的选择!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