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子涵

魏子涵

娱乐2018-09-26 更新 614
推荐

直到见到魏子涵的前一刻,我们还觉得要探讨一个17岁男孩的内心世界会有点难。快乐、理想、责任、抱负,这些内容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似乎都略显沉重。而在魏子涵眼中,这些都是他可以畅谈的话题,他身上没有少不更事的懵懂,也没有少年老成的疏离,他一直和这个世界保持刚刚好的温度。或许这就是少年精神。


魏子涵今年十七岁,跳级高考,成为北影史上年纪最小的新生。


在摄影棚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工作人员闲谈,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让人忍不住想起生命炽烈的阳光下曾经不小心错失的等风少年。他是阳刚的,健康的,一点也不花哨,这很难得,因为脂粉气现今太流行。


从八岁拍戏以来魏子涵参与的影视作品共四十余部,主演的电影《早安,小树》更是荣获第二届西部(国际)电影节一等奖。作为北京电影学院最年轻的学生,魏子涵在表演上的履历可以称得上是少年“老”戏骨了,但听到这个说法的他却连连摆手,笑着说;“不行,不行,差太多了,”语气中还带着点诚惶诚恐的意味。


戏比天大,对待演戏,魏子涵格从来没把自己当小孩,“我记得有一部战争戏需要在冰河里救人,我浑身被缠上了好几层保鲜膜,导演一喊开机,我噌地就跳下去了,第一秒,嗯,觉得好像还好,没想到刚第二秒,冰冷的河水就开始往我的骨头缝里钻。”这场戏结束后,魏子涵哆嗦了半个多小时才慢慢缓过来。采访中,这段浸泡在冰河里,光听就让人感到冰寒刺骨的经历令现场很多工作人员动容,毕竟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然而,魏子涵就那样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比旁观者都要轻松。


“拍戏时吃的苦不叫苦,我会把这些经历累积,然后融会贯通,这样才能更快的长进,达到我想要的高度。”年少成名却还能长成这样懂事谦逊、目标明确的模样,除却天赋德行更应有赖家教优良。前段时间,魏子涵十七岁生日,发了长微博配图感恩家人和朋友的祝福,对家庭、对朋友、对未来的事业发展,字句之间看见了一个少年的担当和责任感。


现在的演员,不是在蹿红,就是在蹿红的路上。一夜成名的风光,很快会被时代的洪流无情冲垮,大浪淘沙,只有巨木参天。成功需要天分,需要拼命,需要冲劲,需要长久的积累,需要对自己有更多的要求和期许。


了解魏子涵之前,觉得他只是一个少年,拥有着令人艳羡的韶华正好。现在突然明白,魏子涵已经是个真正拥有独立人格的大人了,“我算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人,不会把自己当小孩一样。我会尽量把自己的性格磨炼的沉稳一点,让大家都认可我。”他有自己的主见和想法,并且也拥有遵从他们的能力。


这种能力就是只有我能自己定义“我”自己,可以,这很酷。



对话魏子涵:

ELE:多部由你参演的作品获飞天奖等各种奖项,包括电影《早安,小树》荣获了第二届西部(国际电影节一等奖,那么获得这些荣誉的时候有没有很激动?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魏:我觉得首先骄傲不会有,但我会很开心。而且很多获奖的戏里我不是主演,他们能得奖是因为戏本身就很精良,他们是靠自己的实力拿到这些奖的。


ELE:你今年17岁,连跳两级考入北影,是北京电影学院年纪最小的学生,作为学霸,你怎么看现在的自己呢?

魏:上大学很开心,北影是我梦寐以求的学校。因为我考上的时候是16岁,其实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人,不会像小孩一样。我会努力把自己的性格磨炼的沉稳一点,而且会对人掏心窝子,身边的人都会说,“老魏,你这人真不错。”


ELE:20171017日,是北影即将迎来的第67年校庆日,您作为北影的一员,有没有特别想见的师哥师姐?

我一直想见晓明和张一山,张一山对我很关照,因为之前一起拍过一个战争剧,现场我们也一直在聊天,生活中的他很瘦,晓明哥也一直是我的偶像。

 


专辑里的声音(1)

下载手机APP
扫一扫 下载喜马拉雅手机APP
选择下载方式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我